导航

道藏-儒门崇理折衷堪舆完孝录传统文化古籍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
  經名:儒門崇理折衷堪與完孝錄。撰人不詳。八卷。底本出處:《萬曆續道藏》封字號。
  完孝錄凡例
  一堪輿論巒頭者,《雪心賦》、《葬經》等書,言之備矣。論星氣者,《催官篇》、《玉尺經》等書,言之備矣。更復何贅?是編中所載,皆因古人所未言者而言之。或古人言而未詳者,而詳言之。一切陳言不載、但其中如廣□熊氏、饒安李氏、括蒼季氏、泰和周氏、臨川吳氏之類,言皆切理,尚未廣傳于世,故併錄之。
  一論形氣,諸前賢格言,皆可備參考。至七政造命年月,世所罕傳。故編中論形氣者略,而論七政者詳。論形氣者止存今文,論七政者併存古文。
  一天符紫白,闡五運六氣之機,發洛書河圖之秘。其理與七政相表裹者,此亦世所罕傳,故併存之。
  一仁人孝子之心,原無所為而為。而編中輒言吉凶禍福,後來之應驗者,不亦惑世乎?然以純孝之士,不怛有於世,故舉其騐,以故動之,不必一一如所云。
  一地理本靜也,古人制作,每於靜中求動,故多用變。夫變者,權也。權非聖人不能用,時師而誤用之。其不敗,乃事幾希。是編惟道其常而已。至用變而涉奇怪幽玄,皆所不載。
  完孝錄目錄#1
  卷一
  一章論陰陽正宗
  二章論氣運通塞
  三章論氣色貴賤
  四章論氣色真假
  五章論五氣生剋
  六章論天地氣機
  七章論龍穴砂水      八章論龍
  九章論穴         十章論砂
  十一章論水        十二章論峽位
  十三章論形勢       十四章論定穴
  十五章論證穴       十六章論星氣
  十七章論極暈
  十八章論四神星宿
  十九章論左右朝對
  二十章論體築       廿一章論花假
  廿二章論約束       廿三章論交度
  廿四章論五行生剋     廿五章論三合
  廿六章論應聽
  廿七章論用神沖合
  廿八章論變體作穴
  廿九章論尋龍總要
  三十章論宅墓總要
  卷二
  三十一章論選期正式
  三十二章論天時
  三十三章論造命    三十四章論格局
  三十五章論身命    三十六章論審氣
  三十七章論推星    三十八章論二五
  三十九章論山向二五
  四十章論七政     四十一章論過官
  四十二章論定時    四十三章論天文
  四十四章論天運    四十五章論經星
  四十六章論緯星    四十七章論星土
  四十八章論帝星
  四十九章論五星辨疑
  五十章論中針     五十一章論二曜
  五十二章論天機    五十三章論火星
  五十四章論土星    五十五章論金星
  五十六章論水星    五十七章論紫氣
  五十八章論月孛    五十九章論羅喉
  六十章論計都
  卷三
  選擇條例引      龍穴陰陽五行例
  年月日時陰陽例    年月日時五行例
  四時陰陽五行例    三元例
  五行生死例      五行生剋例
  經星例        緯星例
  命宮例        身宮例
  令星例        用星例
  恩星仇難例      年起月例
  日起時例       大運例
  大運歲數例      小運例
  初限例        大限例
  小限例        三方例
  四正例        夾宮例
  符頭例        晝夜星辰例
  地盤名號例      天盤宮分例
  日月交會例      晝夜長短例
  對沖例        觀星節要
  卷四
  七政引        七政發用
  陰陽五行圖      人元一定圖
  五行生死圖      五行生剋圖
  太陽出入圖      太陰晨昏圖
  星辰分野圖      經星過宮圖
  星辰定位圖      周天星度圖
  星辰坦局圖      度法
  時上天運躔度定局   時上太陽躔度定局
  時上太陰躔度定局   時上木星躔度定局
  時上火星躔度定局   時上土星躔度定局
  時上金水躔度定局   時上紫氣躔度定局
  時上月孛躔度定局   時上羅計躔度定局
  時上帝星躔度定局   宮度喜忌定局
  圖解         十二宮次序
  十二宮強弱      十二宮身命
  十二宮度       十二宮星辰踱度
  六甲年諸星定局
  卷五
  天符正經引      五運圖
  六氣圖        司天在泉圖
  氣化不齊圖      主氣圖
  客氣圖        生扶剋洩圖
  五運         六氣
  司天在泉       主氣客氣
  天符         歲會天符
  同天符        同歲會天符
  太乙天符       長生天符
  天符六十字      超神接氣
  天符或問        天符衍義
  東方龍         南方龍
  四隅龍         西方龍
  北方龍         化象局
  類象局         六格局
  卷六
  《九宮紫白》引
  九宮紫白消息總論
  九宮紫白方位圖說
  九宮星煞加臨所忌
  三元年白起例圖說
  三元年方白法定局
  三元月白起例圖說
  三元月方白法定局
  三元日白起例圖說
  三元時白起例圖說
  太歲一星起例斷略
  卷七
  五星命略引       宮分所屬
  度數所屬        度數所在
  太陽行度        太陰行度
  晨昏度論        星曜行度
  安命度法        十二宮
  定限度法        年分訣
  行度訣         命衛官
  命魯公         命趙宮
  命晉宮         命秦命
  周命宮         楚命宮
  鄭命宮         宋命宮
  燕命宮         吳命
  齊宮          看法
  卷八
  安葬簡儀小引      治棺
  治葬          擇日開塋域
  祠后土         儀節
  穿壙          作灰隔
  和灰沙         槨內亦實灰沙
  刻誌石         乃窆
  加灰隔內外蓋      實以灰
  祝文          藏明器等
  下誌石         題主
  題主式         祝文
  祝奉神主升車      成牆
  附錄          文公父壙記
  #1此目錄與底本有出入,據正文補。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一
  第一章論陰陽正宗
  蓋自有天有地,分陰分陽,至理流通於兩間,元氣運行於萬古。昏昏默默,妙闔闢於無窮,混混沌沌,神變通於莫測;或敷而為二氣之推遷,或布而為五行之生剋,一消一長,總妙玄工。為盈為虛,無非造化。天地之神固不可知,推遷之數則有可考。為日月,為星辰,其燦然於上者,有一定之度。為山川,為土石,其凝然於下者,有一定之形。推其度,可以知年月日時之吉凶;察其形,可以庾龍穴砂水之禍福。道參三極,理無二途,惟三才合一之士,可以凝天命佑神工。彼拘攣執一之徒,安得肩鴻鉅當重任,高其談闊其步,依然遠類乎楊曾,擬其象畫其圖,居然自安於廖賴。若問天文地理,那有實見真知。大者勿論,乃拘拘於小節之疵,全體罔聞,顧屑屑於一偏之見。已昧乎?山川向背之分,且以方向言禍福,既疏於聖正授時之令,更以雜說論日時。況偽書之紛紛,濟誕說之喋喋,天無二日,古今定理。今之論太陽者,則曰曆數,曰烏兔,曰都篡之類,有七位太陽之參差,民無二王,聖賢格言。今之論帝星者,則曰尊帝,曰天皇,曰口斗之類,有十三帝星之間雜。變亂陰陽者,則有為爭陰、為爭陽、為分陰、為分陽、為真陰、為真陽、為先天、為後天,詎知太極之陰陽無二理。易置五行者,則有為陰府、為洪範、為八卦、為雙山、為玄空、為納音、為渾天、為星宿。誰知生成之五行無兩端,似此之類難以悉舉,信此之輩舉世皆然,是以疑信交馳,令人一二世而無葬地可否難辨,致人數十年而無葬期。始信偽術不足憑,惟有吾心為真,主吾心果善,人自傑而地自靈,念慮少虧,地不庇而神不佑。不然,胡龍頭政嚴災兆十日,胡牛眠山上,位至三公,配興衰成敗之機,莫非天定。故貪謀詐求之計,枉自心勞,或侵掘己祖,猶如剜肉以充饑。或偷葬人塋,無異盜鈴而掩耳。奉勸世人,無如守正培心地,乃為得地之本。循天理,誠為地理之根,忠不信明師,毋惑幻術。相地以五星巒頭為先,而卦例天星奚足,惑擇期以七政要旨為重,而百家襍說何足憑守,此陰陽正理,可參造化玄機。相地以五星四句,是一部大旨。
  第二章論氣運通塞
  龍穴砂水地之形也。盛衰消長地之氣也。形本吉而氣未至,則無先作福之理,如尼丘生孔,嵩嶽生申,前古豈非此山水耶!以氣運未至,雖造化不能先啟其機。形甚吉而氣已洩,亦無再作福之理,如諸馮生舜,岐周生文,後世豈變易此山水耶。以氣運之既盡,雖造化不能復啟其機。蓋天地之氣,流行不滯,古之洛陽,今非昔此。今之京師,視古獨盛,均此山川而作,福有遲早久近之不同者,以氣運之至與未至,盡與未盡耳,何嘗拘拘於龍穴砂水問耶。然盛衰之機必有先兆,是故河洛呈祥,發卦疇之預兆,麒麟郊見,啟王法之先機,黃河清而知聖王之御極,五星聚而兆賢士之並生,此皆關乎天下國家之盛。故天地精萃之氣,顯而為禎祥,有如此也。若氣數將亡,則妖孽垃生,而凶氣集矣。是氣也,固大無不包,亦小無不貫。雖市塵之間,墓宅之所,亦有盛衰之可言者。凡入其鄉,登其宅墓,見其禽獸繁育,草木暢茂,風氣和煖,山谷騰輝,水深土厚,景色清奇。至於晨昏半子之時,乃見祥光呈現,淑氣交騰,又有若遠遠微聞鍾鼓之聲,老者持杖,壯者軒昂,童子班班俊秀,人人和樂,雍雍揖遜,凡此皆盛氣也。發福必大若入其鄉,登其宅墓,見其草木焦枯,禽獸離散,風聲悽慘,氣色消索,山川崩破,寒谷幽暗。及晨昏半子之時,又見光明不著,滯氣交騰,而寂寂然如入於無人之境,家無頒白,少壯罷弱,內有風聲,庭多忤逆。凡此皆衰氣也,為禍必速。又有等人,家出麻白悽慘之氣者,必主喪服。有黑爛沉滯之氣者,必主疾疫。有赤燥炎蒸之氣者,必主火災官非之類或生菁苔,或生白毫,或牝雞嗚,亦皆凶氣致之也。又有等#1墓塚無故自陷,風拔其樹,雷擊其處,其家亦主退敗。墓土焦枯炎燥發露,此火氣盛也,必主虫蟻。墓上獨生青蒿,或生白草、白葉樹,皆水氣盛也,必主水泉。凡山大水小而無龍穴者,必生白蟻。凡山小水大而無龍穴者,必主水泉。或來龍雖真而穴於無氣之所,其禍亦然。四旁皆生草木而塚上獨無者,其中白蟻滿棺塚。上獨生青苔而四旁皆無者,其中水泉盈穴。穴有砂石者,水泉不免。穴乘殺氣者,白蟻亦生。葬虛窩者,水必浸。葬頑硬者,蟻必至。此亦理之必然者,皆衰氣也。此盛衰之氣,已見其大概,苟細察之,愈推愈妙。今人見靈芝等瑞,誰不重之,然非無別也。如或靈芝之始出頭者,有如寶蓋之微露其頂;或如蜜蜂之吹飴,微微然似有其聲,實無其聲,此初盛氣也。露其頭者,復露其盤。露其頂者,復露其簷;似有其聲者,實有其聲;或紅,或黃,或赤,或五色間雜而成章,此正盛之氣也。至若如靈芝之有盤者露其幹,如寶蓋之有簷者露其柄,或郁郁然盈人之目,或鬨鬨然盈人之耳,此極盛之氣也。過此,則盛極而一哀矣。如靈芝之有幹而長,如寶蓋有柄而高,如蚊鼓之自近而遠,如微雷之自低而升,如祥姻之結五彩者外濃而內淡,此將衰之氣也。如靈芝之有幹而斜飄不著於地,如寶之柄高而飛拂無所依,如蚊鼓之去遠,如微雷之過高,如五彩之一片一片而聚散無常,此正衰之氣也。至若如靈芝寶蓋之朽而壞變,而無聲之高,而亢遠,而極色之濃者,倏而為淡,飄飄然如殘星之將散,拂拂然如敗葉之經風,此極衰之氣也。在智士之善惟耳。
  第三章論氣色貴賤
  卜氏曰:相地一似相人。此善喻相地之法也。余觀風鑑之流,每每以形體觀人之貴賤。以氣色辨人之窮通,二者兼盡,然後相法,無遁情也。何今之相地者,徒知相形體而不知觀氣色,卒不能如相人之騐矣。范氏曰:祖龍高頂名樓殿,常有雲氣現。楊氏曰:望氣尋龍易。是古人相地,且來嘗不庾之於氣也。今人胡置,而勿論耶。然氣之現於微芒者,認之尤難。惟平旦之時,清氣未散;泊暮之際,正氣方收;及時兩方霽之喉,初秋中元之旦。斯時也,微露者皆可見,恍惚者皆可觀。至於更探半子之時,認之尤當。凡青紅者,皆陽氣也。白黑者,皆陰氣也。黃而潤澤者,陰陽沖和之氣也。觀氣之高低休態,可以卜所結龍穴之長短;觀氣之廣狹規模,可以卜所收砂水之多少;觀氣之端然而直上,定知正穴必在幹龍;觀氣之飄然而斜行,定知正穴必是枝落。幹氣自然雄偉高大,枝氣自然卑小清弱。山雄健者氣旺盛,山柔弱者氣微細。故曰:龍行十里氣高一丈。富穴氣如疊壘,色艷而濁。貴穴氣如張蓋,色清而奇。初吐一線,上結華蓋,蔥蔥鬱鬱,如雲如煙,如旗冕垂琉黃中,五色具備。似龍蟠者,名曰旺氣帝王之地。蓋帝王陰陽合德,五氣儲精,又土為君政;其色本黃,龍為君象,其形本肖,所以備具五色,又黃多而象龍也。紅光明爍,森森林林,如虹如月,如鳳舞者,名曰淑氣后妃之地。蓋后妃與君敵體相去不遠,又火能助土,鳳為君瑞,所以紅多而象鳳也。或內白外黃,前青后紫,青如牛首,赤如虎尾者,猛將之氣侯伯之地。初若雲煙,終類鼎沸,中青外紅,如流星燭地,如蛟騰鳳翥者,福喜之氣宰相之地。赤白一線,直沖貫日者,忠幹之氣諫臣之地。赤紅一線,如虹而微帶綵色者,文奇之氣狀元之地。純白純黃,民牧之地。紅黃紫白相問而青潤者,翰苑之俊。紅黃黑白相問而厚重者,附#2馬之英。初吐一線,終結寶蓋,五色俱備,輕清上浮,有紋不襍,如踏節,如寶塔,如搖旌,如幢幡耀日燭星者,為異氣神仙之地。此氣多現於飛鴈龍、鐵拐龍。五色具備,正直無倚,如大臣之立朝者,為正氣道學之地。此地多現於中正龍、逸士龍。大抵青紅而明亮者,文臣也。白黑而徑直者,武職也。青紅白黑又帶一絲黃潤者,文武全才也。其氣類禽者出文,其氣類獸者出武;其氣盛大而燭天者,必產出將入相之士;其氣低小而光明者亦出文官而兼武備。欲知官祿之崇卑,視氣之高低廣狡而可見。欲知官祿之久暫,察氣之大小厚薄而可知。欲知官祿之在何方,蔭何命人,則分野可考,方位可斷。如坐命坐穴皆在子而吉氣正躔玄楞之次者,官祿多在宋,利亥卯未人。坐命坐穴皆在丑而吉氣正躔星紀之次者,官祿多在鄭,利申子辰人。坐命穴皆在寅而吉氣正躔析木之次者,官祿多在楚,利巳酒丑人。坐命穴皆在卯而吉氣正躔大火之次者,官祿多在周,利寅午戌人。坐命穴皆在辰而吉氣正躔壽星之次者,官祿多在秦,利亥卯未人。坐命穴皆在巳而吉氣正躔鶉尾之次者,官綠多在晉,利申子辰人。坐命穴皆在午而吉氣正躔鶉火之次者,官祿多在趙,利巳百丑人。坐命穴皆在未而吉氣正躔鶉首之次者,官祿多在魯,利寅午戌人。坐命穴皆在申而吉氣正躔實沈之次者,官祿多在衛,利亥卯未人。坐命穴皆在酉而吉氣正躔大梁之次者,官祿多在齊,利申子辰人。坐命穴皆在戌而吉氣正躔降婁之次者,官綠多在昊,利巳酉丑人。坐命穴皆在亥而吉氣正躔娵訾之次者,官祿多在燕,利寅午戌人。官位之陞遷無定方,則吉氣之旋轉亦無定在。如坐命坐山在子而官貴之氣現於申者,官祿多在晉。若有時轉入於辰,則官祿又在鄭。或再轉而入於午,則官祿又遷於周。凡自低而高,自微而著,必升遷之氣也。若漸低漸微,必降謫之氣也。變而為無者,必退斥之氣也。又有飄揚而入於坐山者,必致仕還鄉之氣也。凡此之類,未可盡述,非聰明特達之士,不能探其玄微。
  第四章論氣色真假
  地之氣色有真有偽,偽者似真,真者似偽。作福之地,其氣特奇,停停然如寶蓋,郁郁然似靈芝,望之則有影可見,即之則無形可拘,或紅或黃或紫或赤或白而滋潤,或黑而有光,或五色相間,或萬象交騰,又或如空中之錦繡,或如五彩之文章,凡此皆造化吉氣鍾之於地,故精光特露有如是也。若夫或白或藍,橫欄散漫,其象甚著,其中甚澆,此必是日氣與水氣相交而成者。又有日出曙氣,日落霞氣,月出入輝光氣,雨後雲氣,老山濕氣,川澤嵐氣,珠藏澤媚,玉韞山輝,古窖浮光,古墓有耀,延平之斂芒射斗牛,瓜園之刀光含夜月,草木之枯老則有光,器物之年探則有火。人血之在野日久則暮夜生明,禽獸之血亦積久而有焰,妖蛇之吐氣似雲,妖雉之吐氣似錦,妖龜之吐氣似霞,蜃之吐氣每每結成樓臺之狀,與夫神火、鬼火、土地燈、社司燈之類,難以枚舉,皆偽氣之似真者也。大抵真氣上大下小,偽氣上小下大,真氣外淡內濃,偽氣外濃內淡,真氣外暗內明,偽氣外明內暗,真氣有氣而有光,偽氣有光而無氣,真氣出山之巔,偽氣橫山之腰,真氣多結於陽明之地,偽氣多結於幽谷之中,真氣多現於衆山鑽聚之鄉,偽氣多現於孤陰獨陽之處,辨之不精,未必不指鵑雀而為鳳,野烏而為鸞,嶇蜓而為龍也。氣之偽者,勿論已而。氣之真者;又有龍氣、穴氣、砂氣、水氣之不同。祖龍之氣,定是光芒燭天;穴中之氣,必然精光獨露一分;砂之為氣,所以輔龍穴之用也。故欲看砂上之氣者,當以龍穴之氣為主,未可以砂上之氣旺,而遂以為吉穴在砂也。如東方龍穴,砂上見白氣、紅氣;南方龍穴,砂上見黑氣、黃氣之類,皆剋洩之氣也。見之必凶。惟龍穴本氣極旺者,方可免咎。若東方龍穴,砂上見黑潤之氣,南方龍穴,砂上見青潤之氣之類,見之甚吉,雖龍穴本極衰弱,亦不作禍。凡剋洩之氣落陷宮為禍必淺,生扶之氣落陷宮作福亦輕。如火在北,土在東之類,即陷宮也。水之氣其象與砂氣同。
  第五章論五氣生剋
  春氣青兮夏氣紅,清秋白潤黑居冬,黃氣分居四季流行,總是不同。如青氣獨盛於芳春,雖見白氣而無害。赤光騰耀於夏日,縱遇黑氣而不防。白旺不畏赤臨黑盛,何愁黃。至夏季之土,見木不生灾。旺氣之黃,逢青而不剋。細觀氣之盛者,既不畏剋,則知氣之衰者,自不能生。三春之土難以助金,九夏之白何能生水。冬火不救季土,秋木不顧炎君。四季水衰青黃,何賴東方青氣輕飄,本嫌白露。若見絲絲紅紫,定知賜宴瓊林。西方嫩白飛揚,不宜炎至。或者微微黑現,必然汗馬成功。赤微畏黑見黃婆,則功成可待。水少忌土見青黃,則事業可成。黃雖懼木白解救土獨青,能為筋骨之疾。單紅必興牢獄之灾,重黃瘟疫,孤白死亡,孛在北方無問色,灾生不測。不須疑此,皆青、紅、黃、白不潤,黑帶濕滯無光。若是中和,何妨灾至。青氣散亂而不正,多生巫祝。紅光尖射而怪異,定出訟師。白氣亂出而亂飄,世傳剛惡。黑光斜沒而斜現,代有穿箭。黃現昏暗無光,定產盲聾暗啞。青亂必多變,黑亂必多淫,紅亂則文筆不開花,白亂則干戈必生耀。更有黃氣亂,則生疾。紅黃現總日禎祥,豈知亂紅現於西方,必招血疾;亂黃產於北地,定主賢虛。青黑生似非淑氣,豈知青潤生於南地,則光輝益著;嫩黑呈於東土,則生意可人。蓋凶中也會藏吉,吉處也會藏凶,皆自然之機,亦一定之理。太旺則凶暴強悍,太弱則孤苦伶仃。旺極者斬後必速,弱極者終亦絕嗣,久暫雖殊,同歸一致。
  第六章論天地氣機此以前論氣,以後論形。
  風水之術,先識氣機氣機不識風水何為。氣通於天機達於地,通天達地迥別,時師略舉一二,誨我支裔。氣有進成,機亦有進成,進者吉,成者又吉。氣有退敗,機亦有退敗,退者凶,敗者又凶。履其龍,登其穴,抱其砂水,審其氣機,為進為成則貴地,決其尊榮,冨地失其興旺。縱貧賤之地,亦安好也。為退為敗則貧龍,斷其枯竭,賤龍斷其疾患。縱冨貴之地,亦零落也。春屬於木,木之氣青,木之機升。夏屬於火,火之氣赤,火之機炎。秋屬於金,金之氣白,金之機融。冬屬於水,水之氣黑,水之機沉。四季屬土,土之氣黃,土之機凝。悠悠揚揚,綑氳滿眼,蕩樣飛絲,淅瀝震響,此木氣也。烏嬌其聲,人含其吠,青衣童子提壺挈榼,此木機也。舉凡所見所遇,帶有動盪之情,懽虞之狀,崛起之體態者,皆屬於木,皆為春之所宜矣。綠靄紅光,飛英集目,閃閃爍爍,激烈怒號,此火氣也。犬吠雞嗚,妻呼子叫,牧豎樵夫歌吟吠跳,此火機也。舉凡見所遇,帶有洶湧之情,咆哮之狀,轟烈之體態者,皆屬於火,皆為夏之所宜矣。清清白白,風色飄搖,聽若有聲,視之無形,此金氣也。行歌坐吠,聲應聲呼,驅牛趕馬,緩語徐行,此金機也。舉凡所見所聞,帶有思嘆之情,倦怠之狀,醉飽之體態者,皆屬於金,皆為秋之所宜矣。寧寧靜靜,無塵無上,不動不搖,亦不寂寥,此水氣也。扶肩而行,對膝而坐,携手而語,烏飛不嗚,此水機也。舉凡所見所遇,帶有憂傷之情,抱悶之狀,妝斂之體態者,皆屬於水,皆為冬之所宜矣。塵埃滿眼,黃沙霏微,萬籟無聲,風氣溫涼,此土氣也。整衣束屢,正立清談,肩負擔荷,烏宿獸歸,此土機也。舉凡所見所遇,帶有端肅之情,負戴之狀,沉潛之體態者,皆屬於土,皆四季之所宜矣。春得火氣機為進,木氣機為成,水氣機為退,金氣機為敗,舉其一可以知其餘。四季之土,亦附四時,而論氣斷人丁、官爵,機斷祖業、財帛。氣雜者,一門數姓;氣進者,子孫成名;氣成者,添丁進爵,氣退者,官休子病;氣敗者,官禍子死。機襖者,陽宅主淫奔,陰墳亦主淫奔;機進者,產益財來;機成者,庫充倉滿;機退者,家耗凜虛;機敗者,賣田借債。審氣機之時屬寅,即應寅亥之生命。審氣機之時在巳,即應巳申之生命。餘可類推而知,斷其吉,推生命。祿寅之月,斷其凶,推生命刑刃之期,萬無一失者也。有春月登山,見跨馬者,一墳石砌,斷其有膈足之疾;一墳荒草,斷其全冨貴之家。有夏月入聞,聞燕語者,問疾病,斷其秋必死亡;問功名,斷其秋必榮捷。有秋月登山,見携酒者,一有碑之墳,斷其冨而無積;一無碑之墳,斷其吝而有財。有冬月登山,聞鴉聲者,一男墳,斷其子陛御史;一女墳,斷其家寒子孝。有日午登墳,見日影者,斷西方興旺;斷東方零落。有日午登堂,見賣菜者,斷男女無綠,中年失偶。此皆以氣機論也。
  第七章論龍穴砂水
  談龍者,必日來龍,龍不見其來,則將何作主。論穴者,必日穴情,穴不審其情,則以何為證。龍之枝幹雖殊,其來也皆有飛見潛躍,如一不全,則龍不真。穴之形體雖異,其落也皆有情勢氣脈,如一不聚,則穴不正。有真龍,有正穴,則砂之吉者,吉也;凶者,亦將為我制。譬之朝廷有道,則奸雄化為純良。水之來者來也,去者亦將為我用。譬之心腹無虞,則疥癬何嫌。一二無個非龍,其來不終,葬者乘之孤獨貧窮。無穴非穴,其中必拙,葬者當之,輕貧重絕,生剋皆砂,皆宜就我,子父財官,皆宜柔抱,抱我皆吉,皆我皆禍,來去皆水,皆宜舒徐,艮丙巽辛,皆宜溶注,金、水、土、佳,木、火為崇,裹趕非砂,蟹蝦非水,一以定龍,一以證穴,龍有正變,穴有乘除,金變如木,火溶其傍,勢如一線,貴不可當。見土成穴,穴欲其藏,土變如金,木列其問,勢如剖瓜,富不可言。遇火伏側,穴除其巔,砂嫌離鄉,亦愛離鄉,嫌在尖削,為漂為蕩,愛在圓秀,遠宦冨商#3。水莫愛去,亦莫怕去,去者回顧,四處招財,來者箭跳,一事不諧。○穴音緯交覆深屋也。
  第八章論龍
  待哺之雛,伏棲何嗚;起微之犬,黨巷何聲;發將之巔,龍之起祖曰發將,過峽曰過將。結穴曰住將。巉然何圓;結咽之關,混然何平。二氣何儀,五兆何行,奇幻倏忽,易步分程,聯鑣附轡,並足爭衡,降高就卑,僕從紛紛。如群羊之躑躅,如驚烏之翻翎,如蚓沿壤陌,如蛛絲畫簷,如帛之紋,如水之痕。其翩翩片葉必趨於一陣,其壘壘群隊必隨於一奔。若起若伏,若斷若連,勢不累形,形不累塋。崇雅之崗,其住欲巧;稠衆之崗,其住欲專;隱隱微微,其降既弱,其住欲端,蜿蜿蜓蜓,其勢既橫;其住必旋。葉茂枝繁,定須腰結,葉疏枝朗,盡處可抒。故曰:衆山回頭,結在原頭;衆山飛走,結在水口;上下相抄,結在中腰,此可為尋龍之要領,亦可為點穴之大端。是以龍之行也,有手有足;龍之住也,有頭有面;龍子端嚴也,不顧四面;龍之四面也,皆顧龍神。龍之行度宜相生相合,龍之峽位宜相剋相刑,龍之起祖必顧子孫,龍之到頭必肖宗祖,祖宗重厚有好子孫,子孫秀異由好宗祖。故曰:祖強宗強立已善艮,子孫其昌。宗雖分振祖德未艾,子孫昌大。發跡雖涼承世延長,聲聞遠揚。祖沒宗茂一代之冨,祖榮宗燦。冨貴奕葉子孫迎迎,宗祖繩繩。宗派降勢祖本山玲,一代小康。宗派降勢祖本山顧,光大之葬。亡祖失宗望人門戶,皆祖棄宗。南北西束平地之龍,無異高山。蓋高山之五星堅體,平地之五星外體,分枝結咽,開帳出脈,順逆迎送,無一不同。但北龍山勝於水,故多就氣,南龍水勝於山,故多就水。
  第九章論穴
  近日顓門人家輒曰:窩、鉗、乳、突。窩、鉗一也,窩則圓,而鉗則直。乳、突一也,突則聳,而乳則垂。金水之龍愛成窩鉗,土木之龍愛成乳突。窩以心泡為證,窩無心泡為側為空,空側之窩孤寡貧窮。鉗以貫耳為證,鉗無貫耳為蕩為散,蕩散之鉗人離家散。乳以隨水為證,乳無隨水為枯為竭,枯竭之乳非貧即絕。突以鬚翼為證,突無鬚翼為孤為孑,孤孑之突艱難四裂。地在高山突中愛窩,地在平洋窩中愛突,穿空穿薄穴情便惡,夾堅夾頓穴情鎔煖。借官不借鬼借鬼者絕,借虎不借龍,借龍者滅,借案莫借托,借托者家蕩如雪,借山莫借水,借水者財蕩如裂。
  第十章論砂
  主山降勢衆山必輔,相衛相隨為羽為翼。山必欲特,特則不群,出類拔萃稠衆難倫;山不欲獨,獨則必孤,流落羈旅宗黨無徒,山不欲多,多則無憑,亂臣賊子朋伍縱橫;山必欲衆,衆中有尊,羅列左右扈從元勳,山必欲交,交則必鬭,山必欲鎖,鎖則不漏,國漏之辨相須相擊之侯;山不欲垂,垂則失利,山必欲降,降則勢止,垂降之辨殺氣得氣之謂。所喜者完其四面,所忌者勝於一偏。不集不應五氣散於八風,或逼或沉三光囚於五造。惟三方稠密以舒以容,一水平澄以防以衛。貴賤固係於後龍,吉凶盡應於前對。螘螘繩繩以屬其的低結盤窩,蜂蜂旅旅以羅其傍高藏壺盪,進前勢以若鬥,退卻立以惟恭,集左右以為輔,峻門戶以藏風。如展屏如死城,而無馳逐離去之意;如懸鍾如覆釜,而有朝宗顧主之情。何取如纛如旗,又何必如筍如鎗。後跡前聳左回右拱,此衆山拘龍之蕩。後瘦前亂左反右直,此衆山脫源之窮。皆後分枝面前分溪,左如梳腦右如篦眉,此衆山脫水而腳不齊。皆後如傘欄面前如版板,左去如出軍右去如群奔,此衆山逐水而腳分岐。雖然欲知砂法之美惡,先看本主之盛衰,如本主木星過盛宜見火見金,本主木星甚衰宜見木見水,扶其衰亦當制其過。舉其一可以例其餘。
  第十一章論水
  山隨水行,水界山住;水隨山轉,山防水去。人知山之不可頗不可偏,孰知水之不可淫不可蠱。無劍佩之腋流,無偏鏘之面去,無隔胸之建領,無分臂之牆瓦,無蛙背之披淋,無鶢胸之兩下。橫琴臥質,精神有類於環襟;新月長虹,氣象不同於反弩。六相西朝而右不虛,六替束行而左不空。來如展席之平且分地濁,去如鋪簾之鎖又辨天清。有識有交,無沖無射。入首尋龍,蕩必分於內外;隨形擬穴,應當復其污降。蓋山尋住腳,連延則未絕他情;水愛環城,反背則不鍾內氣。固取潴而後洩,尤愛去而復留。乾流欲鎮於長流,堂前不脫。小畜相逢於大畜,腕內宜灣。雖有江湖池沼之澄,凝不若金魚蔭腮之親切。橫平寬整,欲江澗之無聲;抖直瀏奔,忌田濠之短折。平不平,而橫不橫,分途八字;傾不傾,而直不直,鎖節丁文。搖旌反弩者,禍臨;崩唇夾脇者,灾至。溍筧長槽,不數年財箱如洗;偏鎗幹割,一二世宗祀伶仃。或如帶,或如練,須應於天文;或是之,或是玄,各司乎宮分。駇襍交宮,縱清流而蹈濁耀。真純入路,凝綠鑑以照蒼淵。主衰則宜生宜扶,主旺則宜剋宜洩。扶其弱,抑其盛,總歸中和。龍既真,穴既正,水自合法。○抖音收衰他。瓴音靈。
  第十二章論峽位
  星峰固宜剝換,亦須不失原神,如金星更迭之後,必復見土見金,方為本原。主露方論過峽,過峽與束氣邊相似,而實不同。束氣者,恐其發洩大盡,欲暫安憩焉耳。峽則如蟬之蛻,如龍之化最為機軸;如金龍過峽,則思金為土之精。水之母生於巳,墓於丑,養於辰,旺於酉,寡於箕,孤於鬼,沖於叩,絕於寅,祿於申酉,而貴於寅午。自墓絕而過生旺,自孤寡而過祿貴,即善地矣。而所過之體,尤分正變纍絡,如珠金之正休也。以正休過,則凡諸星護衛,皆以合正為妙液流,如線金之變體也。以變體過,則凡諸宿遮攔,亦以用變為奇峽之未過。以生為體,峽之既過。以剋為用,譬如養子者,骨格既成,欲其脫嬰兒之態,任大人之事,則必勞其筋骨,苦其心志,和以切磋而琢磨,方成人矣。是故火雖剋金,而金以火過為融,水雖剋火,而火以水過為制;木雖剋土,而土以木過為疏;金雖剋木,而木以金過為用;土雖剋水,而水以土過為凝。觀峽左右知青與曰,觀峽閃昂知乳與突,觀峽曲直知高與鉗,觀鵬之形即知穴態,觀峽之勢即知穴證;觀峽之星即知穴色,觀峽平沉知穴淺深;觀峽長短知穴唇氈。峽既過矣,則觀其作何星辰以為少祖。如金過而金則龍露,須障之以水,則以子護母,母不拋頭露面,而體勢以尊。金過而水則龍洩;須培之以土,而后元氣不凋。金過而土則龍壅,須制之以木、而后英華漸露。金過而木則龍病,須輔之以金,而后氣力不虧。金過而火則龍傷,須制之以水,洩之以土,而后精靈不損。既起祖星,須宜剝換,剝換一二,便須束氣。束氣而再束,便宜起頂。起頂之星,尤宜分曉過峽,是金而金作頂,始見原神之真骨也。木土二星,子母亦堪互用。惟水與火則匪佳城,金逢木火財殺同鄉。惟叠叠皆金,並無剝換,則又宜見木火。譬之獨創門戶,非財不安,非官不顯也。
  第十三章論形勢
  來山為勢。結欨成形,勢如根本,形如蕊英。英華則實固,根遠黝幹榮。勢必欲行,行則遠,遠而騰蹤。形不欲行、行則蕩,蕩而不鍾。勢不欲止,止則來無所從。形必欲止,雞則蓄而有容。形不欲露,露則氣散於飄風。勢必欲露,露則氣聚於高峰。勢不欲汙,汙則氣寂而不鍾。形必欲汙,汙則氣聚而有融。蓋形者勢之積,勢者形之崇;形者勢之結,勢者形之從。彼有左右之勢,以從中而衛穴;面前之勢,以朝穴而應龍。外勢欲圓,內勢欲才,宗龍之形,如花之的。騎龍之形,如宇之堂的;承貼萼之正堂,居門仞之防。位龍之形,如人臥之肩井,如魚奮之顯鬣,皆隨其趨向,而橫應偏傍。承龍之穴,如心目之顧帶,如日月之精光,皆引其來歷,而寬接麻藏,如世族之居兮、門仞之高峻,莫窺其堂;如大度之設兮,實主之交際,以盡其溫恭;如荒園敗圃兮,藩離已壞者,來往之蒙衝;如巨翁權勳兮,必森翼衛,而環左右;如藏寶積粟兮,必厚蓄而峻廠。君故曰:蟠根固蒂者,枝必茂於喬木;夾輔碟流者,形必就於真龍。
  第十四章論定穴
  橫脈定穴。橫脈,龍過處而起,起又伏在中央,梭肚有泡處扞之,要前有朝案,後有落托,左右有肩帽,方真為鬬斧,孔脈多腰受宜後頂龍脊。書云:橫擔橫落,無龍須下有龍是也。切不可出,出則脫氣。
  直脈定穴。直脈,龍直來不左不右,扦穴多宜脫出,必須兩手重重拱揖斕截,去水方可下之。若眠體少緩,則閃殺可扦。書云:直送直奔,有氣要安,無氣是也。切不可正鬭,鬭則撞殺。
  斷脈定穴。斷脈,龍行兩頭大中央小,如折藕之絲,又如銀錠之中,則從細小中認定,應樂以腰受氣橫騎扦之,無應樂而穴糢糊,切不可抒漏脈定穴。漏脈者,大山之下,胎息之旁,輕漏一線入於平也。或也起敦阜,此真氣傍漏穴,宜就頂扦之,向宜就局。
  偷脈定穴。偷脈,是平地中、草蛇灰線連帶龜脊,起於平中,詳其盡處,枯脊扦之,要前有明堂,後有送水方真。
  飛脈定穴。飛脈,龍行如蛛絲馬跡、飛燕遊絲,勢多斜旋,擇其衆山圍透中,取其端正者而扦之。
  平脈定穴。平脈,平地之龍,如四圍田高遠,將來中間低田,低田又起一路高田,則低者為水,高者為脈,外高者為龍虎。看水合處,認掌心扦之。
  墜脈定穴。墜脈,龍行高大落下一絲,如懸絲之蟲,如掛網之蛛,穴當就泡珠小塋扦之,勿大作,大則損龍。
  長脈定穴。長脈,龍鋪平出,洋悠悠遠去,或出或沒,或大或小,只從氣盡水交堂聚處,認中扦之。
  短脈定穴。短脈,正龍不住,只於行龍,上落一二節,或聚講處落一脈,結穴宜扦中正,不可偏倚。然亦易發易敗之地。
  正脈定穴。正脈,龍行中出,逶迤軟活,星辰端秀,只看朝對正中蓋穴扦之,玄武嘴長壓殺扦之,玄武頭縮屏殺扦之。
  第十五章論證穴
  五星證穴。金體圖扦其虛而動,木體直扦其芽而泡,水體曲扦其正而靜,火體烈扦其焰之盡,土體方扦其饑而薄。
  九星證穴。貪狼出穴是乳頭,巨門出穴窩中求;武曲結穴釵鉗覓,祿廉梳齒鍥鐴頭;文曲求穴平裹作,高處亦是掌中落;破軍作穴如戈矛,西邊左右手背收;輔星正穴燕巢仰,若在高山掛燈樣;弼星出穴在低平,縱有圓頭亦凹象。
  三勢證穴。立體山聳氣上浮,眠是山伏氣下墜,坐是山和氣中藏,此乃天地人三勢。
  朝山證穴。案對之說取其應也,如主客相迎,如夫婦相親,情意相投而無間,形勢相駐而不踆,奇峰特發直中取的,耦巒聯秀拗裹平分,高則齊眉低則應心。故曰:惟有朝山識幸心。
  明堂證穴。結穴處必有小明堂,收小界水合入其內,看堂正則居中而取偏左,穴居左偏右,穴居右堂之輔,穴如盤盛杯,如梱藉足,斷無一偏之堂。
  水勢證穴。結穴處水到此必灣,環澄聚儼若不流。書云:水不亂灣,水聚左穴偏左,水聚右穴偏右。又曰:左水明偏左,右水明偏右,朝水宜高,順水宜低。蓋水者龍之血脈,山行則水隨,水合則山住,故穴以水為的。
  樂山證穴。龍行有委曲,結穴多不對。頂必穴星後生一山,為樂托不拘他山本山,只要立穴處坐後對之,為應直來多坐,本祖橫坐必是他山,樂星不對穴亦不真。
  官鬼證穴。橫來須有鬼,直落定逢官。結穴處後拖者為鬼,亦可以為托;前拖者為官,亦可以為案。若有此二山立穴處,後要坐鬼,前要對官,如不坐不對,非真穴也。
  龍虎證穴。龍逆水,穴依龍;虎逆水,穴依虎;左單提倚龍,右單提倚虎。龍虎高穴高,龍虎低穴低,龍虎中停穴中。穴低龍虎高,則忌壓塚;穴高龍虎低,則忌露胎。故察龍虎亦可以得穴情。
  十道證穴。十道取乎四,應前後相對,左右相稱。謂坐不宜偏,案不宜斜,夾耳不宜進前退後。故立穴處,先看穿睜十字,後枕圓前對尖,左右對睜曰:天心十道口銜枚。
  分合證穴。上面有分其來明,下面有合其住真,此小明堂內合水,即蝦鬚金魚界合也。有合無分來不明,有分無合住不真,是假穴也。
  曜氣證穴。龍虎肘外盛氣發而為曜,亦可以證穴。左有曜則穴居左,右有曜則穴居右,左右雙曜穴居其中。長而清者為貴,短而掬者最強,龍盡方有初中罕遇。
  方隅證穴。衆形既各可證方隅,又可總證,如穴結于中心穿出處,則以兩水交止證之。如穴結于平緩水橫處,則以龍脈特氣證之。如穴結于脈並水兢處,則以朝山有意證之。主背脈側之結穴處,以左右停勻證之。龍虎偏護之結穴處,以堂氣聚大證之。平凸之難向結穴處,射以砂寬水抱證之。大抵證穴,多端總認情勢。如果有情,則雖獨證不嫌偏;倘或無情,則雖合證不言備,在智者之自悟耳。
  第十六章論星氣
  陶公曰:上法少備真龍難辨,真穴難明。有旺氣依巒頭而行者,得其星則得其氣,其辨之也易。有星辰布後而氣,則鋪前星巒。偏左而氣則鋪右。若此等,則得其星必失其氣,得其氣必遺其星。故曰:認氣難。大抵龍從氣鍾,星輔氣住。善認者,得其氣不遺其星;不善認者,得其星而脫其氣;亦必然理也。但於蚌腰鶴膝處,考其過則來真;於肥圓平聚處,認其靨則結明;觸類而推,萬無一失。
  第十七章論極暈
  地理關健極暈為至,行行有極,星星有暈,不極不暈,富貴難問。土為金極,水木火暈,極為元氣,暈為用神,極不送亦不迎,閃閃渾如顧復情。暈不勗亦不俯,依依恰似相面互。金龍過峽,土星微露端倪,而子父財官,森森互列。過峽起祖,土星遠相照映,而水金土木,簇簇親隨。束氣以土藏金,父元護衛生龍。以金帶土,財鬼遮隨官出現、財伏藏子端拱,是為正暈。正暈者爵祿悠長,而為牧為相;官俯伏財崛起子縱橫,是為變暈。變暈者威權猛烈,而為臺為將。行龍不帶極,丹桂無根,縱有一乙二甲,不產狀元之子。堂氣不聚極,黃金無種,縱有文武輔弼,難登公相之堂。極見暈而端凝龍章鳳誥,暈見極而低縮紫閣丹扉。登穴場而極居落托,或為屏蟑之尊。挹明堂而暈列官,禽必作排衙之狀。極在砂中鋒錯不露,而暈皆隱隱流行。極藏水曲源派有綜,而暈即洋洋布置。龍穴之極暈不全,懼貽灾於卿黨。砂水之極暈不備,恐播惡於蒼生。極有欠缺不為孝子忠臣,暈有疏違難說經邦濟世。極有極之,方方宜出現極,奪於財者貪極,奪於子者弱極,奪於官者爭不,若以我壓之,尤為耀祖。暈有暈之位,位有異宜。官暈之位宜疏,財暈之位宜伏,子暈之位宜端,一有不得其宜,即為禍端。明堂內四暈俱全,少年及第。水口中四暈,乃備晚歲登科。大富者,財暈常端而得位。蓋富非驟至,如珠聚、如帛累,而後千倉萬箱。大貴者,官暈必疏而居方。蓋貴不倏來,必琢磨,必勤苦,而后姓揚名顯。故曰:我剋為財,剋我為官。時師不識,吾徒慎焉。
  第十八章論四神星宿
  地有百形理原一致,尋宗問祖見影知形。峽位與公位相當,后鬼與前官相應,來氣與餘氣相因,分襟與合襟相稱,后有落托前有唇氈,來有撓掉住有頭面,龍須媚虎虎必馴龍。最忌者龍巉似虎,最愛者虎軟如龍。虎軟如龍者,無刑併而盈財帛。龍巉似虎者,損丁壯而耗財箱。朱玄子父青白財官,傍無凹借富實雙全。鬼不愛鬼官卻宜官,落不宜落曜須見曜。以鬼為鬼名為盜氣,家道伶仃子孫不庶。以官作官不懼尖巒,生人軒豁甲第魁元。鬼不愛鬼亦不愛子,父兄財星方為得所。官宜於官亦宜財父,木火二星最為天助。落而落者其勢卑弱,雖有若無人家消索。曜而曜者其形俊俏,若是貴龍為官清要。為禍之鬼十有五六,凡有官曜盡皆為福。大富大貴裹趕分明,只愛財官有氣有情。貴龍無官趕者不貴,無財裹者亦不貴。富龍無財趕者不富,無官裹者亦不富。蓋富貴相連財官相衛,財不見官其財不熾。官不見財其官不庇,時師開口門開戶閉。門開無屏長房凌替。戶閉不伏幼子乖戾。堂喚明堂不宜遮閉。平正有情更為吉利。周匝開鎖寬狹無計,寬曠氣洩狹端情聚。水口葫蘆時師咲跳,不察星巒空誇華表。若遇子孫陶朱寂寥,筆印端嚴去水主貴。倉庫逆生水去財聚,砂無鶴爪文名士少。鶴爪不掬反成齷齪,砂無牛角終成寥落。牛角不開反出好回,砂無蟬翼穴情不的。蟬翼壅腫生人懵懂,頂愛中穿穿愛之玄。不之不玄反成死鱔,枝遭幹剋何誇正落。受剋到穴終有一絕,縱有水城定多沖割。時師不識貪愛鎖識,剋龍鎖水反成牢獄。若無赦文女童縲拽,此係秘傳善悟自得。
  第十九章論左右朝對
  門內有君子自致佳賓,門外少佳賓諒非賢主。瓦門庭有寇為禍百端,鎖鑰不嚴飛灾四至。捷報之案與流徒何殊,哭兒之山與神童不異。舞袖之狀似離鄉,牢獄之形如倉庫。朔南百步無聳案,六十年一掃如空西東。舉首見高峰,千百年愁煩不了。故曰:午子堂開老無聊賴,酉卯戶閉少不軒昂。登科及第定有三合,火星積玉堆金,須是八方水局。馬上貴人未必非探頭之賊,幕中伴讀或又是宣詔之山。文筆搖而老作書生,玉琴瘦而四方游蕩。祖宗前聳,迎之吉而背之凶;且生陋劣屍虎回來。文為禍而武為福,更看勳庸。龍穴俱全水火土星,皆美利元辰見出。子財官位定為灾龍抱虎,虎抱龍皆從水判。右射左左射右盡自堂分,山特來而俯伏貴壓千官。水遠至而凝澄財增萬頃,衆山混沌獨一位之對穴者,端然萬派支流。惟半鑑之當堂者,沉注斷定家門富貴,卻難親戚榮華。水窮山盡須宜陪表之峰
  召,亂墳多惟愛跪眠之狀。
  第二十章論體槃
  直龍看化生之腦,橫龍尋落托之形,既有腦氣落托,自有上分下合,分合之間天造地設。孫不肖祖者曰素,素者不產文章客。子不養毋者曰漏,漏者難培富貴根。兄弟不論弱與強,只要無衝無剋。主賓不論遠與近,只要相合相生。僕從不論多與寡,要無反主之星。門戶不論闊與狹,要有捍門之宿。山不論前後左右,要合星辰,而頭不見飛,腳不見竄。水不論來去澄流,要合方位,而來不見沖,去不見割。束氣要圓爭,兩傍不要洩。洩者行龍無力,過峽要融煖,兩傍不要散。散者到穴無情,寧可借停驂之主以為客,不可認憩駕之客以為主。寧可挽元神之水以為富,不可招黃泉之水以為貴。祖宗雖好,隔五世六世則無功。僕從雖多,去五代六代則即散。龍竄虎飛只要水城環抱,堂寬案遠只宜龍勢高強。地可催官須用情於祿,貴穴能造福必迎氣於龍。神官殺同鄉差毫釐而或殃或慶,毬簷咫尺侯一拈而為福為灾。星峰秩秩縱一節兩節之小疵猶為吉地,鬼劫重重雖一山一水之可取不為佳城。水愛曲不愛直,直去者固凶,直來者亦防衝射,朝愛來不愛去,去長者不吉,去短者亦是支離。水秀山明可靠可吞者有力,山嘯水哭不聞不見者無妨。龍不開屏列帳何誇粉黛姻花,穴無后鬼前官空有樓臺鼓角。文章蓋世不科第只因筆印糢糊,子孫富貴不繁多綠是唇氈淺薄。水去處石曜一卷千鈞之力,箭來時巽水一勺萬鎰之情。正龍之福遲而久,故將門出將,相門出相;傍龍之福驟而短,故一發如雷,一敗如灰。
  第二十一章論花假
  龍穴易識真假難知,真者多拙假者多奇。真者如真女垂簾肅駕無傍窺雜硯之人,假者如淫女暴面露頭多橫觀交馳之勢。真者如法駕雖樓臺鼓角而拱手埋頭,假者如浪子雖姻花粉黛而束馳西逐。巒頭大而歪竄是假山也,砂腳多而反抱是假砂也。穴場孤曠而耳無貫峰,腦無屏枕陽無唇褥;陰無鬚翼是假穴也。水城屈曲而方位不合,衝射暗來近視悠揚,遠觀遮樸是假水也。真龍中穿,假龍亦中穿,真龍遮護,假龍亦遮護。中出無根多是幹龍之逐客,遮護無裹半為帶劫之零星。大假者久而大殃,小假者久而小昌。勾勾搭搭十無一二真綜,閃閃藏藏萬有百千假態。俗眼指稱灰線傍有子父則真,時師愛道跡絲側見官財則假。
  第二十二章論約束
  地無約束龍神碌碌,約束端然富貴雙全。約束之山氣象尊嚴,后不為鬼前不為官,左不為龍右不為虎。帝都王都之約束在一百二百里之外,宦家世族之約束在一十二十里之間。父為約束根基厚而世代簪纓,子為約束驟興旺而威名遠播,財為約束盈倉箱而納粟奏名,官為約束登科甲而出將入相,兄為約束勢頡頏而聯芳齊美。金星約束定是獻天如釜如鍾而火星滅邇,木星約束定是沖天不戟不矛而金星低避,水星約束定是漲天不擺不搖而土星低回,火星約束定是燄天不飛不竄而水星潛伏,土星約束定是齊天不尖不瘦而水星低遯。約束遇官雖詩禮而難逃訟獄;約束#4見父敦孝友而遷徙防危,約束見子多英俊而老成凋謝,約速見財尚豐殖而妻宮寡阨,約束見兄分門戶而爭雄競勢。惟一山端然傍無並峙,衆星低避者則家道尊嚴而干祥萬福矣。龍從左來則約束在右如煉於左,龍從右來則約束在左如煉於右,龍從後來則約束在前如衛於後。龍到處宜有約束在龍虎數層之外者為奇,龍去處宜有約束在水口門戶之內者為妙。約束出於生旺之鄉長春百歲,約束出於墓絕之所七十來稀。居水口之內郊為陪表現玄武之臂便是干城專宰,大勢大形不照一山一水時師不究法眼先尋。
  第二十三章論交度
  斷福如符要知交度,秘云風水無交度,富不陶朱貴不三公壽不彭祖,夫婦不齊眉孤寡號門戶。故龍不交度其名曰妬,龍之妬者無百年之福,穴不交度其名曰痼,穴之痼者無十年之祚,砂不交度名曰齷齪,齷齪之砂子孫不祿,水不交度名日支離,支離之水門戶流移。○自過峽而起少祖是為龍度,如金龍不見水來護則為子妬,安望兒孫有三五。水龍不見金來顧則為父妬,定無白髮盈門戶。金龍不見木來扶則為財妬,營營食用常難措。木龍不見金來助則為官妬,文章不上青雲路。金龍不見金來護則為兄妬,勞勞獨自撐門戶。○起鬼落而至唇氈是為穴度,坐金不見木則為財痼,何誇四處有倉庫。坐金不見金則為兄瘋,莫羨龍神多夾輔。坐金不見火則為官瘋,何論色色文星助。坐金不見土則為父瘋,定主堂前少姑舅。坐金不見水則為子瘋,時有孤兒與寡婦。○自隨龍及門戶是為水度,金穴水城水是為子,支離定知祖業難豐足。金穴木城水是為財,支離終日運籌持斗斛木穴。金城水是為官,支離白頭尤把文章讀。金穴金城水是為兄,支離打虎鬩牆常僕僕。○自左青以至右白是為水度,金龍水叠叠則為子,齷齪生者頻頻育者遲。水龍金揚揚則為父,齷齪異父異母不相宜。金龍木汨汨則為財,齷齪散得多多聚得稀。木龍金條條則為官,齷齪聲名位分常卑微。金龍金焰焰則為兄,齷齪手足文齊福不齊。○蓋龍穴之度,以表而見者為力砂。水之度,以表而見者為忌。此訣在心悟,非可以一咸傳也。
  第二十四章論五行生剋
  地理之宗統於五行,五行之柄權於生剋。生固可愛,亦有不愛之生。剋固可憎,亦有不憎之剋。生之目有五:一曰飛伏,二曰感應,三曰順逆,四曰雌雄,五曰眠坐立,生是也。獻天金生水為飛生,少陰金生,水為伏生飛生忌其促,伏生忌其強,促強之生家多忤逆。金穴水案為感生,金穴土案為應生,感生宜於近,應生宜於特,不近不特富貴不獲。金巒剝水為順生,金巒剝土為逆生,順生愛其秀,逆生愛其簇,不秀不簇英才不育。左金右水為雄生,右金左水為雌生,雄生宜於俯,雌生宜於仰,不俯者骨肉相殘,不仰者家道乖張。正體生者曰坐側,腦生者曰眠平,面生者曰立坐,而生者宜正眠,而生者宜附平,面生者宜平,不正不附不平者初亡老哭。五行之相剋其目亦有五:一曰強弱,二曰有無,三曰愛怕,四曰明暗,五曰人己是也。獻天之金,居庚申辛酉之方而剋木星,是強剋也。少陰之金,出丙丁巳午之方而剋木星,是弱剋也。強剋強弱剋弱者殺,強剋弱弱剋強者降。火星直射金穴而鬼托禽曜皆水星證映而無土星制水則有剋如無矣。正體金龍並無火星侵擾木星簇簇,孤金莫能鉗制則雖無剋而有矣。有剋如無者爵位高強,無剋而有者數被中傷。如金星入手廉真高,妬者為明剋,磊磊火星夾遞金龍到穴者為暗剋。明剋者顯禍,暗剋者陰傷。隱隱金龍帶有火星壓主者日己剋,外山特聳火星並敵者日人剋。人剋者爭競鄉邦,己剋者骨肉參商。凶星惡曜如妬主廉真則喜見水星,此為愛剋,吉星得地如金居兌位則懼見火星,此為怕剋。愛剋而剋為福不小,怕剋而剋為禍不了。
  第二十五章論三合
  龍不合穴則龍不真,穴不合水則穴不正。如木龍起在亥,穴在卯,水流未,則萬福矣。蓋水來處宜生宜旺,水去處宜墓宜絕。故曰:門戶不許子孫居是也。水無三合其福不昌,火無三合其貴不彰,龍無三合其氣不增,穴無三合其情不集,砂無三合其勢不端,富貴之地以此為的。術數家有假三合之說,以談禍福者則謬矣。龍之起得其方是為天合,穴之結乘其生是為人合,水乘其旺是為地合,此龍之三合也。如鬼坐於玄是為后合,官煉於明是為前合,曜展於側是為傍合,此穴之三合也。一不劫龍是為來合,二不悖穴是為止合,三不順水是為去合,此砂之三合也。來從生養是為源合,注於官旺是為注合,去從墓絕是為流合,此水之三合也。龍虎兩溶是為耳合,八字均注是為肘合,蝦鬚並派是為液合,亦水之三合也。如正案在午而起秀峰是為天地合,寅上有峰相應是為日月合,戌上有峰相照是為風雲合,此火之三合也。一合者不竄不絕,再合者不貧不賤,全合者大富大貴。然亦可遇不可求也。大凡地有全合則峽有角顧,峽有角顧則龍有祖宗,龍有祖宗則穴無孤露,或如泊岸之舟橈棹俱住,或如登殿之主文武齊護。若夫三敗三忌之說則即與此相反耳,可類推也。火助文章之客,故單舉火以見其餘也。
  第二十六章論應騐自此章至三十章,皆廣豐熊氏之論。
  別人看形我看星,別人看格我看情,星峰本是龍之表,情脈卻是龍之精。金星宜何鬼落托,土木二物情交錯。青白朝迎無水火,不融不化成頑朴。金木水土穴之星,窩鉗乳突穴之形,凸凹高沉穴之地。細將證佐論分明,前看明堂與朝案,後看落托與鬼撐,傍看龍虎與盼水,過此卻論砂水情。我見屏風筆架砂,貼身白虎形如畫。只因峽位右邊單,幼房到底無聲價。我見玉帶眠弓水,灣迴達抱青龍嘴。只峽左邊無吉星,長房遇此無祥瑞。我見席帽橫琴案,端嚴竦樹真看羨。子孫何故不科名,保因鬼落星辰亂。我見明堂萬馬容,排衙唱諾人傳頌。誰知唇褥不悠揚,富無藏積官無俸。我見水口似葫蘆,之玄屈曲相回顧。如何家道不興隆,只因龍穴無倉庫。我見案上文筆插,又有宜詔與天馬。若還龍穴無設施,何勞十載寒窗下。我見錦被蓋牙床,團山疊疊兒孫樣。只因龍穴落幽寒,伶仃子媳難興旺。砂水如何為禍灾,只因龍穴元神敗。渾如弱主與庸君,奸臣悍將威權大。砂水如何福力強,只因龍穴元神旺。渾如聖主坐朝堂,四方皆是干城將。我聞龍與穴相迎,我聞水與砂相稱,吉水常能消惡砂,好砂亦能調水病。陰砂右方插過左,左方水去難為禍。只恐砂去水亦去,家筵頃刻多崩破。
  第二十七章論用神沖合
  龍穴須知有用神,用神沖動事非輕。叮嚀可知不可說,只恐時師認未真。金龍金穴用何神,生在巳兮墓在丑。或用二方作向山,或用二方為入手。不忌黃泉與刑墓,穴要穴與龍相就。亡命愛是水火宮,葬期須在丑時喉。巳丑宮中有酉藏,須用卯沖魂始受。子孫如有亥未人,合起沖星真不謬。金馬原居亥酉藏,金祿輪來申酉□ 。沖動祿時官即至,沖動馬處病難防。馬在病宮宜生合,祿居官位要軒昂。富貴根源愛在胎,維持卻喜長生地。設施必須居旺方,應驗便宜墓絕位。勸君沖生莫沖胎,沖胎卻恐根原壞。惟從生處一沖之,維持圓活天機快。勸君沖墓莫沖旺,沖旺卻愁設施妄。惟從墓處一沖之,自然應驗無遮障。金貴卻在寅午中,貴人可合不可沖。合起貴人沖動祿,何愁冨貴不相從。請問貴人如何合,金貴寅午用戌合。寅午二方有吉曜,戌命生人為甚妙。亡命若更是卯酉,富貴重重相輻輳。水火以墓絕為貴,金以□□為貴,水以土之衰旺為貴,土以未之墓絕為貴也。
  第二十八章論變體作穴
  貴穴十九是變體,時師俗眼何曾識。第一穿變火灼金,金液而流惟一線,到頭遇土便安墳,乳如懸膽真金現。第二穿變木趕土,土星磊磊變金子,窩傍帶火便尋綜,必有當頭屏與几。第三穿變金琢木,木變鳳形雞涿栗,水星一見便堪扦,突微如苞為真木。第四穿變土壅水,水勢奔騰如蛇蛻,金峰隱隱面前迎,一穴安然如孔墜。第五穿變水滅火#5。火星#6撲滅如菱角,尋見條條木節開,水星挂映穴場辰。剋而變者喜見父,見父安墳貴富。生而變者喜見財,見財富貴自天來。精微妙訣說不盡,剋生生剋兩安排。生變喜見財官,剋愛喜見父子,故曰兩安。
  第二十九章論尋龍總要
  莫道尋龍難,難於平地望高山。莫道尋龍易,易在高山望平地。一看龍是如何起,真龍起處便有鬼。二看龍是如何博,真龍博處便有托。三看龍是如何伏,真龍伏處便有簇。四看龍是如何行,真龍行處便有情。五看情勢向何方,所向之方多閃藏。閃藏何處討分明,後有送者前有迎,送迎卻在兩邊看,護龍莫作真龍斷,真龍一閃一出頭,此閒卻要認根苗,細認金木水火土,認定星辰作少祖,少祖遠祖若相生,便知此處勢層層,得時子父財宮逐,便知種有千年福。行時龍生與氣束,便知藏有真堂局。看了少祖卻看趕,財官趕處真為罕。父母趕要來得緩,子孫趕要到得滿。若然不緩與不滿,興隆有數難綿遠。若求大富與大貴,楊公只愛財官趕。若還只是我趕我,縱有驟福亦無禍。看了龍時看鬼落,鬼落看也星辰博。鬼落生龍與生穴,暗中為福真堪賀。若是龍穴生鬼落,反生盜氣反為禍。我剋剋我皆不宜,不若比和相負荷。平洋鬼落要可枕,高山鬼落要可靠。不論左右與中問,看他情向何邊抱。看了鬼落卻看穴,高沉凸凹宜分別。穴看氣從何處入,葬乘生氣須當記。氣從耳入為第一,第二頂入第三腰。化生腦下認毬簷,穴情要似生芽芭。上有一靨中有跡,下有唇氈莫消瘦。鰕鬚蟬翼兩邊挨,鷄心魚泡高相照。土木行龍乳突多,金水行龍鈴與窩。看了穴時卻看裹,裹處要與龍神合。若還裹我兩邊財,子孫腰下黃金帶。若還裹我兩邊官,堆金積玉福千般。父母裹時子孫罕,子孫裹時父母殘。不如只是我裹我,安居樂業無艱難。看了裹時卻看朝,我生生我皆相投。更有財官來並列,門庭富貴無休歇。看了朝案看門戶,門戶不許子孫居。第一父母第二財,第三亦愛官星來。吉人形象由人取,只宜頭向內安排。朱玄青白都看了,砂水明堂自然好。水來水去捴不拘,只從方位討分曉。來愛長兮不愛急,去如眷戀情不走。若求大富與大貴,巽水源源流到口。地在高山易為術,地在平地多鶻突。高山跌下平洋來,時時要見毛與骨。卻問如何認是毛,不生禾稼生草茅。卻問如何認是骨,土石一埋常竦出。有毛有骨便有護,護處便有星神助。無風水處有風水,有風水處無風水。無風水處有風水,十有八九容窀穸。有風水處無風水,尋盡世閒萬無一。此是尋龍一掌金,眼明心巧方能述。
  第三十章論宅墓總要
  人家富貴豈容易,必有陽基與陰地。陽似舟兮陰似棹,論陽先要定方位。胎養周正富貴根,生浴開張富貴至。冠帶平坦富貴清,官旺軒昂富貴義。衰病遮攔富貴安,死處疏納富貴易。墓處藏聚富貴久,吉神須用應方位。中間又要看聯絡,聯絡之文多禁忌。胎養長生須間隔,若無間隔不清白。沐浴冠帶嫌凹突,有凹有突生鶻鶟。臨官帝旺宜抄插,不抄不插無科甲。衰旺中問莫高下,一高一下常驚訝。死病二方宜擁護,不擁不護生嫉妬。陰地陽地一般論,墳屋星辰宜既濟。陰地生陽與剋陽,子孫富貴多軒昂。陰地生陰與剋陰,子孫富貴多沉吟。若見陰陽同一氣,子#7孫富貴無興替。陽地富貴要根源,又要維持與設施。到處又要有應驗,五吉俱全天地賜。中問方位又相殊,生養墓旺四處是。縱有根源無設施,聲名不到鳳凰池。虎砂兜插即官罷;不許腰纏萬貫歸。有了設施無根源,何須苦向仕途鑽。龍頭拱出席帽樣,奏名納粟可求官。有了根源有設施,登科奪得錦衣歸。如何不繫黃金帶,須知墓下無維持。維持設施俱各有,根源得位科多首。如何位不到三公,應驗須知無輻輳。亥上有吉蔭子人,離宮有吉午人受。登山從此細推詳,胸中星斗神仙授。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一竟
  #1據本卷前文『等』字後疑脫『人』字。
  #2『附』字疑『駙』字之誤。
  #3『商』字原誤為『商』。
  #4『束』原誤為『水』,據文義改。
  #5原『變水』二字後脫『滅火』兩字,據前文補。
  #6原『火』字後脫『星』字,據前文補。
  #7『子』字原誤為『了』字,據文義改。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二
  第三十一章論選期正式
  譚堪輿者,不過曰:相形勢、選吉期,兩端而已。但術家,流一登山,舍形勢而勿論,獨以封例天星理氣等說惑人。前卷既已悉,略而不重,直以形氣之正為宗矣。至選期誕說惑人,尤甚有所謂諸家者,有所謂雷霆者,有所謂奇門者,紛紛誕妄不一而足。此皆起于呂才作《通書》變亂陰陽,顛倒五行,所以術人,遂乘訛踵弊,亥豕錯陳,相沿而不息也。正德嘉靖問,天下怪說又甚,至今偽書汙牛沖楝,小人固因之以誤人,君子亦信之以自恨,福未必得而害且隨之,完孝之謂何間有偶然之合亦積德之家陰玫之非誕術之力也。彼楊公曰:識淂五行倒顛,方是大羅仙。此惟楊公然耳,非楊公而以拘泥之見入之,則相生者而反相剋,相剋者而反相生,比和者而反不和,大乖乎造化之正理矣。人胡敢輕用之。乃知百家雜說,悉皆幻妄;奇門至理,誰悟真機。惟七政者,自容成受命以來,堯之欽若昊天,敬授人時,舜之在璇璣玉衡,以齊七政,歷代帝王所以治曆明時者,胥不能外也。此微而著,隱而顯,乃天地造化之正理也。人何悖之而事怪異耶!殊不知五運六氣,即陰陽五行之代遷者也。五星七曜,即陰陽五行之著明者也。代遷者,常流行於天地之中,而有禍有福。著明者,常照臨於乾坤之內,而有吉有凶。是故選擇者,只須以氣運審龍神,而酌量其生剋制化之道;又以星曜定坐向,而推詳其遲留伏逆之機。期二者,迺選擇之切要,而有星曆之可據者。然氣運之行也,朝夕不同用;星曜之布也,晨昏不同度,必以七政臺曆考之,又知推步之法,方得造命真訣,不致恨事。他如溫曆、萬年曆、一掌經之類,皆不足憑也。毫釐之差,千里之謬,可不慎哉。若山家神殺,止避其三殺、太歲乘旺而已,不旺不忌,餘殺亦不忌,詳見於左。
  第三十二章論天時
  《易》曰: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觀,此則知地中生氣,乘天而時行也。是故為春為夏,天時鼓萬物之出機也,地氣則隨之以出,而敷其生長之功,為秋為冬,天時鼓萬物之入機,地氣則隨之以入,而斂其收藏之。《易》曰:地道無成,而代有終。此之謂也,彼龍穴砂水,生氣之行於地者也。年月日時,生氣之運于天者也。得乎地而不得乎天,即春夏而欲其收藏,秋冬而欲其生長,必不得之數也。俯察於地者,可不仰觀於天,以全其陰陽,並運之正理哉;但格局不可以預設,變化不可以先置,須臨時詳山川氣運之盛衰,以行其補助剋洩之法可也。是豈通書中死局所能拘耶。或問孟子曰: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則天時之不足尚也明矣。況古者,天子七月而葬,諸侯五月而葬,大夫三月而葬,士踰月而葬。若拘時日,此制不行,所以術人有得地即葬,不論時日之說,吁不然也。孟子因當時諸侯皆不得人和,故較其輕重以曉之,非謂天時地利可盡廢也。否則王者治曆明時,鑿池築池,何為者也。古者,天子七月而葬,待諸侯至;諸侯五月而葬,待同盟至;大夫三月而葬,待同朝至;士踰月而葬,待六親至;此雖王者定制,若葬之吉凶,何嘗不擇。但拘通書選擇,則此吉而彼又凶亡者,利而生者又不利,踰數十年無葬期矣。以七政選擇,止避三殺、太歲乘旺,所以年年月月可葬,天時王制兩不相悖矣。彼術人謂:得地即葬,不拘時日者,此固中心無主,抑亦急於求利之心使之歟?智者不可不察。
  第三十三章論造命
  凡造命之法,皆以日干為主,月為提綱,年為基本,時為結果,排下八字,看其合何格局,然後用之。倘不命局,又宜更擇他局,比星家不同。蓋星家所譚之,命由乎天,無可變之理。選擇所造之,命由乎人,可擇其善者而從之。吾慨世之造命者,或重坐向,或重亡命,或重察主,或堅造重作主,皆非也。蓋人之生也,以落地為命元,命元純粹,必然一世榮昌。人之死也,以入地為命元,命元旺相,自然宗祀長遠,此理之不可誣者。若坐向定於開闢之初,生命定於降生之始,亡命則既已有,死日在前矣。此不過避其對沖而已。以此數者,為重命曷以造是以善造命者,須擇上格八字,審氣推星,二者兼盡,方成全局。蓋氣之盛衰,禍福之基也。此為極重星辰之顯,晦禍福之柄也,亦不可輕。故必木取木為主,火取火為主,土取土為主,金取金為主,水取水為主,四柱務合中和,吉星宜坐實得時,凶星宜落陷逢空,然後可用。否得龍氣,有過不及之患,而星辰又不合度,雖合冨貴極之格,何益哉。
  第三十四章論格局
  選擇造命之法,須先定格局,而格局則有日月對照格,有日月合照格,有三方拱照格,四正拱照格,有支干夾照格,有貼身夾照格,有帝星夾宮格,有帝星到山格,三吉同照格,格雖多端,必以太陽、太陰為主,乃上格也。日月對照格,多在望日;日月合照格,多在朔日;日月三方拱照格,多在初十、二十日;日月四正拱照格,亦在望日;支干夾照格,多在初五六、廿五六;貼身夾照格,多在初二三、廿八九。若本日合淂一格,則山山皆可作用,惟用時不同耳。如卯時上四刻合格,可作子山;午向則下四刻,可作癸山;丁向辰時上四刻,即可作丑山;未向辰時下一四刻,即可作艮山;坤向隨時順行,廿四山山山倣此。止有三殺乘旺之山,併太歲所占之山,皆不可犯。若帝星合太陽諸式,又止有邜時可用,餘時皆不合。朔日要防日食,望日要防月食,若未食之先,復明之後,亦不深忌。外有二德拱照,官福拱照,田財拱照,文書文魁拱照,科名科甲拱照,諸格皆貴,但不若太陽為主者之尤愈也。雖然此不過匠者之規矩,射者之轂率而已矣。至若運規矩以方圓,執殼率以中鵠者,則存乎其人耳。詳觀圖式于后。
  第三十五章論身命
  選擇之法,以造命為重;而造命之訣,以立身立命為重。蓋太陽猶父,人受氣於父,而命生焉。故立命,當查太陽所躔之度為命度。太陰猶母,人成形於母,而身生焉。故立身,當查太陰所躔之宮為身宮。今星家以生時加太陽數至卯上安命者,固非也。以本日太陰到處,即指其為身者,亦非也。蓋太陽本是左旋,每一時行一宮足。故冬至前後,太陽出在辰時,則辰上起太陽,順數至所用之時,即是命宮。夏至前後,太陽出在寅時,則從寅上起太陽,順數至所用之時,即是命宮。餘時,太陽出在卯時,當從卯時上起太陽,順數至所用之時,即是命宮。此安命之定式也。太陰亦左旋,一時行一宮弱。故當查太陰何時到何度,即就本度上順數,本時起數到所用之時,即是身宮。餘倣此,此安身之定式也。但太陰有晨昏之度,而晨昏之中,又有漸次不同。如秋分起至次年春秋止,晨度皆在卯。其實止有十六、十七、十八在卯,十九、二十在辰,廿一、廿二、廿三又在巳,廿四、廿五,又在午,廿六七八又在未,廿九、三十又在申。白露起至次年清明止,昏度皆在酉。其實止有初一、初二、初三在酉,初四五即在戌,初六七八又在亥,初九十又在子,十一、十二、十三又在丑,十四、十五又在寅。自穀雨起至秋分止,昏度皆在戌,又當自戌上順數起。自清明起至白露止,昏度皆在寅,又當自寅上數起。太陽一日一週,今人逢卯安命,太陽寧有時時在卯之理乎?太陰亦一日一週,特不及日十二度而已。今人即以本日太陰到處安身,太陰寧有時時皆在一宮之理乎?此理甚明,但智者不加察耳。此所以推星者多不驗,而造命者胥失真也歟!
  第三十六章論審氣
  凡選擇家審氣之法,定要看大勢龍從何來,到頭脈從何止。如大勢龍從南來,到頭翻身,結喉坐西。此則當補到頭之脈,以為大勢財局。若補大勢之龍,則到頭受剋,其禍甚速。餘倣此。又或大勢龍從東來,到頭結喉坐北,此則當補到頭之脈,以為大勢之生氣。若補大勢之龍,必洩到頭之氣,其冷退之患,必不旋踵。若洩之太過,必主傷人。餘放此。又有大勢龍從北來,到頭結喉坐束,此則但當補大勢龍,以為到頭之生氣。若補到頭之脈,必洩大勢之氣,暫時雖不見裯,而衰敗之患胎于此矣。餘倣此。今術人止以到頭一節,氣胎為主者,不過欺人于一時而已,其如後患何。凡觀大勢,皆以本龍出脈為主,而中間之曲折不拘也。凡觀到頭,必以穴後一節為主,而此後亦不拘也。雖然五氣迭居,本無定在,使其得中和之龍居之歟則作福必大。雖坐山之剋洩,無妨。或者以過不及之龍居之歟,則其作禍亦大,縱使坐山生旺何益。所以古人有實乘虛坐之論,亦以龍神為主,而坐山之陰陽五行不盡拘也。止要取得吉星到坐,或到向到三方,或到四正,或到拱夾之宮,皆吉。至于凶星,止避其乘旺而已。凶星衰弱,亦不忌,裁酌存乎其人耳。
  第三十七章論推星
  凡推星之法,必以七政臺曆為主,皆在山何方隅上用之,如太陽、太陰、帝星、恩星,皆至吉之神也。令星、用星、福星、行吉之神也。歲德、天德、月德、月合與夫貴人孫馬、田財宮福、文昌文魁、科名科甲等星,皆助吉之神也。或到山,或到向,或在三合,或在四正,或在得時有用之宮,或在左右夾拱之宮,皆吉兆也。至若仇星、難星、三殺、太殺、太歲等神,皆當避之,使其乘旺得地,為禍亦大,衰陷空亡不忌。蓋吉則趨之,凶則避之,此選擇之要法也。況天垂象見吉凶,正在七政止。考之推星之法,詛可缺歟。
  第三十八章論二五
  嘗聞太極生陰陽,陰陽生五行,五行變化而萬物之生成備焉。此造化之定理,百一萬古而不易者也。其在天也,則見於日月星辰,而五行順布。其在於地也,則見於山川動植,而五氣流行。其在人也,則健順成德,而五性五倫出焉。混闢之初天也,乃洩於河圖、洛書,以發聖人之神智。蓋使之闡明陰陽五行之體而示斯民,以趨吉避凶之途也。觀圖以五十居中,書以五居中,即太極之象也。圖、書皆奇數二十,偶數二十,即陰陽之數也。圖以一六居北屬水,二七居南屬火,三八居東屬木,四九居西屬金,五十居中屬土,而寄旺於四隅。以洛書易位之後觀之,其生胸之數,亦與河圖相為經緯。故上自三皇,下及百王,凡治曆明時,悉本于此。今之,曆家因之,始足以推步天文;醫家因之,始足以推究氣喉;星家因之,始足以推人之壽夭窮通。況乎地理又所以承天時行,而為斯民福蔭之基也。又可悖造化之正理,而從怪誕之說乎?惜乎呂才作《洪範》五行已非正理,而爭陰序陽之說,尤為悖理之甚。不知二五本原固,如是乎奈一人作俑于前,後世術家踵而蹈之,以網一時之利,遂貽天下之害。斯民固罹其害,而不知術人置獲其利,而弗顧,不亦深可痛哉。惟我太祖高皇帝,龍飛淮甸,闢乾坤于再造,覺顓蒙于述途猶,慮通書數十種胥為民害,於是洪武九年,益禁偽造,盡燬偽書,復令監官訂正選擇曆書頒行天下,垂法後世,皆所以明陰陽之正傳,開示趨吉避凶之玄鑑也。故述其略云。
  第三十九章論山向二五
  觀河圖奇偶之數,則知陰陽五行之原,其一生一成,各得自然之妙,皆天地化育之精華,發洩之以示人者也。如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居北方亥子之位。故自亥宮奎一度起,至子宮危七度止,皆屬陰水。自子宮中危六度起,至丑中斗二十二度止,皆屬陽水。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居南方巳午之位。故自巳宮翰九度起,至午中張九度止,皆屬陰火。自午中張八度起,至未中井二十七度止,皆屬陽火。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居東方寅卯之位。故自寅宮斗三度起,至卯中心三度止,皆屬陽木。自卯中心二度起,至辰中角十一度止,皆屬陰木。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居西方申酉之位。故自申宮井八度起,至酉中畢一度止,皆屬陽金。自酉中畢初度起,至戌中婁四度止,皆屬陰金。天五生土,地十成之雖居中宮,而其氣寄旺於四隅。故自辰未十八度,併戌末十八度,皆屬陽土。自丑末十八度,併未末十八度,皆屬陰土。週天三百六十五度零四分度之一,五行各得七十二度有奇,此皆自然之數,一定而不可易者也。十二天于皆界於地支之兩間,雖居其位,而不變其所屬。如乾在戌亥之問,右邊七度半在戌,即以陽土論;左邊七度半在亥,即以陰水論。壬界於亥子之間,右邊七度半在亥,即以陰水論;左邊七度半在子,即以陽水論,餘倣此。他如前輩之言,八卦初不過明天氣之流行耳,亦未嘗以八卦而變易地支之陰陽五行也。蓋古之羅經,只有十二地支,準河圖一定之數也。後世添八十二天干,只是賡成二十四位,以應一年二十四氣也。即以天干,而變易地支之陰陽五行,固非也。八卦只是驗天氣之運行而已。即以八卦,只變易地支之陰陽五行,亦非也。末世不悟此機,而設為天星卦例之謬者。固感世之大蠹,而學者亦不加察,而信從之,且牽合互會聖為邦說以亂真者。彼蓋不知,陰陽五行之理,乃天地造化自然之妙機,非人智力所能損益者也。
  第四十章論七政
  日月同躔謂之朔,對躔謂之望,月光平分謂之弦,月光既盡謂之晦。五星遇日則伏,三合則留,近日則疾,遠日則遲,遲甚而留,留久而退,退久而順行。太陽怕羅喉,太陰怕計都,木怕金旺,火怕水旺,土怕木旺,金怕火旺,水怕土旺。太陽喜晝,太陰喜夜,旺木喜金,旺火喜水#1,旺土喜木,旺金喜火,旺水喜土。水弱愛金,金弱愛土,土弱愛火,火弱愛木,木弱愛水。水衰不生木,木衰不生火,火衰不生土,土衰不生金,金衰不生水。春土不剋水,夏金不剋木,季水不剋火,秋木不剋土,冬火不剋金。此皆七政之要法也,學者不可不知。
  第四十一章論過宮
  經星之列於天者,有二十八宿,共三百六十五度零四分度之一,雖有升沉,實無轉移。天運左旋,一日一週而又過一度,日月五星氣孛皆順。天左旋,惟計、羅二星,乃是右轉。此儒者之言,萬世不易,雖革象新書,亦言之詳矣。但曆家因其不便推算,遂云:天左旋,日月五星皆右轉,凡二十宮行度次序,皆自左數至右,取其推步之捷,乃作曆之法也。今欲選擇吉期,宜從前說,方始時刻不差。凡者七政行度,定須自右順行轉左,惟羅、計以逆行,推之如女二在子,女一過丑,斗四在丑,斗三過寅;尾二在寅,尾一過卯;氏二在卯,氏一過辰;輸十在辰,斡九過巳;張十五在巳,張十四過午;柳四在午,柳三過未;井九在未,井八過申;畢七在申,畢六過酉;胃四在酉,胃三過戌,婁二在戌,婁一過亥;危十三在亥,危十二過子。危五是壬子之界,女九是子癸之界,牛一是癸丑之界,斗十一是丑艮之界,箕六是艮寅之界,尾十一是寅甲之界,心一是甲卯之界,氏九是卯一之界,亢二是乙辰之界,翰十七是辰巽之界,幹二是巽巳之界,斡六是巳丙之界,張七是丙午之界,柳十二是午丁之界,鬼初是丁未之界,井斗是未坤之界,井一是坤申之界,畢十四是申庚之界,昂十是庚酉之界,胃十一是酉辛之界,婁八是辛戌之界,奎九是戌乾之界,壁三是乾亥之界,室五是亥壬之界。數雖逆等,實是順行,虛七虛六之問子之中也,星六星五之間午之中也,子午之中過宮之機軸也。其各宮度數次序,本宜改正向左順行,但恐初學駭愕,姑仍其舊亦不妨,特推步宜詳細耳。
  第四十二章論定時
  地理分四十四山,曆書亦分二十四時,時與山每每相應。凡定時之法,必須逐時逐刻考驗,方可查得星辰纏度之次,否則定是俟事。蓋地支十二時,一定之局也。而天干十二時,即界于地支之兩問。如亥正三刻起,至子初二刻止,此屬壬時,子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子時;子正三刻起,至丑初二刻止,此屬癸時;丑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丑時;丑正三刻起,至寅初二刻止,此屬艮時;寅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寅時;寅正三刻起,至卯初二刻止,此屬甲時;卯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卯時;卯正三刻起,至辰初二刻止,此屬乙時;辰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辰時;辰正三刻起,至巳初二刻止,此屬巽時;巳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巳時;巳正三刻起,至午初二刻止,此屬丙時;午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午時;午正三刻起,至未初二刻止,此屬丁時;未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未時;未正三刻起,至申初二刻止,此屬坤時;申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申時;申正三刻起,至酉初二刻止,此屬庚時;酉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酉時;酉正三刻起,至戌初二刻止,此屬辛時;戌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戌時;戌正三刻起,至亥初二刻止,此屬乾時;亥初三刻起,至正二刻止,方是亥時。一日十二時,共分百刻,每一時八刻有奇,所以有初刻,有初初刻,皆零數也。加起天干十二時,則每一時止有四刻強。如正月,太陽卯初三刻在子,則乙時必然到癸,辰時即到丑,巳時到艮,以次而推,莫不皆然。每日皆從太陽到處數,卯時起,一時到一山。惟冬至前後,又從太陽到處數,辰時起;夏至前後,又從太陽到處數,寅時起。七政氣孛,皆隨時左旋,惟計、羅二星,乃是逆時右轉。此是查時刻以考星躔之要法,學者必不可忽。
  第四十三章論天文
  朱子曰:天道與日月五星皆是左旋,天道一日一週天,而常過一度;日亦一日一週天,起度端終度端。故比天道,常不及一度;月行不及十三度十九分#2度之七今人卻云:月行速,日行遲。此錯說也。但曆家以右旋為說,取其易見日月之度耳。觀朱子此言,則知七政皆左旋,所以擇時日者,不可不知。今之星家,亦失之遠矣。
  臨川昊氏曰:古來曆家,非不知七政亦左行,但順行不可等,只得將其逆退,與天度相值處筭之,因四後遂謂日月五星逆行也。今當以太虛中作一空盤,以天與七政陳其遲速,天行最速,一日過了太虛空盤一度。鎮星之行比天稍遲,於太虛空盤雖過了些子積二十八個月,則不及天三十度。歲星之行比鎮星尤遲,積十二個月,與天爭差三十度。熒惑之行比歲星更遲,積六十日,與天爭差三十度。太陽之行比熒惑又遲,在太虛盤中一日行一周匝,無餘無欠,比天行一日不及一度,積一月,則不及天三十度。太白之行稍遲於太陽,但有疾時遲疾相準,則與太陽同。辰星之行又遲於太白,亦有疾時遲疾相準,則與太白同。太陰之行最遲,一日或不及天十二度,或十三度,或十四度,其行遲,故退度最多。今人不曉,以為逆行,則謂太陰之最速也。今次其行之遲速,天一、土二、木三、火四、日五、金六、水七、月八。天、土、木、火,其行之速過於日。金、水、月,其行之遲不及日。此其大率也。即此二說而觀之,則知天與七政皆左旋無疑矣。欲喜選擇之妙用者,不可不察諸。
  泰和周氏曰:天以純陽之體而左旋,一日一夜行一周而又過一度,以其行過處,一日作一度周天之體,所謂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者,原於此也。鎮星之行次之,積二十八月,比天為少三十度。歲星又次之,積十二月,已少三十度。熒惑又次之,積兩月,亦少三十度。太陽又次之,一日行天一周,比天為少一一度,積至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則天所過之度,又恰周得本數。而日所遲之度,亦恰盡得本數。遂與天會於初纏,而成一年。太白又次#3於太陽,辰星又次於太白,但有時而疾遲疾相準,亦能與太陽同。惟太陰最遲,一日比天不及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積二十九日九百四十分日之四百九十九,遂與日會而成一月,十二會得日三百五十四九百四十分日之三百四十八是一歲。月行之數也是。天與日月五星,皆繞地左旋。古惟云:天左旋者,蓋七政之進數為順天而左,退數為逆天而右。曆家以進數之多難等,退數徑捷易推,故步其退數,而謂之右行。蔡氏以為西域九丸曆是順莫,則彼當知皆左旋矣。
  ○子月,日在斗,昏壁旦軫,與月會於星紀。○丑月,日在女,昏婁旦氏,與月會於玄枵。○寅月,日在室,昏參旦尾,與月會於娵訾。○卯月,日在奎,昏弧旦建,與月會於降婁。○辰月,日在胃,昏星旦斗,與月會於大梁。○巳月,日在畢,昏翼旦女,與月會於日沈。○午月,日在井,昏亢旦危,與月會於鶉首。○未月,日在柳,昏火旦奎,與月會於鶉火。○申月,日在翼,昏建日一畢,與月會於鶉尾。○酉月,日在于角,昏旦觜,與月會於壽星。○戌月,日在房,昏虛旦柳,與月會於大火。○亥月,日在尾,昏旦星,月會於析木,已上皆擇日之在用不可缺也。
  第四十四章論天運
  天之元氣無形,日見觀斗綱,所指之辰可知矣。斗有七星,一曰魁,五曰衡,七曰杓,此三星謂之斗綱。假如建寅之月,昏則杓指寅,夜則衡指寅,平旦魁指寅,他月倣此。凡斗指寅卯之月,宜作東方龍。斗指巳午之月,宜作南方龍。斗指申酉之月,宜作西方龍。斗指亥子之月,宜作北方龍。斗指辰戌丑未之月,宜作四隅龍。蓋斗柄之所指,即天之元氣所在也。因其氣之所在,而善以乘之作福甚速。如春種稻,秋種夾,未有不生者也。
  第四十五章論經星
  玄枵之次,其辰在子。此是齊之分野,屬青州。今山東登州、萊州、青州、濟南、東昌是也。
  星紀之次,其辰在丑。此是昊越分野,屬楊州。今南京十四府、浙江十一府、江西三十府、廣束十府及廣西梧州、福建各府是也。
  析木之次,其辰在寅。此是燕之分野,屬幽州。今北直隸河問、保定、永平、隆慶、宣府、保安、遼東是也。
  大火之次,其辰在卯。此是宋之分野,屬尉州。今南直隸豐、沛之地是也。
  壽星之次,其辰在辰。此是鄭之分野,屬兖州。今河南開封、汝寧之地是也。
  鶉尾之次,其辰在巳。此是楚之分野,屬荊州。今河南南陽、陝西漢中、湖廣武昌等十府,四川夔州半入,廣西桂林、南寧之地是也。
  鶉火之次,其辰在午。此是周之分野,屬營州。今河南一府,柳屬貴州之銅仁,星張屬河南之南陽。
  鶉首之次,其辰在未。此是秦之分野,屬雍州。今河南洛陽、陝西都司西平、鞏昌、延、綏、寧夏、雲南、鶴等軍民府是也。
  實沈之次,其辰在申。此是晉魏之分野,屬梁州。今山西太原、大同、平陽、澤濺,四川順慶、於藩、疊溪,雲南十五府,貴州八府是也。
  大梁之次,其辰在酉。此是趙之分野,屬冀州。今北直隸真定、順德、廣平是也。
  降婁之次,其辰在戌。此是魯之分野,屬徐州。今山東兖州是也。
  娵訾之次,其辰在亥。此是衛之分野,屬弁州。今北直隸大名,河南彰德、懷慶、衛輝是也。○凡造葬欲斷何人科第,官居何地,皆不可不知。
  角、斗、奎、井四宿屬木,其氣相於冬,旺於春,火躔其度則為恩,金躔其度則為仇,水躔其度則為用,土躔其度則為難,夏、秋休囚,禍福皆輕。
  亢、牛、婁、鬼四宿屬金,其氣相於夏季,旺於秋,水躔其度則為恩,火躔其度則為仇,土躔其度則為用,木躔其度則為難,冬、春休囚,禍福皆輕。
  氏、女、胃、柳四宿屬土,其氣相於夏,旺於夏季,金躔其度則為恩,木躔其度則為仇,火躔其度則為用,水躔其度則為難,秋、冬休囚,禍福皆淺。
  房、虛、星、昂四宿屬太陽,利於晝,而不利於夜。心、危、畢、張四宿屬太陰,利於夜,而不利於晝。
  尾、室、貲、翼四宿屬火,其氣相於春,旺於夏,土躔其度則為恩,水躔其度則為仇,木躔其度則為用,金躔其度則為難,秋、冬休囚,禍福亦淺。
  箕、壁、參、斡四宿屬水,其氣相於秋,旺於冬,木躔其度則為恩,土躔其度則為仇,金躔其度則為用,火躔其度則為難,夏、秋休囚,禍福亦不重。
  已上恩用旺相者吉,休囚者凶,仇難旺相者凶,休囚者吉。
  第四十六章論緯星
  日太陽之精,人君之象也。其體徑一度半,自東而西,一日一周天,比天行欠一度,所行之路謂之黃道,與赤道相交,半出黃道外,半入黃道內。冬至之日,黃道出赤道外二十四度,去北極最遠,日出辰時入申,故時寒,晝短而夜長。夏至之日,黃道入赤道之內二十四度,去北極最近,日出寅日入戌,故時暑,晝長而夜短,春分,秋分,黃道與赤道相交當兩極之中,日出卯日入酉,故時和而晝夜均焉。
  月大陰之精,后妃之象也。體亦徑一度半,自東而西,一日一周,比天行不及十三度百分度之三十七,二十七日退一周天,所行之路謂之白道,與黃道相交,半入黃道內,半出黃道外,出入不過六度,如黃道出入赤道二十四度也。陽精猶火,陰精猶水,火則有光,水則會影。故月光生於日之所照,魄生於日之所不照。當日則光明,就日則光盡,與日月同度謂之朔。分天體為四分初八廿三,月行近日一分謂之近一,遠日三分謂之遐三,分受日光之度。故半明半暗,魄如弓張,上弦昏見。故光在西,下弦旦見。故光在東,衡分天中謂之望。十五日之昏,日入月出,東西相望,光滿而魄死也。光盡體復謂之晦。三十日,月行近日,光體皆不見也。凡日月順度,而又交照山向之時,堅造安葬皆吉。月行於白道,與黃道正交之處,在朔則日食,在望則月食。日食者,月體掩日光也。月食者,月入暗虛不受日光也。凡日食、月食之時,不可豎造安葬。
  五緯是五行之精,木曰歲星,春為令星,宜作東方龍;火曰熒惑,夏為令星,宜作南方龍;土曰鎮星,四季為令星,宜作四隅龍;金曰太白,秋為令星,宜作西方龍;水曰辰星,冬為令星,宜作北方龍。凡日月之交食,星辰之變異,以所臨分野占之,或吉或凶,各有當之者矣。故選擇者不可不知。
  第四十七章論星土
  卜氏曰:某州某郡分野可斷,此亦非妄語也。蓋天有分星,地有分野,上感下應一定,而不可移者也。如秀砂秀水出在卯,必主卯生人貴。或卯乙年成就功名,皆可預卜矣。又或穴前秀砂秀水在酉,即可占其居官多在趙分。或秀砂秀水現在戌,即可占其居官多在魯地。餘可例推,無不響應。然此特論其砂水已也。又要審其龍穴果是貴格,而氣運又當方盛之時者,百發百中,否則不驗。
  第四十八章論帝星
  朱子曰:帝者天之主宰,擇日當首重之。然通書所譚:帝星皆無可考。愚于《易》與《禮》經得之,月令于三春,則曰其帝太皞,其神勾芒,此蒼精之君,木官之臣,所謂青帝也。于孟仲夏,則曰其帝炎帝,其神祝融,此赤精之君,火官之臣,所謂赤帝也。于季夏月,則曰其帝黃帝,其神后土,此黃精之君,土官之臣,所謂黃帝也。于三秋,財曰其帝少嗥,其神薄收,此白精之君,金官之臣,所謂白帝也。于三冬,則曰其帝顓頊,其神玄冥,此黑精之君,水官之臣,所謂黑帝也。又稽《易》擊辭曰:帝出乎震,齊乎巽,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說言乎兌,戰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合而觀之曰:天之主宰,總一帝也。一分而為四矣,四分而為八矣,不但已也是。故驚墊三候到甲,春分三候到卯,清明三候到乙,所謂帝出乎震此也。穀雨三候到辰,立夏三候到巽,小滿三候到巳,所謂齊乎巽此也。芒種三候到丙,夏至三候到午,小暑三候到丁,所謂相見乎離此也。大暑三候到未,立秋三候到坤,處暑三候到申,所謂致役乎坤此也。白露三候到庚,秋分三候到酉,寒露三候到辛,所謂說言乎兌此也。霜降三候到戌,立冬三候到乾,小雪三候到亥,所謂戰乎乾此也。大雪三候到壬,冬至三候到子,小寒三候到癸,所謂勞乎坎此也。大寒三候到丑,立春三候到艮,雨水三候到寅,所謂成言乎艮此也。由七十二候,而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可類推已。故帝所到之期,乃吉期也;帝所臨之方,乃吉方也。楊公曰:春作東方吉,夏作南方吉,季夏作西南方吉,秋作西方吉,冬作北方吉,亦此意也。今人不信經典之言,而信無稽之論,惑亦甚矣。
  第四十九章論五星辨疑
  或曰:東方木,南方火,西方金,北方水,四隅土,此一定之位也。今五星又以子丑為土,以寅亥為木,卯戌為火,辰酉為金,巳亥為水,午為太陽,未為太陰,此無乃在天之五星,與在地之五行不同歟。曰五星、五行其理一也。蓋子丑是土之本宮,非直指子丑為土也。寅亥是木之本宮,非直指寅亥為木也。卯戌是火之本宮,非直指卯戌為火也。辰酉是金之本宮,非直指辰酉為金也。巳申是水之本宮,非直指巳申為水也。午為太陽之宮,未可直指午為太陽也。未為太陰之宮,未可直指未為太陰也。如金生於麗水,未可直指麗水為金也。玉出於崑崗,未可直指崑崗為玉也。或曰:七政所居之宮,亦有義乎?曰:懸象於天,莫大乎日月。故日居午,月居未,成形於地,莫大乎土。故土居子丑,運行於天地間,莫大乎四時。故木居寅亥,即春令也。火居卯戌,即夏令也。金居辰酉,即秋令也。水居巳申,即冬令也。一星盤之間,而乾坤大造化存焉。然則舜之齊,七政豈無謂歟。可見,七政選擇所最重者。或又曰:二十八宿,內有星日焉。虛日鼠,房日兔,昴日雞。然則在天果有四日乎?曰:否。此皆太陽流行之位,如古者天子巡狩四方,每方必有明堂相似,即指明堂為天子可乎?不獨此也,二十八宿分度盡皆七政流行之次,即如今之撫按官,每府縣必有行臺是也。善悟者,其自得之。
  第五十章論中針
  古人植八尺之臬,以定東西南北,則偏方之日影定是與中土不同,玄針則動,而有常者也。又不可以此例論,其子午定向,易地皆然。即如古人論中字曰:在堂以堂之中為中,在室又以室之中為中。地雖不同,莫不各一其中也。今人議偏方之針與中土不同者悮矣。但以戀夫益子之說考之,則子午正針略兼壬丙,此是確論。
  第五十一章論二曜
  歷騐太陰、太陽,山家至吉之神也。故造命選擇,皆當以此為重。所以已上俱說,皆自太陰、太陽言之。若五星四餘,定要逐時查考,難以預定。因立二曜流行定局于後,以便初學雖無流年臺曆,亦可趨吉避凶。
  太陽,陳希夷曰:日者,陰中之陽君象也。其德至剛,其體至健,其行天所以分晝夜,別寒暑,一日一週天,而比天為不及一度,一歲之積恰與天會。故日有三道者,黃道也。北至東井去極近,南至牽牛去極遠,東至角西至婁去極中,是中道、南道、北道為三道也。蓋南極至於牽牛,則為冬至,晝四十刻,夜六十刻。極北至於東井,則為夏至,晝六十刻,夜四十刻。南北極中,東至於角,西至於婁,則為春分、秋分,晝夜各五十刻。凡天行之分,正月雨水中氣後,太陽躔亥娵訾之次,其應甲丙庚壬。二月春分中氣後,太陽躔戌降婁之次,其應艮巽坤乾。三月,穀雨中氣後,太陽躔酉大梁之次,其應癸乙丁辛。四月小滿中氣後,太陽躔申實沈之次,其應甲丙庚壬。五月夏至中氣後,太陽躔未鶉首之次,其應乾坤艮巽。六月大暑中氣後,太陽躔午鶉火之次,其應癸乙丁辛。七月處暑中氣後,太陽躔巳、鶉尾之次,其應甲丙庚壬。八月秋分中氣後,太陽躔辰壽星之次,其應乾坤艮巽。九月霜降中氣後,太陽躔卯大火之次,其應癸乙丁辛。十月小雪中氣後,太陽躔寅析木之次,其應丙庚甲壬。十一月冬至中氣後,太陽躔丑星紀之次,其應艮巽坤乾。十二月大寒中氣後,太陽躔子玄楞之次,其應乙丁辛癸。其所躔之分,乃光所照之方,大可杆立三方四正,用之亦可叨光。是名山家帝駕所在之處,謂之歲空,凡天星地殺皆可制伏。遇房虛昂星四躔者,為太陽升殿,用之尤吉#4。若值日蝕天變者,太不堪用,切忌之。
  太陰,陳希夷曰:月者,陽中之陰,后妃之象也。其德至柔,其體至順,其行天所以佐理太陽,驗之夜影以為消息。月本無光,麗日而明,以不明之體言之,則純陰而象坤。晦朔之時也,越三日,不及三十七度強;而生明,始資日之明而有光,因謂之朔,謂陽之初生也。昏見於庚,越八日,不及日九十八度強;而資日之半明,因謂之上弦,謂陽之將半也。昏見於丁,越十五日,不及日一百八十二度半強;與日對望,資日之全明而大圓,因謂之望,謂三陽備見也。昏見於甲,又三日,不及日一百九十五度強;而生魄,與日之望偏,而陰魄始生,因謂之魄,言陰復生也。晨見於辛,又五日,不及日八十一度強;而半晦,半資日之明,因謂之'下弦,言陰生至半也。晨見於丙,又六日,去日之四百九十分,則不及盡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而與日交會,月之明全不能相資,復晦而不明,因謂之晦,盡沒於乙。其行天之度,一日之行得三百五十二度八百二十八分六釐,在日而不及十二度十九分度之一;在天而不及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積二十九日九百四十分日之四百九十九,而與日會合於辰次之所,是為一月十二會。得三百五十四日九百四十九分日之三百四十八分,而與天會,是為一歲也。故月有九行。九行者,黑道二出黃道北,赤道二出黃道南,白道二出黃道西,青道二出黃道束,並黃道,共九行也。故立春、春分,從青道分度在甲;立秋、秋分,從白道分度在庚;立冬、冬至,從黑道分度在壬;立夏、夏至,從赤道分度在丙;共日月合度之辰,三合照臨之方,為天德月德之星。故三月建辰,日月會於酉,出於庚,入垣於壬,故天月德在壬。六月建未,日月會於午,出丙入垣於甲,故二德在甲。九月建戌,日月會於卯,出甲入垣於丙,故二德在丙。十二月建丑,日月會子,出壬入垣於庚,故二德在庚。蓋子午為日月之始終,卯酉為日月之出沒,故其分度多而有太陽、太陰也。其他月分所臨之宮乃太陰升殿入廟之時,大可杆立,凡天曜地殺盡可制伏。若值月蝕天變者,大凶。
  太陽永定圖
  冬至本日箕四小寒本日斗十大寒本日牛三立春本日虛一雨水本日危七驚墊本日室七春分本日璧三清明本日奎九穀雨本日婁七立夏本日胃九小滿本日昴八芒種本日畢十一夏至本日井初小暑本日井十四大暑本日井廿九立秋本日柳十處暑本日張五白露本日翼三秋分本日翼十八寒露本日斡十三霜降本日角九立冬本日氏三小雪本日房二大雪本日尾二
  假如冬至,本日太陽在箕四,次日即在箕五,又次日即在箕六,以次數去節節皆然。
  太陰永定圖
  正月初一二子二月初一二亥三月初一二戌四月初一二酉五月初一二申六月初一二未七月初一二低八月初一二巳九月初一二辰十月初一一卯十一月初一二寅十二月初一二丑
  假如正月初一、二太陰在子,初三、四、五即入亥,初六、七即入戌,以次數去月月皆然。○已上皆日月運行之度,驗於當時而不易者也。日月之宮既定,則命宮、身宮可知,而五,星四餘可推矣。此選擇之要務也,學者其首重之。
  第五十二章論天機此章至六十章皆饒安李氏論。
  木德東方號歲星,厥色亦維青,行有留伏順與逆,常度見諸曆。留時名日長喪曜,臧福興灾兆,入逆又名灾愁星,主禍卻非輕。伏時乃號天欄杆,禍福總無干。此星順軌無他曜,致福定須驟。當其順軌遇刑星,臧半福力輕。其行六日歷一度,此一非常路。或時三日一度遊,或時五日週。大抵一年移一宮,此是總行綜。十二年中一小週,密度要詳求。幾時歷遍大週天,八十有二年。○若是東方龍,得之大可杆立,不問天懼地殺,俱可降伏。遇角斗奎並為入廟,箕壁參斡為得勢。值順軌者吉,伏逆者凶。
  第五十三章論火星
  南方熒惑火之精,列象甚分明,行有疾遲並順迸,伏留宜詳識,遲留伏逆總興灾,順軌主福來。入留改號日天虹,招火最為凶。逆號天攻破家星,瘟疫遭天刑。入伏名號黑天曜,作惡極殘暴。入垣旺樂總祥,權耀煥文章,其行大度細推論,莫作等閑星。一十八時週一度,乃建順遊路。五十日內一宮移,此際任施為。降福須知在此時,坐向總相宜。更遇入拖旺樂宮,催春怏如風,此星專主文章貴,怍元登及第。更主神童入廟廊,宰相近君王。若遇遲留井伏逆,二日一度歷。兩月挽方過一官,此際極興凶。疾行七日過五度,四十五日一宮就。遲退行時三四月,拾好一宮越。二年歷一小週太,妙訣不輕傳。七十九載大週天,密度細精研。○南方龍,得之大可杆立,三合四正亦吉。遇尾室觜翼為入廟,斗角奎井為得勢,凡天曜地殺俱可降服。若值順軌吉,伏逆凶。
  第五十四章論土星
  坤德中央號鎮星,戊己土之精,經中又曰地羅喉,吉凶細推求。行有伏逆遲與順,逐一細詳論。伏時名號曰瘟星,懼犯禍非輕。晉時又名曰暗曜,亦主興灾兆。逆時名喚破家星,逢之橫禍生。入垣旺樂順相逢,富貴永興隆。若遇月孛同到宮,凶吉半相從。其行三歲一宮移,大週小週隨。五十九年是週期,厚重故行遲。○西隅龍,得之大可扦立,凡天曜地殺悉可制伏。氏女胃柳為入廟,尾室貲張翼為得勢,值順軌者吉?伏逆者凶。
  第五十五章論金星
  西方太白是金星,又號曰長庚,行有遲留順與逆,占喉分晨友。伏見循時行順軌,造福真無比。失度經天非所宜,兵革禍相隨。與火同宮為受制,斯時何足貴。與土同宮正得宜,福扭勝常時。當其遲逆並遲行,無凶福亦輕。只畏孛及羅計同,臧力莫相逢。日月水星同到位,一舉登科第。其行日半週一度,一月一宮就。一年行歷日週天,與度每相聯。大遍週年是幾時,記取八月期。此星大抵不為灾,逢之福澤來。蓋照三方為大利,尤喜大陽聚。入垣升殿喜稱懷。官貴到三台。若值木星同到垣,敵國富堪言。○西方龍,得之大可杆立,凡天曜地殺盡可制伏。遇亢牛婁鬼為入廟,氏女胃柳為得勢,值順軌者吉,伏逆者凶。
  第五十六章論水星
  北方水德曰辰星,懸象列天庭,行有疾遲伏逆時,常順無逆期。此星大抵主為祥,遇日福無量。若值退遲力稍臧,孛火同相反。其行常近太陽旁,為相輔君王。一日常行一度半,一月一官算。遲行六十九日移,疾行二十期。最疾十七過一宮,每月不相同。大抵一年週小遍,密度宜查看。六十五載大週天,妙訣不盡言。○北方龍,得之大可扦立,不問天曜地殺悉可制伏。遇箕壁參翰為入廟,亢牛婁鬼為得勢,值順軌者吉,伏逆者凶。
  第五十七章論紫氣
  木星之餘為紫氣,為福此為最。禎祥瑞慶喜相逢,所作盡亨通。此星大抵多招福,性善無凶毒。入垣旺樂更非常,密度可推詳。其行常順易尋求;無遲逆伏留。大抵一月行一度,年週十二度。三年共行過一宮,此足定游綜。歷遍渾天一大週,二十八春秋。○宜東南方龍。
  第五十八章論月孛
  月孛多是水餘精,名號大陰神,又名彗箒大將軍,臧福助凶深。五星順軌恰相逢,亦有助福功。若是逢逆星甚惡。逢孛凶大作。月孛入垣與樂廟,禍福觀他曜。他曜凶兮愈助凶,吉則吉相從。其行無有遲留逆,一月三度歷。九個月中過一宮,行度有常踪。十二月中行幾度,恰好四十九。幾時行遍小週天,密度好推研。六十二年週天遍,天度宜詳等。○宜東北方龍。
  第五十九章論羅
  羅本是水之餘,天首名不殊,不逢忌曜最有權,凶吉細推研。全無伏逆與遲留,常道逆行遊。此星大抵性凶惡,為福力全簿。朔遇太陽同度時,日蝕不須疑。望遇太陰同在度,月蝕為凶咎。當其薄蝕最為崇,萬事不堪逢。惟有入廟逢火星,助福力非輕。一十九日行一度,一月度半就。十八月中移一宮,諸曆總相同。十九年時一小週,步步逆行遊。大週九十有三年,天機莫亂傳。○宜火土龍。
  第六十章論計都
  土餘名號計都星,蝕神豹尾稱。此星性與羅喉似,凶多吉少遇逆行。常度也無形,伏遲不用評。日月同度即相蝕,為惡最為凶。入垣廟樂看同星,凶吉卻相仍。火土同官軌順時,為福不須疑。若當火土伏逆際,橫禍從天至。其行常與火羅對,都無留順退。十九日中行一度,度半一月過。一年半始移一宮,小週十九通。九十三年一大週,循環有何休。○宜土金龍。
  儒門崇理折表堪輿完孝錄卷之二竟
  #1『火』字原誤為『大』字,據文義改。
  #2原『十九』後脫一『分』字,據文義改。
  #3『又』字後脫『次』字,據文義改。
  #4『吉』字原誤為『告』字,據文義改。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三
  ○選擇條例引
  此選擇一書,固皆古今不易之理,而有補於龍穴砂水之用者也。但陰陽之定體,五行之常性,與夫各位神殺,皆不可不先知者。因預例條例於自,以便初學。凡安葬,不必拘大葬日、小葬日。凡豎造日,亦不必拘定大豎造日、小豎造日。只要龍神合中和之氣,坐向得吉曜,相扶立命,又得地逢時足矣。然坐向星辰之吉凶,定要以七政為主,慎不可為邪說所惑。
  ○龍穴陰陽五行例
  自寅宮斗三度起,至卯中心三度止,皆屬陽木。自卯宮心四度起,至辰中角十一度止,皆屬陰木。自巳宮軸九度起,至午中張九度止,皆屬陰火。自午宮張八度起,至未中井二十七度止,皆屬陽火。自申宮井八度起,至酉中畢一度止,皆屬陽金。自酉宮畢二度起,至戌中婁四度止,皆屬陰金。自亥宮奎一度起,至子中危七度止,皆屬陰水。自子宮危六度起,至丑中斗二十二度止,皆屬陽水。辰末十八度同戌末十八度,皆屬陽土。丑末十八度同未末十八度,皆屬陰土。
  ○年月日時陰陽例
  甲、丙、戊、庚、壬,天干之陽;乙、辛、己、丁、癸,天干之陰也。子、寅、辰、午、申、戍,地支之陽也;丑、卯、巳、未、酉、亥,地支之陰也。
  年月日時五行例
  甲、乙、寅、卯屬木,丙、丁、巳、午屬火,戊、己、辰、戌、丑、未屬土,庚、辛、申、酉屬金,壬、癸、亥、子屬水。
  ○四時陰陽五行例
  立春後三十六日屬陽木,次三十六日屬陰木,又次十八日屬陽土。立夏後三十六日屬陰火,次三十六日屬陽火,又次十八日屬陰土。立秋後三十六日屬陽金,次三十六日屬陰金,又次十八日屬陽土。立冬後三十六日屬陰水,次三十六日屬陽水,又次十八日屬陰土。
  ○三元例
  十干是天元,十二支是地元。子中藏癸、水,丑中藏癸、巳、辛,寅中藏甲、丙、戊,卯中藏乙、木,辰中藏乙、癸、戊,巳中藏丙、戊、庚,午中藏丁、己,未中藏乙、己、丁,申中藏庚、壬、戊,酉中藏辛、金,戌中藏辛、丁、戊,亥中藏壬、甲,此皆人元也。
  ○五行生死例
  甲木生在亥,死在午;乙木生在午,死在亥;丙戊生寅死酉;丁己生酉死寅;庚金生巳死子;辛金生子死巳;壬水生申死卯;癸水生卯死申。凡沐浴、冠帶等例,皆自長生上起。如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胎養是也。
  ○五行生尅例
  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此是五行相生。木尅土,土尅水,水尅火,火尅金,金尅木,此是五行相尅。
  ○經星例
  危十二過子,女一過丑,斗三過寅,尾二過卯,氏一過辰,翰九過巳,張十四過午,柳四過未,井八過申,畢六過酉,胃三過戌,奎一過亥。星、虛、房、昴是太陽之位,張、危、心、畢是太陰之位,角、斗、奎、井是木星之位,尾、室、觜、翌是火星之位,氏、女、胃、柳是土星之位,亢、牛、婁、鬼是金星之位,箕、壁、參、松是水星之位。
  ○緯星例
  子丑土之位,寅亥木之位,卯戌火之位,辰酉金之位,巳申水之位,午太陽位,未太陰位。餘皆奴星計附,子黑附寅,孛附申,羅附戌。
  ○命宮例
  太陽所到之宮即是命宮,太陽所
  居之度即是命度。假如萬曆癸未年正月十四日卯時,太陽在子宮虛一度,即以土為宮主星,以太陽為度主星。辰時,太陽到丑宮井干三度,即以土為宮主星,木為度主星,他做此。
  ○身宮例
  太陰行到之官即是身宮,太陰所居之度即是身度。假如萬曆癸未年正月十四日卯時三刻,太陰到午官柳五度,即以太陰為宮主星,以土為度主星。辰時,太陰到未宮并十度,即以太陰為宮主星,木為度主星,他倣此。
  ○令星例
  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四季月、土是也。
  ○用星例
  木見火,火見土,土見金,金見水,水見木是也。
  ○恩生仇難例
  生我者為恩,尅我者為難,我尅者為仇,我坐者為主。
  ○年起月例
  甲己之年丙作首,乙庚之歲戊為頭;丙辛之歲從庚上,丁壬壬位順行流;更有〈戊癸從何起,甲寅之上細追求。假如甲已之年正月起丙寅,二月即是丁卯,三月即是戊辰,以次順行,餘放此。
  ○日起時例
  甲己還加甲,乙庚丙作初;丙辛從戊起,丁壬庚子居;戊一癸何方發,壬子是真途。假如甲己日,子時起甲子,丑時即是乙丑,寅時即是丙寅,以次順行,餘倣此。
  ○大運例
  甲、丙、戊、庚、壬,陽年也。乙、辛、己、丁、癸,陰年也。凡堅造起運,陽年順行,陰年逆行,與命家起男子運同。凡安葬起運,陽年逆行,陰年順行,與命家起女子運同。皆從月令上起等。假如甲子年二月建丁卯,順運即起戊辰,己巳、庚午依次而行;逆運即起丙寅,乙丑、甲子、癸亥亦依次而行,皆論支不論干,他倣此。
  ○大運歲數例
  每月節氣在前,中氣在後,如立春是節氣,雨水即是中氣,日月皆然。凡大運止看節氣,不看中氣。陽年看在前節氣,陰年看在後節氣。每有三日,即作一歲起筭。假如陽年立春三日前用事,即是一歲運。六日前用事,即是二歲運。九日前用事,即是三歲運。十二日前,即是四歲還。十五日前用事,即是五歲運。餘倣此。陰年立春三日後用事,即是一歲運。六日後用事,即是二歲運。九日後用事,即是三歲運。十二日後,是四歲運。十五日後,是五歲運。餘亦倣此。又或零一日者,即除去不又等。零二日者,即加作三日筭。零一日半者,准半歲入算。
  ○小運例
  凡起小運,皆以歲君天干為主星。命家亦云:歲用天干,運用地支,亦此意也。假如甲乙年木是小運,丙丁年火是小運,戊己年土是小運,庚辛年金是小運,壬癸年水是小運,即命家歲運是也。外有月令起運,皆與大運同。日神起運,皆與小運同。
  初限例
  此與星家起童限相似,一命二財三疾厄,四妻五福順行流,六歲卻從官祿起,逆旋數到命宮休。假如立命坐子,則一歲在本宮限主屬金#1二歲行財帛宮,宮分在巳,限主屬水。四歲行妻妾宮,官分在午,限主屬太陽。五歲行福德宮,宮分在寅,限主屬木。六歲行官祿宮,宮分在卯,限主屬火。七歲又行轉福德宮。八歲行到相貌宮,宮分在丑,限主屬土。九歲又到命宮。九歲後起大限,他宮安命,皆以此例推之。
  大限例
  凡起大限,皆除初限九年外,然後自命宮度主上筭起。凡一宮三十度,三度管一年,行過度數即除以未行者,起筭皆自右順行向左,此自命宮起限處言之。餘皆十年行一宮。假如立命在子宮危十一度即是十歲起限。若在危九度,即是九歲起限。若在危六度,即是八歲起限。若在危三度,即是七歲起限。餘倣此。或立命在子宮女二度則本宮皆除盡無餘行初限九年外大限即入丑。
  小限例
  凡起小限,皆自本年太歲上算起,不物陽年、陰年,俱是自左逆行向右,一年行一宮。月限自流年上數,正月起;日限自月上數,初一日起;時限自日上數,子時起。假如太歲在未,未上即是一歲,午是二歲,巳是三歲。逐宮右行,十三歲又在未上,周而復始,一年行一宮。月在年上起,一月行一宮;日在月上起,一日行一宮;時在日上起,一時行一宮。
  ○三方例
  申子、辰亥、卯未、巳酉、丑寅、午戌、艮丙辛、乾甲丁、巽庚癸、坤乙壬,此皆三方也。
  ○四正例
  子午、卯酉、寅申、巳亥、辰戌、丑未、乾坤、艮巽、甲庚、丙壬、乙辛、丁癸,此皆四正也。
  ○夾宮例
  壬癸夾子,子丑夾癸,癸艮夾丑,丑寅夾艮,艮甲夾寅,寅卯夾甲,甲乙夾卯,卯辰夾乙,乙巽夾辰,辰丙夾巽,巽午夾丙,丙丁夾午,午未夾丁,丁坤夾未,未庚夾坤,坤庚夾申,申酉夾庚,庚辛夾酉,酉戌夾辛,辛乾夾戌,戌亥夾乾,乾子夾壬。又亥丑夾子,子寅夾丑,丑卯夾寅,寅辰夾卯,卯已夾辰,辰午夾已,巳未夾午,午申夾未,未酉夾申,申戌夾酉,酉亥夾戌,戌子夾亥。又壬艮夾癸,癸甲夾艮,艮乙夾甲,甲巽夾乙,乙丙夾巽,巽丁夾丙,丙坤夾丁,丁庚夾坤,坤辛夾庚,庚乾夾辛,辛壬夾乾。
  ○符頭例
  一節分三喉,一喉五日,以甲己作符頭,下臨子午,卯酉為上喉;臨寅申,巳亥為中喉;臨辰戌,丑未為下喉。凡上喉符頭所到日時,即是交節之期。如本日立春。本日即遇上喉符頭,則本日作立春氣喉看。或立春先日遇上喉符頭,則先日作立春氣喉看。或立春後日遇上喉符頭,則直待符頭到日,方作春氣喉看,此是超神接氣法也。
  ○畫夜星辰例
  自卯至酉為晝,當以命度為主,宜見日木土。自酉至卯為夜,當以身度為主,宜見月火金。蓋日木至皆屬陽,宜於晝,而不宜於夜。月火金皆屬陰,宜於夜,而不宜於晝。水星雖屬陽,而其性無常,或利於晝,或利於夜。
  ○地盤名號例
  子名玄楊,又曰寶瓶;亥名娵訾,又曰雙魚;戌名降婁,又曰白羊;酉名大梁,又曰金牛;申名實沈,又曰陰陽;未名鶉首,又曰巨蟹;午名鶉火,又曰獅子;巳名鶉尾,又曰雙女;辰名壽星,又曰天秤;卯名大火,又曰天竭;寅名析木,又曰人馬;丑名星紀,又曰磨竭。
  ○天盤宮分例
  地盤十二宮,雖有闊狹長短之不同;大約天干十二位,即界於地支之兩間,左右各分得七度半,共成十五度。如癸界於子丑之間,則左分丑宮七度半,右分子宮七度半,共成一十五度。壬界於亥子之間,則左分子宮七度半,右分亥宮七度半,亦共成一十五度。子宮左右各分去七度半,本宮亦止得一十五度。餘皆倣此。今人皆以癸統於子,壬統於子,壬統於亥,又或以三七分之。似此之例,未免失之偏枯,央不可憑。惟今之司府定時日規,皆以天干界於地支之兩間,此一定之法也。天盤分度,當以此為式。
  ○日月交會例
  正月會於亥,二月會於戌,三月會於酉,四月會於申,五月會於未,六月會於午,七月會於再,八月會於辰,九月會於卯,十月會於寅,十一月會於丑,十二月會於子。即官曆上望日時刻推之,則交會之時刻可知,此定朔之法也。
  ○畫夜長短例
  夏至晝極長,有六十刻;夜極短,止有四十刻。自夏至符頭日後,即有加臧乘除之漸,大約以九日為率,晝漸臧一刻,夜漸加一刻。加臧到冬至符頭之日,晝極短,止有四十刻方,寅午戌年占午方,巳酉丑年占酉方。
  ○對沖例
  即天干受尅地支,相沖是也。如甲子人忌庚午,庚午生人忌丙子,乙丑人忌辛未,辛未生人忌丁丑,丙寅人忌壬申,壬申生人忌戊寅之類。然相沖之內,又有輕重不同。如子生人見午,則內沖外,其禍必淺。若午生人見子,則外沖內,其禍必深。支沖而干不受尅,干受尅而支不沖者,皆不在此例。
  觀星節要凡三十四條
  一觀星之法,先辨太陽、太陰,自太陽初出之時,數到所用之時,則命之宮度可知;自太陰初出之時,數到所用之時,則身之宮度可知;皆以度主為要,宮主次之。蓋宮主猶府尉也,度主猶縣令也,令近民視尉尤切。宮主必要逢生得令,不要受尅制,不為太陽所伏,及三方#2四正無星相尅,更看度主。又坐高強,又坐祿馬長生歲駕。又逢旺得時,方可為妙。
  一立命立身既定,更看是晝是夜。晝則宜看命度主、命宮主,遇日木土計氣為用神者,皆吉。見月火金孛羅者,皆凶。夜則宜.看身度主、身宮主,遇月火金孛羅為用神者,皆吉。見日木土計氣者,皆凶。
  一造命須先看福德宮為緊,如人之生命亦以福德為最。蓋有福則有妻子,立名利,致富貴。福德既虧前數者,未見其可得也。福德者,乃造命之主。若得福居祿,祿居福,身主命,主入福。又有日月照福德,權貴蔭映之星入福德,金水夾主居福德者,皆生有福之人,出入性必端厚,量必寬洪,而有福有壽。若見土計坐福德者,作後亦可玫福。或福德宮犯刑囚耗星,切不可作。若悮作之,必招凶禍,且出人必多刻薄凶狠,奸謀詭譎、好鬥好殺、不忠不孝之流。如福德宮無好星辰,又看三合對照有何星守照。如三合對照守照俱無星,亦未可便言其吉凶,更看財帛宮如何。
  一財帛宮,亦人生受用大端也。或遇福德守財帛,日月照財帛、田宅、互垣,身命二主臨財財帛。又逢生旺得令、得時,作後必生有祿之人。如人既是有財,則可以養妻子、致奴僕,既有財亦有名。若財主失經刑囚照財,作後必主財穀虛耗,出愚蠢無用之人。如財帛宮不好,又未可便言其吉凶,又當看田宅宮何如。
  一田宅之位,亦人生受用之源。如田宅主星不起,或有福德守田宅,日月照田宅,身命坐田宅,作後必生有財名望之人。既有田宅,則妻子皆自田宅而出。若福德、田宅、財帛三宮,既無吉星,必不可作,又宜另選吉期,方能為福。
  一看作後行限如何,如人一生命好身吉。若行限不好,卻不作發福論之。蓋命好不如限好,如身命好,行限又好,方是吉期。蓋命為魂,身為魄,限為血氣,三者須要相扶。譬如人之一身血氣,稍滯則不流通。故為寒熱相攻,瘡毒並行,風邪客氣得以侵之。若血氣和暢,其身既壯,安得有病。
  一行限須要向明不背,方吉。何謂向明,夜見火金月當限,日見日木土當限,皆謂向明,發福可期。如日不曾見,日木土星又皆獨見,金月火星照限行限,又經行的殺劫殺羊刃三殺空亡之上,作後必不發福。
  一凡大小限,以作日後,交神殺祿貴;以冬至日後,交命宮行度。九歲以前在小限,至十歲上本生度起行。
  一造命須要看得令為緊,如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土則寄旺四季為令。令者,如臣稟君令,宣真教化,生民休戚係焉。以令主之,不背則赫然號令,從所瞻仰。立春木為令主,發生則萬木萃於春,生人亦清麗煥彩。然木既主令,金不可尅木,乃掌時月之星,金當藏刃,土則培木,只怕金土參差,是為逆亂伐上禍由。期發主為凶厄,夏月火腸當空,水縱泛溢,豈敢侵月令之火,金廢則沮於爍石流金之勢何所用焉,亦當廢棄。故夏金多行南方。若金火日用事,必生酒色之徒。大抵當廢之星,用事日值之後,出人必志大謀疏,虛空無實,愚而好自用,平生快然,易於退失。只怕金水相合,與火爭勢,為反逆之曜,以此日用事,必主凶敗。秋金用事,大火西流,本自棄置,萬木黃落。當廢之時,惟金司令,逆金為禍。若木火相合,即不受令,又有陸梁,安得不凶。冬水陰沍,必藉火為順流溫助之宿。土為隄防之星,皆無傷用事之詩,卻水木無相生之理,相合冰凍。若水星夜見,以之用事,必生孤寒之人。大抵令星春時,必借土為栽培之宿。冬月火土自為相生相養,亦與水而濡沐。雖星廢不當時,卻畢竟相為表裹,皆士巳只有火金月不可相見,必不能相順,見之一禍發。令星從陽則吉,為贊助協翊之星;逆則凶,為跋扈飛揚之宿。所以順者,或引陽,或從陽,遠在十度,不為克奪。所謂逆者,侵陽用事,令星最要得日君行事,居有氣之位,與命主不相背反,方為令自己出,稍為克奪,則是聽令於人。令星司奪,當之必死;令星司福,用之必祥。五星犯殿傷宿,即克奪之星也。學者務宜詳察用,不可息忽。
  一太歲最為緊要。大凡立命,須要吉星臨駕,與太歲相關攝,則富貴可必。若歲君不收錄,則亦無用。又忌殺星破駕,凡作用皆以身命與德德為重,有祿無福,福將安享;有命無身,命將安係。
  一凡殺星不要逢時,要失時,春木逢金,冬水逢之之類。殺星失時,主星有氣。凡火為殺不宜於晝,土為殺不宜於夜,木為殺防春,金為殺防秋,水為殺防冬,火為殺防夏,此皆得時失時之妙論。
  一金星若在太陽之宮,名曰映進;若命主在太腸之前為特進,又名曰金星映日。又曰金星當權皆主權貴;太陽之前,只喜身度。主命度主及金星在前者,皆作貴論。若太陽之前,或是刑囚暗耗,名曰誤進,並皆不吉。命主及金星在太腸之後者,名曰後進,其福臧半。
  一諸星並行,有先有後。大凡殺星,則欲其前行,主星則欲其後至。且如水火二星同行,水能尅火,則以水為殺星。如水星在前行,則不能尅火。如火在前水在後,其殺逼身最為大害,不可不審。諸星皆然。《經》云:殺前主後,當膺藩輔之權;殺後主前,必有徒流之患。
  一諸星退行,有退而有力者,有退而無力者。且如退而有力,火金二星同行,金在前火在後而退行,此殺星不敢進前,以尅其金,是退而有情。如或金星退遇火順行,是退而逢其殺也。五曜皆然。亦有退而升殿,退而入垣,退而逢生,皆為吉。論或退而坐殺,退而逢殺,或退惡弱之宮,並作凶推。
  一遲、留、伏、逆,五星中緊要,學者不可不明。遲則忌度,留則不行,伏則不見,逆則退行。有用之星,順行為福,遲、留、伏、逆,進退減力。《經》曰:順則優游,逆則退縮,留則拘繫抑鬱,伏則韜晦無光。如命午太陽,忌木炁同躔,木前日後,退之為禍,日前木後,退之為福。留者用星,留於實地,為福久遠。殺星留於實地,為禍不休。若留於虛地,禍福皆無。伏者用星,伏則無力,忌星伏則無灾。逆者退行也,有退為福,有退為禍,以理推之。《詩》曰:五星遇日須當伏,三合逢陽必定留;若是對宮為逆度,不逢陽處是為遲。
  一羅計截斷半天星,有吉有凶。或截斷諸星在左,而限行右,名曰反背。行限不遇諸星,故也又有升沉之不同。或日間而諸曜當天,截在辰巳午未申位而有星,行限從酉戌亥子丑寅位而無星者,為不得體。又有夜間斷截在戌亥子丑寅位而有星,行跟從辰巳午未申位而無星者,皆為升沉之不同,並不合格。
  一羅計截斷半天星,斗有跳出一星在外者,當專論在外一星禍福。如跳出一星為福主、祿主、命主、身主,或官魁、權貴星,夜火、夜月、晝木、晝土,皆為得格,作後必出富貴名利之人。如跳出一星為刑囚暗耗,或奴僕主羊刃、劫殺、的殺,主晝火、晝金、夜土,漏出在外者,皆不合格,出人必主貧賤勞碌之事,度世無成,不為吉論。
  一截斷不要太陽跳出,如太陽隔在外,名曰孤君。孤遁君而無輔,極為不好。蓋太陽乃君王之象,必欲星輔佐而行,或左右皆為吉論。若太陽孤立,雖親輔之人,亦多遠之,出人必主勞苦。
  一諸星聚會,有吉會,有凶會。吉會者,為命主身度主官魁福祿,或化權貴蔭印,皆為吉會。會雖是火羅計孛,亦無害。如不為前項等星,而為的劫羊刃等主。或化刑囚暗耗,皆為凶會,學者不可不察。
  一身命主坐奴僕,有凶有吉。如貴人之命,多有身命主入奴僕而貴者,亦有入奴僕而賤者。如奴僕宮主,原是貴人、祿馬、長生、帝旺、爵駕、殿勳、權祿之地,皆出富貴利達之人。如奴僕宮主,原是劫的、羊刃、死絕、暴敗之卿,而身命限主居其上者,必出勞役無成之人,學者最宜詳察。
  一造命須是四正為緊,或日月照四正,或金木照四正,福德照四正,或用星居四正之地,並主富貴。亦有火羅計孛守四強及化得好者,亦為合格。如有刑囚暗耗等星,居於四正宮中,而逢相尅之曜,皆主破敗。
  一看諸星皆如看命之法,亦看三合,亦看正照,方斷吉凶。大抵論三合四余,輕五星重對照。四余重,五星輕,四余乃橫衝直突之曜也。
  一十干坐命,如六甲年,不要立命在金宿度上,名曰鬼尅,皆主不安。只喜坐生星坐水宿,名曰父母之上。坐土宿,名曰財帛之上。坐火宿,名曰脫局之上。當以意會消息,得時得令為妙,餘倣此。
  一身命坐祿、坐貴、坐長生、坐庫、坐駕、坐殿、坐夾貴窠、坐祿馬樞、坐生旺卿,皆主富貴。不然,亦主衣食盈饒。《天玄賦》云:祿馬貴人持世立身,須主清高咸池。凶殺臨身,出處必然微賤是也。
  一身命坐劫的、芒刃、暴敗、空亡、死絕、三殺、飛廉殺者,皆主出人心險、行怪、不亡#3、不義、兇暴、勞苦。
  一夾身命要日月夾、福德夾、官魁夾、印貴夾、三合拱之者,皆吉。或命度主身度主起在別處而夾拱之者,並主吉。
  一劫的、芒刃之宮,或凶星夾照,其凶敗不可勝言。然無官符不成殺刃,無歲破不成劫的,無病符不成疾厄,此乃五行真生殺。
  一官祿不要星尅,其宮名曰官鬼。且如官祿在寅地,卻不要金星入內,亦不要三合四正宮值之,皆主出人健訟,不然遭官事,亦無食祿之分。
  一官祿、福德二宮,最要吉星臨之。如日月居官祿、福德,或福祿居官福,水、日、金、月各居官祿,行限遇之,皆主發福。如官、福二宮無星,或弔起吉曜居其上者,亦吉。又看對照三合之宮,以斷休咎。
  一造命只可求其主星、命度、命主、身度、身主,看強弱禍福,不必諸星一一高強,一一得地。故《經》云:一星得地,終生貴顯吉人。又云:使一星背而莫究其非,縱群曜吉,而莫能為福。譬如,五七員官在任,不必員員皆職,而其中有一員得力則群從州縣莫不刮目。觀星當以理推,其次看限主行限,須要限主高強得地,受生吉星交會,方為好限發達。不然,皆為不福。
  一論五星,無毋推究太陽、太陰躔度次舍,斷禍福吉凶、貧賤富貴,十有九中,蓋命宮以太陽為主,身宮以太陰為主,主本既端,何所根蒂。故日當推太陽,夜當推太陰。如日間太陽逢惡曜,夜問太陰逢凶曜,定主出入貧賤天折。日間吉宿逢陽,夜間言星釣月,必主出入富貴顯達。然猶當論其在度中,與不在度中也。
  一星辰俱善柔,而不能作大事,又要一凶星以助其權。大凡吉星多,凶星少,則以吉論。凶星多吉星少,則以凶論。如貴人之命,非權殺不能治世。
  一造病皆要日月明潔,方為吉論。蓋天地以日月為主,若日月明今,方始貴顯。《經》云:貴人日月要分明,日月不明非貴人。
  一元守之星固好,又恐流年之星為患。如限主又惡又弱,流年凶星又重,亦能為灾,不可不察。若限主健,只是流年為禍,必候凶星出後方好。故《經》云:元守雖然無咎,流年又怕為灾;元守雖醇,尤勝膏梁之有味,流年為患,譬猶橫潦之無根是也。故欲善選擇者,必要元守星昔吉,限主不陷衰弱者,然後用之。
  儒門崇理折表堪輿完孝錄卷之三竟
  #1此處原缺字,疑為『金』,據文義加。
  #2『三方』原誤為『三萬』,據前目三方例改。
  #3『不亡』疑為『不仁』之誤。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四
  ○七政引
  七政者,即太陽、太陰、木、火、土、金、水是也。凡山家坐向吉凶,皆本於此。其法但要先查天運之流行,然後能知氣化之盛衰消長;次要仰觀天文,然後分星可明;又次要俯察地理,然後分野可辯。由是吉可趨,而凶可避,真選擇之要機也。因詳發于左。
  ○七政發用
  太陽是火之精,至吉之神也;降福不降禍,惟日食之時甚凶。○太陰是水之精,次於太陽者也;亦降福不降禍,惟月食時凶。○木曰歲星,冬、春禍福甚緊,夏、秋禍福遲。
  火曰熒惑,春、夏禍福甚緊,秋、冬禍福遲。
  土曰鎮星,四季禍福甚緊,春、秋禍福遲。
  金曰太白,季月、秋月禍福甚緊,夏、冬禍福遲。
  水曰辰星,秋、冬禍福甚緊,春、夏禍福遲。
  氣是木之餘,禍福次於歲星。
  孛是水之餘,禍福次於辰星。
  羅是火之餘,禍福次於熒惑。
  計是土之餘,禍福次於鎮星。
  星、虛、房、昴,太陽之行宮。張、危、心、畢,太陰之行宮。角、斗、奎、井,木之行宮。尾、室、觜、翼,火之行宮。氏、女、胃、柳,土之行宮。亢、牛、婁、鬼,金之行宮。箕、壁、參、斡,水之行宮。此皆七政流行之度,遇生扶者吉,遇尅洩者凶。
  陰陽五行之圖
  此陰陽五行之定體,本於河圖之數也,皆以地支為主。其天干十二位,皆居其位,而不專其氣,定須自右向左筭去。
  人元一定之圖
  天干謂之天元,地支謂之地元,此是支中之所藏者謂之人元,皆造命選擇者之不可缺。故詳具于圖詩曰:子宮癸水在其中,丑癸辛金己土同;寅宮甲木兼丙戊,卯宮乙木獨豐隆,辰宮乙戊三分癸,己宮庚金丙戊叢;午宮丁火井己土,未宮乙己丁共宗;申宮壬水庚金戊,酉宮辛金庚亦從;惟有戌宮丁辛戊,亥宮壬甲是真宗。
  五行生死之圖
  長生、沐浴、冠帶、臨官、帝旺、衰病、死、墓、絕、胎養,以次數去,陽順陰逆,陽死陰必生,陰死陽必生。胎養生是進氣,冠帶、臨官是旺氣,沐浴是敗氣,衰病是退氣,墓是藏氣,死絕是盡氣。凡進氣死不死、退氣生不生。亦有死地不死、絕處逢生者,此皆造命者不可不知。
  五行生尅之圖
  此即《河圖》,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其一生一尅,皆五行自然之性也。選擇者苟能知其生尅之性,而行其制化之道焉,必無太過不及之患矣。豈不足以趨吉而避凶耶。
  太陽出入圖
  今星家皆謂:太陽出在卯,入在酉。此不過大約之數也。欲善選擇者,定須以此圖考之,方是時刻無差。
  太陰晨昏圖
  臺曆載:太陰朔後昏度,望後晨度,此亦大約之數也。欲善選擇之法者,定須以此圖考之庶幾時刻不差。
  星辰分野之圖
  此是在地之分野,應在天之分星者也。選擇者不可不知,觀氣運者亦不可不察。
  經星過宮之圖
  此是二十八宿之定局,七政運行之次也。下應一十二州分野者,不可不察。
  星辰定位之圖
  每宮經星皆三十度有奇,共三百六十五度有奇,零四分度之一#1,各宮奇零之餘數也。查七政者,依此十二曜,分屬十二宮,皆原位也。起貴人祿馬者准此。如癸祿在子,即查土星落處是祿元,餘放此。四餘皆從主氣看。
  氏三入卯尾三寅,斗四度兮丑中尋;
  女至二度方過去,危十三度亥中輪;
  周天星度之圖
  奎二入戌胃四酉,畢七度兮移過申;
  井九過未柳四午,張十五巳軫十辰。
  星辰垣局之圖
  凡緯星在木氣之宮、坐本氣之度者,謂之居垣。在生氣之宮、坐生氣之度者,謂之入局。在本氣之宮、坐生氣之度者,謂之居垣入局。在生氣之宮、坐本氣之度者,謂之入局居垣。此等星辰禍福甚緊,發用與令星同。
  ○度法
  週天三百六十五度零四分度之一,凡言四分度之一,即二十五分也。蓋一度該百分,一分該百秒,古今曆法皆准此推之。
  時上天運躔度定局
  每一刻順行三度零七十六分。
  每一時行一宮有奇,記三十度零五十一分三十三秒強。凡一日,該行三百六十五度零四分度之一,而又進一度。視日行過一度,視月行多十三度,一年進盡週天之數,方與日會而成一歲之終。或謂天運一歲一週,是自其進盡之度言之耳。
  去#2○時上太陽躔度定局
  每一刻順行三度零七十五分。
  每一時順行一宮,記三十度零四十三分七十五秒強。一日順行三百六十五度零四分度之一,視天行不及一度,視月行多十二度,一年不及一週天。冬至行盈度,夏至行縮度,盈縮雖不同,大率曆家以一日退一度入筭。
  ○時上太陰躔度定局
  每一刻順行三度零五十分。
  每一時順行一宮弱,記二十九度零四十三分七十五秒弱。一日順行三百五十三度零四分度之一,視日行不及十二度,視天行不及十三度。凡二十九日,即退盡週天之數,而成一月之朔。弦前退疾,弦後退遲,大約一日退行十三度零三十七分。
  ○時上木星躔度定局
  每一時順行一宮強,記三十度有奇,視天行不及七十秒強。一日順行週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而又過一度弱,視天行不及分分零三十三秒。十二日不及天行一度,一百二十日不及天行十度,三百六十日不及天行一宮,十二年退盡一週天。
  ○時上火星躔度定局
  每一時順行一宮強,記三十度有奇,視天行不及四分零七十秒弱。一日順天週天三百六十五度,而又過一度弱,視天行不及五十分,二日不及天行一度,六十日不及天行一宮,二年退盡一週天。
  ○時上土星躔度定局氣星同
  每一時順行一宮強,記三十度有奇,視天行不及二十九秒零十分秒之五。一日順行週天三百六十五度零四分度之一,而又過一度弱,視天行不及三分五十三秒弱。二十八日零五時一刻六分,不及天行一度。二百八十日零四時,不及天行十度二十分。個月零二十五日,不及天行一宮。二十八年退盡一週天。
  ○時上金水躔度定局
  每一時順行一宮有零;計三十度強,視天行不及八分零三十三秒。一日順行週天三百六十五度零四分度之一弱,不及天行一度強。一月不及天行一宮,一年退盡一週天。
  ○時上紫氣踱度定局
  此星躔度之局,宜用土星之類推之,亦是二十八年退盡一週天。
  ○時上月孛躔度定局
  每一時順行二十九度零九十九分強,視天不及一分弱。一日順行週天三百六十五度零四分度之一,又過八十八分。視天行不及十二分弱,九日不及天行一度,九十日不一及天行十度,九個月一宮,九年退盡一週天。
  時上羅計躔度定局
  每一時逆行一宮零九分五十秒弱,視天行少五十秒強。一日逆行三百六十五度零四分度之一,而又過九十四分強。視天行少六分弱,十八日少一度,一百八十日少十度,十八個月少一宮,十八年進盡一週天。曆家以退數推之,故云:羅計左旋,七曜氣孛皆右轉。凡選擇年月日時,定要順推七曜氣孛,逆推羅計二星,否則必致侯事,不可不謹。
  時上帝星躔度定局
  每一時行十二分度之一,一日順行一度,一月順行一宮,一年一週天。曆起驚墊上喉符頭,其時在甲,順行向卯,一節過一山,到山極吉。或到向,或到三方,或到四正,皆要助我扶我則吉,剋我洩我必凶。楊氏曰:春作東方吉,夏則南方吉,秋作西方吉,冬作北方吉,四季作四隅吉,亦此意耶。春曰青帝,夏曰赤帝,秋曰白帝,冬曰黑帝,隨時異名,其理一也。
  ○宮度喜忌定局
  子丑二官,併氏女胃柳四宿,皆土之位也。凡居於其上者,以木氣為難,以水孛為仇,以火羅為恩,以金為甩、在四季月為令星。
  寅亥二宮,併角斗奎井四宿,皆木之位也。凡居於其上者,以金為難,以土計為仇,以水孛為恩,以火羅為用,在春月為令星。
  卯戌二宮,併尾室觜翼四宿,皆火之位也。凡居於其上者,以水孛為難,以金為仇,以木氣為恩,以土計為用,在夏月為令星。
  辰酉二宮,併亢牛婁鬼四宿,皆金之位也。凡居於其上者,以火羅為難,以木氣為仇,以土計為恩,以水孛為用,在秋月為令星。
  巳申二宮,併箕壁參斡四宿,皆水之位也。凡居於其上者,以土計為難,以火羅為仇,以金為恩,以木氣為用,在冬月為令星。
  午一宮,併星虛房勗四宿,皆太陽之位也。凡居於其上者,忌火羅木同度,喜金水二星,宜於晝而不宜於夜,遇日食凶。
  未一宮,併張危心畢四宿,皆太陰之位也。凡居於其上者,忌土計同度,亦宜金水二星,宜於夜而不宜於晝,望前力重,望後力輕,月食凶。
  已上宮度,恩用當令者吉,仇難當令者甚凶。不獨各宮為然,凡大限小限,亦以此例推。
  ○圖解
  經星二十有八分布於一十二宮,皆七政流行之次也。緯星有七政四餘,流行於各年之中,變曜之所從出也,因立二圖於後,以便查考。凡太陽所到宮度是命,太陰所到宮度是身,身命既定,然後各宮主星可推。如命在子,土為主,#3財帛即在亥;木為主,兄弟在戌;火為主,田宅在酉#4;金為主,男女在申;水為主,奴僕在未;月為主,妻宮在午;日為主,疾厄在巳;水為主,遷移在辰;金為主,官祿在卯;火為主,福德在寅;木為主,相貌在丑;土為主,逐年天星地曜皆從此出。學者苟能按圖查考,則吉凶可知,而選擇之法可得矣。各宮度主說現下文。
  十二宮次序
  如用夜間時,當從身宮數起。
  一命宮,二財帛,三兄弟,四田宅,五男女,六奴僕,七妻妾,八疾厄,九遷移,十官祿,十一福德,十二相貌。
  ○十二宮強弱
  命宮、妻宮、田財、官福、男女,此是強宮。遷移、疾厄、奴僕、兄弟,此是弱宮。若得時者,不在此例。
  十二宮身命
  自卯至酉為日,固宜自命宮數起。故曰:一命宮,二財帛,三兄弟,以次逆行十二官。自酉至卯為夜,又不可以此例論,宜曰:一身宮,二財帛,三兄弟,亦以次逆行十二宮。雖七強之例,亦當夜用身宮,日用命宮,方是的確。至若身命所居,又有宮主,有度主尤,選擇者不可不知也。因條註如左。
  ○子宮度
  在天屬玄枵之次,在地財分野屬齊。凡身命居之者,以土為宮主,喜忌見前。○身命坐危宿者,以太陰為度主,喜金水忌土計,不宜無光之夜,而宜有光之時。坐虛宿者,以太陽為度主,忌火羅木星,喜金水相涵,不宜於夜,而宜於晝。、坐女宿者,以土為度主,喜忌與宮主同。
  丑宮度
  在天屬星紀之次,在地則分野屬昊。凡身命居之者,以土為宮主;喜忌見前。○身命坐女宿者,以土為度主,喜忌與宮主同。坐牛宿者,以金為度主,以火羅為難,以木氣為仇,以土計為恩,以水孛為用。坐斗宿者,以木為度主,以金為難,以土計為仇,以水孛為恩,以火羅為用。
  寅宮度
  在天屬析木之次,在地分野屬燕。身命居之者,以木為宮主,喜忌見前。○身命坐牛宿者,以木為度主,喜忌與宮主同。坐箕宿者,以水為度主,以土計為難,以火羅為仇,以金為恩,以木氣為用。坐尾宿者,以火為度主,以水孛為難,以金為仇,以木氣為恩,以土計為用。
  ○卯宮度
  在天屬大火之次,在地則分野屬宋。身命居之者,以火為宮主,喜忌見前。○身命坐尾宿者,喜忌與宮主同。坐心宿者,以太陰為度主,喜金水忌土計,不宜於無光之夜,而宜於有光之時。坐房宿者,以太陽為度主,忌火羅木星,喜金水相涵,不宜夜而宜晝。坐氏宿者,以土為度主,以木氣為難,以水孛為仇,以火羅為恩,以金為用。
  ○辰宮度
  在天屬壽星之次,在地則分野屬鄭。身命居之者,以金為宮主,喜忌見前。身命坐氏宿者,以土為度主,喜忌見前。#5坐亢宿者,以金為度主,以火羅為難,陝木氣為仇,以土計為恩,以水孛為用。坐角宿者,以木為度主,以金為難,以土為仇,以水孛為恩,以火羅為用。坐軫宿者,以水為度主,以土計為難,以火羅為仇,以金為恩,以木氣為用。
  ○巳宮度
  在天屬鶉尾之次,在地則分野屬楚。身命居之者,以水為宮主,喜忌見前。○身命坐翼宿者,以火為度主,以水孛為難,以金為仇,以木氣為恩,以土計為用。坐張宿者,以太陰為度主,喜金水忌土計,不宜無光之夜,而宜有光之時。
  ○午宮度
  在天屬鶉火之次,在地則分野屬周。身命居之者,以太陽為宮主,忌火羅木星,喜金水相涵,不宜於夜,而宜於晝。○身命坐張宿者,以太陰為度主,喜忌見上節。生星宿者,以太陽為度主,喜忌與宮主同。坐柳宿者,以土為度主,以木氣為難,以水孛為仇,以火羅為恩,以金為用。
  ○未宮度
  在天屬鶉首之次,在地則分野屬秦。身命居之者,以太陰為度主,喜忌見前。○身命坐柳宿者,以土為度主,以木氣為難,以水孛為仇,以火羅為恩,以金為用。坐鬼宿者,以金為度主,以火羅為難,以木氣為仇,以土計為恩,以水孛為用。坐井宿者,以木為度主,以金為難,以土計為仇,以水孛為恩,以火羅為用。
  ○申宮度
  在天屬實沈之次,在地則分野屬晉。身命居之者,以水為宮主,喜忌見前。○身命坐井宿者,以木為度主,宜忌見前。坐參宿者,以水為度主,以土計為難,以火羅為仇,以金為恩,以木氣為用。坐貲宿者,以火為度主,以水孛為難,以金為仇,以木氣為恩,以土計為用。坐畢宿者,以太陰為度主,喜忌見前。
  ○酉宮度
  在天屬大梁之次,在地則分野屬趙。身命居之者,以金為宮主,喜忌見前。○身命坐畢宿者,喜忌同前。坐勗宿者,以太陽為度主,忌火羅木星,喜金水相涵,不宜於夜,而宜於晝。坐胃宿者,以土為度主,以木氣為難,以水孛為仇,以火羅為恩,以金為用。
  ○戌宮度
  在天屬降婁之次,在地則分野屬魯。身命居之者,以火為命主,喜忌見前○身命坐胃宿者,以土為主,喜忌見前。坐婁宿者#6,以金為度主,以火羅為難,以木氣為仇,以土計為恩,以水孛為用。坐奎宿者,以木為度主,以金為難,以土計為仇,以水孛為恩,以火羅為用。
  ○亥宮度
  在天屬陬訾之次,在地則分野屬衛。身命居之者,以木為宮主,喜忌見前○。身命坐奎宿者,以木為度主,喜忌見前。坐壁宿者,以水為度主,以土計為難,以火羅為仇,以金為恩,以木為用。坐室宿者,以火為度主,以水孛為難,以金為仇,以木氣為恩,以土計為用。坐危宿者,以太陰為度主,喜金水忌土計,不宜於無光之夜,而宜於有光之時。
  今時談星命之人,有專重宮主者,專重度主者,皆非定論?蓋必知乎宮主,生扶度主,或度主生扶宮主,此皆上下交而其氣同也,其應多吉。若宮主尅洩度主,或度主尅洩宮主,此是上下不交而其氣不通也,其應多凶。此雖成法也,又有不可以此例論者,如旺則宜尅宜洩,衰則宜生宜扶,此尤聖人裁成輔相之道也。外財帛等宮,亦有度主,俱自身命度上起筭。如身命在午宮,張十度財帛即在巳宮。軫五度兄弟即在辰宮,亢六度田宅即在卯宮,心四度男女即在寅宮,箕九度奴僕即在丑宮,牛四度妻妾即在子宮,危八度疾厄即在亥宮,壁六度遷移即在戌宮,婁十一度官祿即在酉宮,畢二度福德即在申宮,井四度相貌即在未宮,柳初度餘倣此,凡十二宮中,又有吉處藏凶者,亦有凶中藏吉者。如日月金水紫氣皆吉神也,或者化而為仇難,為刑囚,為羊刃,七殺之類者,未必不凶。火羅計孛皆凶殺也,或者化而為恩用,為祿貴,為文昌福星之類者,又未嘗不吉。或卯辰巳午未申六時用事者,當從命主度上起,財帛、兄弟、田宅、男女、奴僕方是。今人筭宮不筭度者,固非也。或酉戌亥子丑寅六時用事者,又當從身主度上起,財帛、兄弟、田宅等星方是。今人又從命度上等起者,尤非也。此皆世俗未決之疑也,學者詳之,餘見圖局。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四竟
  #1零四分度之一:原文脫『一』字。
  #2去:『去』字疑為衍字。
  #3土為主:原『主』誤為『土』,據前文改。
  #4田宅在酉:原『田』字誤為『日』字。
  #5喜忌見前:『見』字原誤為『現』字,據前文改,後文『現』字亦改。
  #6坐婁宿者:原脫一『者』字。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五
  天符正經引
  此書始於容成,見於素書,赤松子發之於青囊經,黃石公註之於青囊傳。至宋陳傳氏,又支分節解各極其趣,闡五連六氣之機,發生扶剋洩之秘,其理甚備,其法甚精。蓋由古人與造化為徒,故其作用之妙,有如是也。但要氣運方隆,而值山水之真正者,用之百發百中,因叔正如左。
  五運之圖
  此即河圖定位數也,其運行於天,每一年而一變者,其土居中,以定四方。故曰:君政餘皆各司一方,以行君令,故曰臣政。
  詩曰:甲己化土乙庚金,丙辛化水起甘霖;火出南方尋戊癸,丁壬化木盡成林。
  六氣之圖
  此後天流行數也,其氣降於地,每六十日而一變,大寒已後厥陰生氣,春分已後少陰舒氣,小滿已後少陽長氣,大暑已後太陰中氣,秋分已後陽明收氣,小雪已後太陽藏氣。一節三候,一候五日,又分七十二氣。
  詩曰:六氣分明各六旬,大寒風水起緣因;君相依然先濕土,寒水從來讓燥金。
  司天在泉之圖
  此是陰陽互運,每一年而一變者也。子午與卯酉反對,丑未與辰戌反對,寅申與巳亥反□對。司天在泉,更相為用,正陰陽互藏其宅,而五氣順布者也。凡補洩之機,皆當即此推之。詩曰:子午君火燥金泉,丑未濕土寒水聯,寅申相火風木位,其餘反對盡皆然。
  氣化不齊之圖
  此是氣化不齊,每一年而一變者也。有太過,有不及,有平氣。如天符歲,會同天符同歲,會長生天符、大乙天符,此皆平氣之年。其餘皆太過不及,而所以制化以取其平者,尤存乎其人。
  詩曰:太乙天符最吉祥,長生位上福無疆;歲會天符皆吉曜,同符同會共推詳。
  主氣之圖
  此是五行一定之位,亘萬古而不易者也。遇平氣則吉,遇太過不及皆凶。凡損其太過益其不及,而制化以取其平者,又存乎其人。若洪範五行之類,皆顛倒正理,禍福無驗,苟能察此而有得焉,則其應如響矣。
  詩曰:南火炎炎北水居,曲直東方太白西;巽木乾金坤艮土,黃婆四墓不須題。
  客氣之圖
  此是五氣流行,隨年月而變者也。得平氣為主者,固不可使客氣生,亦不可使客氣洩。惟主氣太過者,宜客氣以泄之。主氣不及者,宜客氣以生之。初之氣,即主氣也。客氣固有為福者,亦有為禍者,未可執一論。
  詩曰:水怕土兮,木怕金,金星畏火火愁霖;更有黃婆嫌曲直,制化須當細用心。
  生扶尅洩之圖
  造化之妙,中和盡之矣。生扶是補其不及,尅洩是制其太過。即如狂者進趨聖人抑之,狷者有所不為聖人進之。世人只知用生扶,而不知用尅洩,豈知太過不及,悉能為灾。因立此圖,以便檢閱。
  詩曰:五氣原來用不同,中和端的奪神工;太過必須尋尅洩,太弱生扶始有功。
  五運
  甲己化土,乙庚化金,丙辛化水,丁壬化木,戊癸化火,土居中以令四方。故曰:君政餘皆各專一方以奉令,故曰臣政。希夷陳氏曰:五運者,乃十干行天之運,每一年而一變者也。陽年五運化氣太過,陰年五運化氣不及。無過不及者,正氣也,必能為福。過與不及者,邪氣也,悉能為灾。故六甲之年,歲土大過,陰氣盛行,其邪干水,六乙之年,歲金不及,炎氣盛行,其邪干金。六丙之年,歲水太過,寒氣盛行,其邪干火。六丁之年,歲木不及,燥氣盛行,其邪干木。六戊之年,歲火太過,炎暑盛行,其邪干金。六己之年,歲土不及,風氣盛行,其邪干土。六庚之年,歲金太過,燥氣盛行,其邪干木。六辛年,歲水不及,濕氣盛行,其邪干水。六壬年,歲木太過,風氣盛行,其邪干土。六癸年,歲火不及,寒氣盛行,其邪干火。惟甲辰、申戌、己丑、己未,土之正氣也。壬寅、壬申、丁卯、丁巳、丁亥,木之正氣也。戊子、戊午、戊寅、戊申、癸卯、癸巳、癸酉、癸亥,坎之正氣也。庚子、庚午、庚申、乙卯、乙酉,金之正氣也。丙子、丙辰、丙申、丙戌、辛丑、辛卯、辛未、辛亥,水之正氣也。
  愚按:寅屬虎,辰屬龍,物之變化不測,莫龍虎若也。故化氣取龍虎月為主。是故甲己之年正月建丙寅,丙火必能生土,數至辰月又見戊,故曰:甲己化土。乙庚之年正月建戊寅,戊土必能生金,數至辰月又見庚,故曰:乙庚化金。丙辛之年正月建庚寅,庚金必能生水,數至辰月又見壬,故日:丙辛化水。丁壬之年正月建壬寅,壬水必能生木,數至辰月又見甲,故曰:丁壬化木。戊癸之年正月建甲寅,甲木必能生火,數至辰月又見丙,故曰:戊癸化火。土為君政,獨在五連之先。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順生一週,而火復生土,此皆臣政也。故以次而後。
  六氣
  大寒初至驚墊末,厥陰風木,司令生氣也。春分初至夏至末,少陰君火,司令舒氣也。小滿初至小暑末,少陽相火,司令長氣也。大暑初至白露末,太陰濕土,司令中氣也。秋分初至立冬末,陽明燥金,司令收氣也。小雪初至小寒末,太陽寒水,司令藏氣也。
  希夷陳氏曰:六氣者,乃十二支行地之氣,每六十日而一變者也。每一氣有四節,每一節有三候,每一候有五日。大寒、立春、雨水、驚墊、皆風木氣臨之時,此四十五日,其氣正到束方。春分、清明、穀雨、立夏,皆君火氣臨之時;小滿、芒種、夏至、小暑,皆相火氣臨之時;此九十日,其氣正到南方。大暑、立秋、處暑、白露,皆濕土氣臨之時,此四十五日,其氣正到四隅之方。秋分、寒露、霜降、立冬,皆燥金氣臨之時,此四十五日,其氣正到西方。小雪、大雪、冬至、小寒,皆寒水氣臨之時,此四十五日,其氣到北方。金、水、土、木皆以形化者也。故金分則輕,水分則淺,土分則弱,木分則小;火以氣化者也,則愈分愈盛。故金、木、水、土各一,而火獨有二也。
  愚按:欲知六氣之運行者,又當知乎超接之法。否則氣未到,而或失之於先氣已過,而或失之於後者有之。然六氣又不過,隨時以定其衰旺而已。其實,還以運氣合一者,方為至吉。
  司天在泉
  子午之年,君火司天,燥金在泉。丑未之年,濕土司天,寒水在泉。寅甲之年,相火司天,風木在泉。卯酉之年,燥金司天,君火在泉。辰戌之年,寒水司天,濕土在泉。巳亥之年,風木司天,相火在泉。
  希夷陳氏曰:按京房以太陽化寒水,陽明化燥金,少陽化相火,太陰化濕土,厥陰化風木。故子午之歲,少陰司天,陽明在泉。丑未之歲,太陰司天,太陽在泉。寅申之歲,少陽司天,厥陰在泉。卯酉之歲,陽明司天,少陰在泉。辰戌之歲,太陽司天,太陰在泉。已亥之歲,厥陰司天,少陽在泉。
  愚按:子午君火司天,火能生土。故丑未繼之以濕土,君火稈弱難以獨任。故寅申繼之以相火,土旺生金。故卯酉繼之以燥金,金旺生水。故辰戌繼之以寒水,水旺生木。故巳亥繼之以風木。此是司天者,順生一週,而木又生火。子午燥金在泉,金旺生水。故丑未繼之以寒水,水旺生木。故寅申繼之以風木,水旺生火。故卯酉繼之以君火,火能生土。故辰戌繼之以濕土,君火穉弱,又繼之以相火。此是在泉者,順生一週,而土又生金石。此者,其殆五行生生不窮之道歟。又子午與卯酉反對,丑未與辰戌反對,寅申與巳亥反對,豈非五行互藏其宅之道歟。
  主氣客氣
  初之氣水遇土,金水火皆客。初之氣火遇土,金水木皆客。初之氣二遇金,水木火皆客。初之氣金遇水,木火土皆客。初之氣水遇木,火土金皆客。
  希夷陳氏曰:凡東方行來之龍,皆風木之氣,主之南方行來之龍,皆君火相火之氣主之。凡係四隅行來之龍,皆濕土之氣主之。凡西方行來之龍,皆燥金之氣主之。北方行來之龍,皆寒水之氣主之。自主氣之外,皆客氣也。
  愚按:東方木,南方火,西方金,北方水,四隅之土,此皆主氣,亘萬古而不易者也。客氣則逐年逐月而變,屢遷而不拘者也。如每年司天在泉之不同,春夏秋冬之迭運是也。客氣之可以作福者皆吉,為禍者皆凶。如主旺則尅我者吉,生我者凶;主弱則生我者吉,尅我者凶。蓋主氣靜,客氣動。《易》曰:吉凶悔吝生乎動者也。
  天符
  戊寅、戊申、戊子、戊午、丙辰、丙戌、丁巳、丁亥、己丑、己未、乙卯、乙酉,此是化氣與司天者合,故曰天符。
  歲會天符
  甲辰、甲戌、己丑、己未、乙酉、庚申、丙子、辛亥、壬寅、丁卯、戊午、癸巳,此是化氣與年辰相合,故曰歲會天符。
  同天符
  甲辰、甲戌、庚子、庚午、壬寅、壬申,此是陽年化氣與在泉者合,故曰同天符。
  同歲會天符
  辛丑、辛未、癸巳、癸亥、癸卯、癸酉,此是陰年化氣與在泉者合,故曰同歲會天符。
  太乙天符
  己未、己丑、乙酉、戊午,此是天符,又是歲會,故曰太乙天符。
  長生天符
  戊寅、癸酉、丙申、辛卯,此是化氣臨長生之位,故曰長生天符。甲寅雖臨長生之位,而土氣受尅不用。己酉雖臨長生之位,而梟神同生不用。戊寅雖遇梟神,又合天符,可用。
  天符六十字
  丁卯、庚午、辛未、壬申、癸酉、甲戌、丙子、戊寅、乙酉、丙戌、丁亥、戊子、己丑、辛卯、癸巳、丙申、庚子、辛丑、壬寅、癸卯、甲辰、戊申、辛亥、乙卯、丙辰、丁巳、戊午、己未、庚申、癸亥。
  愚按:天符六十字,皆以五運配以六氣而得之,則如大衍之數。五十皆以河圖中宮天五,乘地十而得之。今即此六十字,而各衍之以成本氣之局者,亦小成之卦也。即此六十字,而盡衍之以成雜氣之局者,即大成之卦也。又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則變化不窮矣。不猶大衍之卦,有四千九百六十卦之盛歟。
  超神接氣
  一節分三候,一候五日,如甲子、甲午、己卯、己酉,即初候符頭也;甲寅、甲申、己巳、己亥,即中候符頭也;甲辰、甲戌、己丑、己未,即下候符頭也。或交節在後,初候符頭在前,即超其神而用符;或交節在前,初候符頭在後,必接其氣而不用節;此超神接氣之法也。
  愚按:氣在節前為神,神在節後為氣,神氣本一事而異名也。如立春三日前,遇初候符頭,即作立春節氣用事,此之謂超神。若立春後三日,遇初候符頭,又必待符頭到日,方作立春節氣用事,此之謂接氣。或前後一二日,或前後四五六日,皆倣此。若本日初候符頭到者,即用本日為始時,上超接亦然,五時為一候三候該一十五時。
  天符或問
  或問天符之法,皆以平氣為主,凡太過不及,悉能為灾。此真選擇家之正宗,雖萬世而不易者也。但觀其作用之法,亦不能無疑。如陰年不及理宜補之,故六乙之年皆不及之金也,惟乙卯、乙酉有司天之金以補之,乙酉又有歲會以補之。六丁之年皆不及之木也,惟丁亥、丁巳有司天之木以補之,丁卯有歲會以補之。六己之年皆不及之土也,惟己丑、己未有司天之土以補之,又有歲會以補之。六辛之年皆不及之水也,惟辛丑、辛未有在泉之水以補之,辛亥有歲會以補之。六癸之年皆不及之火也,惟癸卯、癸巳、癸酉、癸亥俱有在泉之火以補之。至若六甲之年皆太過之土也,而甲辰、甲戌何以又有歲會之土以補之。#1六丙之年皆太過之水也,而丙辰、丙戌何以有司天之水以補之,丙申何以有長生之水以補之。#2六戊之年皆太過之火也,而戊子、戊寅、戊午、戊申何以有司天之火以補之,戊午又有太乙之火以補之。六庚之年皆太過之金也,而庚子、庚午何以有同天符之金以補之。六壬之年皆太過之木也,而壬寅、壬申何以有在泉之木以補之,壬寅又有歲會以補之。凡此皆不能無疑者,答曰:過不至於盛極,則不能反之以就於中。如寒必極也,而後煖生焉。暑必極也,而後涼生焉。《易》曰:日中則反,月盈則食。邵子亦以花之盛開為衰,以含芳吐藥之時為極盛,皆此意也。惟五陰之年,有如才力不及之人,必輔之翼之,而後可以有成耳。試思之,必有所以自得者。
  右經一章
  此章皆古語,希夷陳先生之所註述者也。
  天符衍義
  符者合也,經者常也,蓋言其與天之氣運相合,乃至正之常道也。故曰:天符正經,子嘗仰稽黃帝,命大橈,占斗柄,以作甲子,命容成,綜六術,以定氣運;此天符之始也。故鬼臾蘆得之,則有神曆之作;岐伯得之,則有內經之傳。堯之欽若昊天敬授人時,舜之在璣衡齊七政。禹、湯、文、武之治曆明時,皆此道也。惜乎秦火之後,而其法不存。惟希夷陳先生之繼作也,獨以心得之妙,上契帝王不傳之緒,五運六氣有定議,司天在泉有定論,凡主客勝負之機,無不洞明其秘。但先王雖發其旨,而又為後世術人所亂,所以數百年至今,卒不見有能知其梗者。但知本氣所臨之時,即謂其足以安墳、定宅,而年月日時之合與不合弗惜也。此禍福之所以無憑歟。愚乃沉潛反復,始悟其說,其中有天符,有歲會天符,有同天符,有同歲會天符,又有太乙天符,又有長生天符,言雖約而該博,意雖簡而甚詳。但術者既不能知,君子又不暇及,此卒使古人之心學不明于天下後世也久矣。愚因盡衍其義,以為世告焉。此法固不避凶神,亦不必吉曜。惟年月日時俱要與天符相合,旺則宜尅宜洩,衰則宜生宜扶,定須合中和之局者,然後用之,大則可以建邦立國,小則可以安墳、定宅,雖不合七政星盤,亦可獲吉選擇之法。此其至正至要者,因衍成定局于後。若再合星盤吉局者,作福尤大。此篇專論龍,與坐向不相干。
  東方龍
  正氣天符此係風未所臨之方,與造葬同
  宜壬寅、壬申、丁卯、丁巳、丁亥。年月日時皆同。
  雜氣天符
  年日皆宜壬寅、壬申、丁卯、丁已、丁亥、丙辰、丙戌、丙子、丙申、辛丑、辛卯、辛未、辛亥,又甲辰、甲戌、己丑、己未。
  月時皆宜壬寅、甲辰、辛亥、辛卯、辛丑、丙申、丁卯、辛未、壬申、甲戌、丙子,又辛丑、己丑時。已上皆風木之得其平者。
  外壬子、壬辰、壬午、壬戌、丙寅、丙午、甲子、甲寅、甲午、甲申皆化氣太過,丁丑、丁未、丁酉、辛巳、辛酉、辛卯、己卯、己巳、己酉、己亥、皆化氣不及。
  南方龍
  此係君相二火所臨之方,與造葬塋
  正氣天符
  宜戊子、戊午、戊寅、戊申、癸卯、癸酉、癸巳、癸亥。年月日時皆全。
  雜氣天符
  年日皆宜戊子、戊午、戊寅、戊申、癸卯、癸酉、癸巳、癸亥、壬寅、壬申、丁卯、丁巳、丁亥、又庚子、庚午、庚申、己卯、乙酉。
  月時皆宜乙卯、丁巳、戊午、庚甲、癸亥、壬寅、癸卯、戊申、戊寅、乙酉、丁亥、戊子,又庚子時。已上君火相火之得其平者。
  外戊辰、戊戌、壬子、壬辰、壬午、庚寅、庚辰、庚戌皆化氣太過,癸丑、癸未、丁未、丁酉、丁丑、乙巳、乙未、乙亥皆化氣不及。
  四隅龍
  此係濕土所臨之方,造葬仝。
  正氣天符
  宜甲辰、甲戌、己丑、己未。年月日時皆仝。
  雜氣天符
  年日皆宜甲辰、甲戌、己丑、己未、戊寅、戊午、戊子、戊申、癸卯、癸酉、癸巳、癸亥,又丙子、丙申、丙辰、丙戌、辛丑、辛未、辛卯、辛亥。
  月時皆宜辛未、癸酉、甲戌、丙子、丙辰、戊午、己未、癸亥、辛卯、癸巳、丙申、辛丑,又戊子時。已上皆濕土之得其平者。
  外甲子、甲寅、甲午、甲申、戊辰、戊戌、丙寅、丙午皆化氣太過,己卯、己巳、己酉、己亥、癸未、癸丑、辛巳、辛酉皆化氣不及。
  西方龍
  此係燥金所臨之方,造葬仝。
  正氣天符
  宜庚子、庚午、庚申、乙卯、乙酉。年月日時皆仝。
  雜氣天符
  年日皆宜庚申、庚午、庚子、乙卯、乙酉、甲辰、甲戌、己丑、己未,又壬寅、壬申、丁卯、丁亥、丁巳。
  月時皆宜乙酉、丁亥、己丑、丁卯、庚午、壬申、甲戌、壬寅、甲辰,又庚子時。
  外庚辰、庚戌、庚寅、甲子、甲寅、甲午、甲申、壬辰、壬午、壬戌、壬子皆化氣太過,乙丑、乙巳、乙未、乙亥、乙卯、己巳、己亥、丁丑、丁未、丁酉皆化氣不及。
  北方龍
  此係寒水所臨之方,造葬仝。
  正氣天符
  宜丙子、丙辰、丙申、丙戌、辛丑、辛卯、辛未、辛亥。年月日時皆仝。
  雜氣天符
  年日皆宜丙子、丙辰、丙申、丙戌、辛卯、辛未、辛亥、辛丑、庚子、庚午、庚申、乙卯、乙酉,又戊子、戊寅、戊午、戊申、癸卯、癸巳、癸酉、癸亥。
  月時皆宜辛卯、癸巳、丙申、庚子、辛丑、戊寅、乙酉、丙戌、戊子、乙卯、丙辰、戊午、庚申、癸亥,又宜戊子、丙子時。已上皆寒水之得其平者。
  外丙寅、丙午、戊辰、戊戌、庚寅、庚辰、庚戌皆化氣太過,辛巳、辛酉、癸丑、癸未、乙巳、乙未、乙亥、乙丑皆化氣不及。
  已上四柱,皆用本氣,並無間雜者,名正氣天符。四柱或用本氣,或用生氣,或用財氣,三者間雜而用者,名雜氣天符。名雖不同,作福一也。若選擇得年月日時皆合者至吉,雖不合七政星盤,亦能作福。止忌三殺乘旺不可坐,太歲乘旺不可向而已。其他凶神惡殺俱不忌。若又查得七政星盤皆合局者,尤萬選得一之期也,至吉,至吉。其圈外又有太過者,則宜損其過,以就於中。有不及者,則宜引其不及,以至於中。由是則制化得中,與平氣無異,果然查得七政星盤合格者,固成全局。然不可以七政拘也。又有龍氣旺者,柱中雖用克洩無妨。龍氣衰弱者,必用生扶方吉。此上二段,皆變化在人。惟正氣天符,併雜氣天符,雖初學皆可用。然天符正局,或者一時雖遇其言。此外又有化象局,有類象局,有六格局皆吉。亦與天符正局相似,止要取得太陽到坐向,或帝星到坐向,又不坐三殺,不向太歲者,皆可用之期也。因具作法圖局于左三者,不必皆合得一局,皆可用。
  一化象局、此局定須取得天干雙化而地支三合者,方可用。
  一類#3象局,此局定須取得各從其類,如木取木類,火取火類,地支又三合成局,他倣此。
  一六格局,此局定須取得各合正格,如官殺身弱者,宜用;印身旺者,宜財;印輕者,喜官;印重者,喜財;財多喜官殺,財弱怕劫;食神只喜一位,三位即作傷看。傷官身旺喜財殺,身弱喜印綬,但財印又不可俱彰。子平常謂:傷官財印俱彰,將何發福?
  風木龍,二火龍,濕土龍,燥金龍,寒水龍。皆直推橫看。
  化甲己年月日時,乙庚年月日時,丙辛年月日時,丁壬年月日時,戊癸年月日時。地支又臨土局,地支又臨金局,地支又臨水局,地支或臨木局,地支或臨火局,或臨水局,或臨土局,或臨金局,或臨水局,或臨木局。
  財氣局主旺則吉,主弱必凶。乙庚年月日時,丙辛年月日時,丁壬年月日時,戊癸年月日時,甲己年月日時,地支又臨金局,地支又臨水局,地支又臨木局,地支又臨火局,地支又臨土局,或臨土局,或臨金局,或臨水局,或臨木局,或臨火局。
  尅氣局主旺無妨,主弱極凶。
  象丙辛年月日時,丁壬年月日時,戊癸年月日時,甲己年月日時,乙庚年月日時,地支又臨水局,地支又臨木局,地支又臨火局,地支又臨土局,地支又臨金局,或臨木局,或臨火局,或臨土局,或臨金局,或臨水局。
  生氣局主旺平平,主弱極吉。
  丁壬年月日時,戊癸年月日時,甲己年月日時,乙庚年月日時,丙辛年月日時。地支又臨木局,地支又臨火局,地支又臨土局,地支又臨金局,地支又臨水局,或臨水局,或臨木局,或臨火局,或臨土局,或臨金局。
  本氣局中和極吉,過不及凶。
  局戊癸年月日時,甲己年月日時,乙庚年月日時,丙辛年月日時,丁壬年月日時。地支又臨火局,地支又臨土局,地支又臨金局,地支又臨水局,地支又臨木局,或臨金局,或臨水局,或臨木局,或臨火局,或臨土局。
  洩氣局主弱極凶,主旺無妨。
  東方龍,南方龍,四隅龍,西方龍,北方龍。橫推直看看
  類#4甲乙日干,丙丁日干,戊己日干,庚辛日干,壬癸日干。
  地支亥卯未全,地支寅午戌全,地支會辰戌,地支已酉丑全,地支申子辰全,或寅卯辰全,或巳午未全,丑未全,或申酉戌全,或亥子丑全。
  本氣局主弱極吉,主旺不宜。
  丙丁日千,戊己日干,庚辛日干,壬癸日干,甲乙日干。
  地支寅午戌全,地支壬戌丑地支巳酉全,地支申子辰全,地支亥卯未全。
  或巳午未全,未全,或申酉戌全,或亥子丑全,或寅卯辰全。
  洩氣局主旺亦吉,主弱極凶。
  象戊己日干,庚辛日干,壬癸日干,甲乙日干,丙丁日干。
  地支會辰戌,地支巳酉丑全,地支申子辰全,地支亥卯未全,地支巳酋丑全,丑未全,或申酉戌全,或亥子丑全,或寅卯辰全,或申酉戌全。
  財氣局主旺則吉,主弱則凶。
  庚辛日干,壬癸日干,甲乙日干,丙丁日干,戊己日干。
  地支已酉丑全,地支申子辰全,地支亥卯未全,地支寅午戍全,地支會辰戌或申酉戌全,或亥子丑全,或寅卯辰全,或巳午未全,丑未全。
  局尅氣局主弱極凶,主旺無妨。
  局壬癸日干,甲乙日干,丙丁日干,戊己日干,庚辛日干。
  地支申子辰全地支亥卯未全,地支寅午戌全,地支全辰戌,地支巳酉丑全,或亥子丑全,或寅卯辰全,或已午未全,丑未全,或申酉戌全。
  生氣局主弱極吉,主旺不宜。
  陽木甲日陽火丙日陽土戊日陽金庚日陽水壬日。
  甲丙戊庚壬,比肩。主弱吉,財多吉,主旺退財。
  乙丁己辛癸,劫財。財多主弱吉,身旺財輕凶。
  丙戊庚壬甲,食神。身旺宜財,身弱宜印,及此皆凶。
  丁己辛癸乙,傷官。身旺宜財,身弱宜印,反此凶。
  戊庚壬甲丙,倫財。宜官殺,主旺吉,主弱凶。
  己辛癸乙丁,正財。同前。
  庚壬甲丙戊,偏官。即主旺宜財,主弱七 殺宜印,俱宜主旺。
  辛癸乙丁己,正官。同前。
  壬甲丙戊庚,扁印。主旺不宜,主弱亦吉。
  癸乙丁己辛,正印。即梟神,同前。
  陰木乙日陰火丁日陰土己日陰金辛日陰水癸日。
  甲丙戊庚壬,劫財。財多主弱吉,身旺財輕凶。
  乙丁己辛癸,比肩。同前。
  丙戊庚壬甲,傷官。身旺宜財,身弱宜印,反此凶。
  丁己辛癸乙,食神。同前。
  戊庚壬甲丙,正財,宜見官殺,主旺吉,宜弱凶。
  己辛癸乙丁,偏財。同前。
  庚壬甲丙戊,正官。弱宜印,旺宜財,宜旺宜用。
  辛癸乙丁己,偏官。即七殺,同前。
  壬甲丙戊庚,正印。主弱吉,主旺不宜。
  癸乙丁己辛,偏印。即梟神,同前。
  已上三局,皆天符之餘法也,俱在龍 上用之。若坐向吉凶,悉現前。
  儒門崇理折表堪輿完孝錄卷之五竟
  #1『戌』字原誤為『成』字,據文義改。
  #2『何』字原誤為『河』字,據文義改。
  #3#4『類』原作『顫』,疑誤,據上下文義改。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六
  《九宮紫白》引
  錢塘許氏,膠癢穎士也,嘗於酣經孕史之暇,廣玄覽鉤秘機陰陽造化之理,盈虛消息之蘊,直窺真竅,而著《九宮紫白》之論,尤發先賢所未吐者,誠與天符經相表裹者也。因輯其略,以俟世之知味者共嘗之。
  九宮紫白消息總論
  紫白配於九宮,乃方位初分之本色也。九宮錯於八卦,尤後天入用之玄機也。以四十有五,總八節之綱;以一十有五,布一氣之運;坎北離南,震東兌西,立四正之位。而中氣長短之咎,定春艮秋坤,夏巽冬乾,分四維之垣。而節氣寒暑之候,明加乘為七十有二游行,變化進退於三百六十消息,陰陽參則用其全,兩則用其半。柰何配以貪狼、巨門、武曲之別星,而九宮之本星不重榫,以生氣天醫福德之翻卦,而八方之本卦反輕。於是紛紛不論其主客飛伏,不論其生旺休囚,不論其尅洩化合,而以紫白為吉,吾不解也。且如一白屬水,而火山以水為殺;六白屬金,而木山以金為殺;八白屬土,而水山以土為殺,九紫屬火,而金山以火為殺。其間,又有輕重強弱不同,殺輕為官,殺重為鬼,身強為用,身弱為灾。即朝元貢福,而根浮力淺,未必為恩。維漏元洩氣,而子救母扶,終無大禍。安見紫白之為全吉,而餘星之為全凶乎。彼所謂通天竅白天鏡圖運,玄機圖運,天福經運,尤惑世誣民之甚者也。巧立名色,驚人耳目。言吉則曰天祿、天福、天德、天財之類#1,直令人希覬莫已。言凶則曰天哭、天怨、天灾、天禍之類#2,又令人恐怖不安。問之以五行、生尅、陰陽、消息,全無謂謂。豈洛書之理不足憑,而紫白之形別有說乎。有物即有形,九宮之色所由分也。有形即有性,九色之理所由定也。有方位即有加臨,晝夜之所以循環不已也。有加臨即有順逆,冬夏之所以反覆相因也。有天地即有參立,三元之所以各領其候也。有運氣即有通復,六甲之所以互歸其元也。故陳希夷按圖闡之,冬至起甲子於坎,而順行九宮,見陽氣之方長。夏至起甲子於離,而逆飛九色知陰氣之初生。陰陽之消息可憑,五行之生尅有準。舍具所已言,矜其所未授。譬之畫人物者,難眩人以所明,畫鬼魅者,易動人以未見。吾試以洛書一圖,請解其九宮八卦之理,以發其生尅消息之機,有不立見其詖謠邪遁者否也。噫!我國家以制義取士,士未暇留心此道,故此屬得以紛紛亂之耳。倘肯靜觀其四正五方之形,以會其金木水火之性,動察其流行飛伏之端,以酌其進退乘除之用,天地之升降,鬼神之屈伸,且不能逃於此圖之外也。配此屬。因次其大略於左。
  一白位坎,其行屬水。陽水。
  生於申,敗於酉,旺於玄子,墓於辰,絕於巽巳。逢金為印,逢土為殺,逢木為洩,逢火為財,逢水為比。冬為令星,春則休,夏則囚,秋則相,四季則受制。
  凡金水年月日時,為有氣,生旺吉,墓絕凶。
  二黑位坤,其行屬土。陰土。
  生於申,敗於酉,旺於戊巳,墓於辰,絕於巽巳。逢火為印,逢木為殺,逢金為洩,逢水為財,逢土為比。四季為令星,秋則休,冬則囚,夏則相,春則受制。
  凡火土年月日時, 為有氣,生旺吉,墓絕凶。
  三碧位震,其行屬木。陽木。
  生於亥,敗於子,旺於寅卯,墓於未,絕於坤申。逢水為印,逢金為殺,逢火為洩,逢土為財,逢木為比。春為令星,夏則休、四季則囚,冬則相,秋則受制。
  凡水木年月日時,為有氣,生旺吉,墓絕凶。
  四綠位巽,其行屬木。陰木。一說逆生于午。
  生于亥,敗于子,旺于寅卯,墓于未,絕于坤申。逢水為印,逢金為殺,逢火為洩,逢土為財,逢木為比。春為令星,夏則休,四季則囚,冬則相,秋則受制。
  凡水木年月日時,為有氣,生旺吉,墓絕凶。
  五黃位中,其行屬土。沖土
  生于申,敗于酉,旺于戊巳,墓于辰,絕于巽巳。逢火為印,逢木為殺,逢金為洩,逢水為財,逢土為比。四季為令星,秋則休,冬則囚,夏則相,春則受制。
  凡火土年月日時,為有氣,生旺吉,墓絕凶。
  六白位乾,其行屬金。陽金。
  生于巳,敗于午,旺于申酉,墓于丑,絕于寅艮。逢土為印,逢火為殺,逢水為洩,逢木為財,逢金為比。秋為令星,冬則休,春則囚,四季則相,夏則受制。
  凡土金年月日時,為有氣,生旺吉,墓絕凶。
  七赤位兌,其行屬金。陰金。一說逆生于子。
  生于巳,敗于午,旺于申酉,墓于丑,絕于寅艮,逢土為印,逢火為殺,逢水為洩,逢木為財,逢金為比。秋為令星,冬則休,春則囚,四季則相,夏則受制。
  凡土金年月日時,為有氣,生旺吉,墓絕凶。
  八白位艮,其行屬土。陽土。一說寄生于寅。
  生于申,敗于酉、旺于戊巳,墓于辰,絕于巽巳。逢火為印,逢木為殺,逢金為洩,逢水為財,逢土為比。四季為令星,秋則休,冬則囚,夏財柑,春則受制。
  凡火土年月日時,為有氣,生旺吉,墓絕凶。
  九紫位離,其行屬火。
  生于寅,敗于卯,旺于巳午,墓于戌,絕于乾亥。逢木為印,逢水為殺,逢土為洩,逢金為財,逢火為比。夏為令星,四季則休,秋則囚,春則柑,冬則受制。
  凡木火年月日時,為有氣?生旺吉,墓絕凶。
  按:五行有陰陽順,逆之例,蓋以干支相配而言也。若九宮星煞,木金土有二,而水火則一也。混沌開闢,惟有水火對待而已。故先天水火列日月之門,後天水火立冬夏之極。水火既無有二,而木金土分而為二,無是理也。且陽之權重,陰之權輕,以陰從陽,有以婦從夫之義,則生旺墓絕不當分順逆明矣。又如戊土寄生于寅,巳土寄生于酉,固也。然五行正理,惟土在火金之交,夏秋之際,然後四時遞生萬物化醇也。斷當以生于坤申為是。
  九宮紫白方位圖說
  愚按:古人取紫白為吉者,非無謂也。以六白位乾,天門樞紐也。於時為開,一白位坎,陽氣初生也。于時為休,八白位長,成始成終也。于時為生,九紫位離,向明出治也。於時為景,若三碧當日月之衝,七赤居肅殺之地,有驚傷之象。四綠物茁,而已壯二黑,傳陰以送陽,有死杜之義。五黃居中,其位為君,其行為土,權總四方,威傾八面,當之者摧,抗之者滅。故諸家最凶之星,無如五黃。五黃猶太歲也可順不可犯,此九星之定位也。
  又按:中宮星,古曆名為太歲,一星其定位,則五黃主之。若每年游行飛泊,或水、或木、或火、或金,遞相為君。司一歲之權,行四時之令,不獨一五黃也。成功者退,將來者進,天之道也。故每年中宮星所關禍福最緊,假如山向方隅與此星相遇,相生相合則禍淺,相尅相戰則禍深。今人惟知避太歲,不知此星為真太歲。如山向方隅吊到此星,而年月日時又與之沖尅,為害甚大。
  九宮星煞加臨所忌
  ○暗建殺,為臣奪君位。○受尅殺,為客弱主強。
  ○各相對沖,為穿心殺。○金與金同位,為交劍殺。
  ○金土木同位,為鬥牛殺。○五行入墓,為六捷殺
  凡開山、立向、修方,雖得紫白,須有氣則福重,無氣則福輕。又當論其入墓等殺,所謂白中有殺少人知,是也。
  以上星煞所忌,特見其例耳。如欲盡其變,先當以十二支配八卦。如子在坎,丑寅在艮,卯在震辰,巳在巽,午在離,未申在坤,酉在兌戌,亥在乾。○如一白飛卯,六白飛亥,八白飛巳,九紫飛離,為刑宮。○如一白飛午,六白飛申,八白飛巳,九紫飛丑,為害宮。○其九宮星煞,莫不有三刑六害也。○又當論其年月日時,四空亡之地,以消息其盈虐。如甲子旬十年戌亥地為空。凡用神、凶神到其方,皆落陷無力。○如甲子年正月至八月戌亥地為空,九月至十二月申酉地為空。○如甲子旬戌亥為空,然陽日空陽,陰日空陰。凡年月亦如此論。○如一重二重空亡臧其力之半,如三重四重空則全然無力矣。大抵年上空亡關十年氣連最重,月上空亡次之,日時上空亡又次之。僅待其出旬,即可用矣。
  即刑害空亡,又當論其生扶制化。如刑宮為貴人官,則刑化為權。害宮為祿馬宮,則害化為用。○如空亡宮逢生扶,則實逢化合則變。生,以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復生木之類#3。扶,以水扶水,木扶木,火扶火,土扶土,金扶金之類#4。○制,以水制火,火制金,金制木,木制土,土制水,水復制火之數。○化,有以天干化,地支化者,甲與己化土,乙與庚化金,丙與辛化水,丁與壬化木,戊與癸化火,此天干化也。○亥卯未化木,寅午戌化火,巳酉丑化金,申子辰化水,此地支三合化也。○天干化以河圖生成之數,正所謂一六二七二八四九五十,此自然之配合也。○地支化以本垣一局,一局之氣乃生旺墓,自然吊合也。言不盡意,是在能者消詳之。
  三元年白起例圖說
  上元甲子年,中宮起一白。弘治十七年甲子,為上元。
  中元甲子年,中宮起四綠。嘉靖四十三年甲子,為中元。
  下元甲子年,中宮起七赤○
  三元之法,移宮換氣之法也。此自天地開闢以來,循環不已之妙理也。易之道一而二,二而三,三五錯綜以成變化,安有不從一起者乎。一白位坎,玄冥之宮,於數為太乙,於復為天根。故上元甲子起於是,三週而復歸於是,妙矣哉。有能窺是機緘者,邵子所謂親見伏羲來者,是也。以下月日時皆本此。
  三元年方白法定局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
  洪武七十年甲子,為中元。 庚午、辛未、壬申、癸酉、甲戌、乙亥。
  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辛巳。
  正統九年甲子,為下元。  壬午、癸未、甲申、乙酉、丙戌、丁亥。
  戊子、己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
  弘治十七年甲子,為上元。  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亥。
  庚子、辛丑、壬寅、癸卯、甲辰、乙巳。
  嘉靖四十三年甲子,為中元。 丙午、丁未、戊申、己酉、庚戌、辛亥。
  上 中 下      壬子、癸丑、甲寅、乙卯、丙辰、丁巳。
  元 元 元      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綠 赤中乾兌艮離坎坤震巽
  黑 黃  乾兌艮離坎坤震巽中
  碧    兌艮離坎坤震巽中乾
  綠 赤  艮離坎坤震巽中乾兌
  黃   黑離坎坤震巽中乾兌艮
  紫 碧坎坤震巽中乾兌艮離
  赤   綠坤震巽中乾兌艮離坎
  黑 黃震巽中乾兌艮離坎坤
  紫 碧 白巽中乾兌艮離坎坤震
  愚按:治曆明時,帝王首務。故凡頌來歲之曆,先作一文表,並所成曆焚告於帝。若曰下民罔知趨避,故定其歲時蚤暮,日月吉凶,頒行天下。儻有星曜推等不精,願當其辜,下此小民永為無咎。今之選擇家,不奉時王之政,而動以秘授愚人。人何不思福量孰與?朝廷推步孰與?專官觀天候氣之法孰與?欽天監此屬,未嘗有一行之名理,耶律之該博,而自專自用,誤人不淺。曆書首載一年白圖,逐月下又詳載一月白圖。日時之圖,浩煩難載,故不備書,以待能者推類。奈何,國朝之憲章不奉,而往往以不經邪說雜於間,可怪殊甚。予故條列其論,以便崇正利用一覽云。
  三元月白起例圖說
  上元,子午卯酉年,正月中宮起八白,
  二月七赤。
  中元,辰戌丑未年,正月中宮起五黃,
  二月四綠。
  下元,寅申巳亥年,正月中宮起二黑,
  二月一白。
  並逆布順飛
  此以月分三元,何也?蓋子年之下是丑,丑年之下是寅,此上中下之次也。至卯年復為上元,何也?蓋洛書止九宮,每年有十二月,積三年計三十六個月,合四九之數,遊行四遍,而復歸元位。故子年正月起八白,而卯年正月亦然也。自卯而辰,而巳至午年復然,此古立法之意,餘可類推。
  三元月方白法定局
  子午卯酉年 十正 十二 一 十三 二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辰戌丑未年 七 八 九 十正 十二 一 十三 二 四 五 六
  寅申巳亥年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正 十二 一 十三 二
  一  兌良 離 坎坤震 巽中乾
  二黑 艮離 坎 坤震巽 中乾兌
  三碧 離坎 坤 震巽中 乾兌艮
  四綠 坎坤 震 巽中乾 兌艮離
  五黃 坤震 巽 中乾兌 艮離坎
  六  震巽 中 乾兌艮 離坎坤
  七赤 巽中 乾 兌艮離 坎坤震
  八  中乾 兌 艮離坎 坤震巽
  九  乾允 艮 離坎坤 震巽中
  月令提綱也,年家總一年之休咎。其方有定而不易,其權雖尊而不專。若月家神煞,飛泊吊替,臨山到向,禍福最緊,尤當明其輕重取舍之法如五行本氣,木山宜春月,火山宜夏月,金山宜秋月,水山宜冬月,土山宜四季月。
  如五行進氣,木山宜冬月,火山宜春月,土山宜夏月,水山宜秋月,金山宜四季月。
  如五行財氣,金月宜春月,水山宜夏月,火山宜秋月,土山宜冬月,木山宜四季月。
  如五行退氣,水山忌春月,木山忌夏月,土山忌秋月,金山忌冬月,火山忌四季月。
  如五行鬼氣,土山忌春片,金山忌夏月,木山忌秋月,火山忌冬月,水山忌四季月。
  又當配以紫白喜忌,如木山喜一白為生,春月、四季月少力;喜八白為財,秋月、春月少力;忌六白為鬼,冬月、夏月無妨;忌九 為洩;四季月、冬月無妨。○如水山喜六白為生,冬月、夏月少力;喜九紫為財,四季月、冬月少力;己心八白為鬼,秋月、春月無妨。○如金山喜八白為生,秋月、春月少力;忌一白為洩,春月、四季月無妨,忌九紫為鬼,四季月、冬月無妨。○如土山喜九紫為生,四季月、冬月少力;喜一白為財一春月、四季月少力;忌六油為洩,冬月、夏月無妨。○如火山喜六白為財、冬月、夏月少力;忌一白為鬼,春月、四季月無妨;忌八白為洩,秋月、春月無妨。大抵用神受制受洩為少力,凶神受制受洩為無威。又當配以月,建支干納百,以稽其所變。如甲子年一白屬丙子,納音仍以水論。○六白屬乙亥,納音變火,當以火論。○八白屬丙寅,納音亦變火,當以火論。○九紫屬庚午,納音變土,當以土論。凡每年太歲所統十二月,各有專位,一以配八方。今人以一白屬水,六白屬金,八白屬土,九紫屬火,以斷吉凶休咎?無惑乎?其不驗也。
  愚按:造化在天地問,其北水南火,東木西金,萬世不易之常位,是五行之定體也。乃其入用之妙,逐年之分,方司月固變,逐月之游行吊替尤變。《易》曰:變則通,通則久,不變烏足以言造化哉。然此又至平常之理,無一毫穿鑿,無一息問斷,是在明理者推類,以定取舍耳。
  三元日白起例圖說
  冬至後陽遁,十二氣,共一百八十日,分為三元。
  上元冬至、小寒、大寒、立春。甲子起付白,乙丑二黑。
  中元,雨水、驚墊、春分、清明。甲子起七赤,乙丑八白。
  下元穀雨、立夏、小滿、芒種。甲子起四綠,乙丑五黃。
  並順布求直日星,即八中宮,順飛八方。
  夏至後陰遁,十二氣,共一百八十日,分為三元。
  上元,夏至、小暑、大暑、立秋。甲子起九紫、乙丑八白。
  中元,處暑、白露、秋分、寒露。甲子起三碧,乙丑二黑。
  下元,霜降、立冬、小雪、大雪。甲子起六白,乙丑五黃。
  並逆布求直日星,即八中宮,順飛八方。冬至後陽遁,日白方定局。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
  冬至 雨水 穀雨      庚午、辛未、壬申、癸酉、甲戌、乙亥。
  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辛巳。
  小寒 驚蟼 立夏      壬午、癸未、甲申、乙酉、丙戌、丁亥。
  戊子、己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
  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亥。
  大寒 春分 小滿     庚子、辛丑、壬寅、癸卯、甲辰、乙巳。
  丙午、丁未、戊申、己酉、庚戌、辛亥。
  立春 清明 芒種     壬子、癸丑、甲寅、乙卯、丙辰、丁巳。
  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赤 綠中巽震坤坎離艮兌乾
  黑   黃乾中巽震坤坎離艮兌
  碧 紫  兌乾中巽震坤坎離艮
  綠   赤艮兌乾中巽震坤坎離
  黃 黑  離艮兌乾中巽震坤坎
  碧  坎離艮兌乾中巽震坤
  赤 綠  坤坎離艮兌乾中巽震
  黃 黑震坤坎離艮兌乾中巽
   碧巽震坤吹離艮兌乾中
  此局順求直日星,下局逆求直日星。皆入中宮,順飛八方也。
  夏至後陰遁,日曰方定局。
  甲子、乙丑、丙寅、丁卯、戊辰、己巳。
  夏 處 霜      
  庚午、辛未、壬申、癸酉、甲戌、乙亥。
  至 暑 降         
  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辛巳。
  壬午、癸未、甲申、乙酉、丙戌、丁亥。
  小 白 立     
  戊子、己丑、庚寅、辛卯、壬辰、癸巳。
  暑 露 冬            
  甲午、乙未、丙申、丁酉、戊戌、己亥。
  大 秋 小                庚子、辛丑、壬寅、癸卯、甲辰、乙巳。
  暑 分 雪              
  丙午、丁未、戊申、己酉、庚戌、辛亥。
  霜 寒 大                壬子、癸丑、甲寅、乙卯、丙辰、丁巳。
  降 露 雪                戊午、己未、庚申、辛酉、壬戌、癸亥。
  碧  中巽震坤坎離艮兌乾
  黑 黃乾中巽震坤坎離艮兌
  赤   綠兌乾中巽震坤坎離艮
   碧艮兌乾中巽震坤坎離
  黃   黑離艮兌乾中巽震坤坎
  綠 赤  坎離艮兌乾中巽震坤
  碧    坤坎離艮兌乾中巽震
  黑 黃  震坤坎離艮兌乾中巽
  綠 赤巽震坤坎離艮兌乾中
  按:陳希夷《王鑰匙三元擇日之訣》云:
  陽生冬至前後時,順行甲子一宮移。
  雨水便從七宮起,穀雨還歸巽上推。
  陰生夏至九宮移,處暑前後三莫疑。
  霜降六宮起甲子,逆順分明十二支。
  蓋諸家日白之法,錯亂舛謬,惟此《三元擇日之訣》,陰陽順逆節節相續,殊不失古人移宮接氣之義。
  大抵至重者日主也,要與山命有用相關。
  如春月戊己廢而無用,寅月巳日三刑,卯月辰日六害,太歲背沖,名曰大敗。丑日未月總是破鄉。至於食伏滅沒之日,尤非所宜也,得紫白亦不吉。
  三元時白起例圖說
  冬至後陽遁,五日換一局分二元。舊本以辰戌丑未為中元,今改正。
  上元,甲己逢子午卯酉日汰甲子時起一白。
  中元,甲己逢寅申巳亥日,甲子時起七赤。
  下元,甲己逢辰戌丑未日,甲子時起四綠。
  並順布求直時之星,即入中宮,順飛八方。
  夏至後陰遁,五日換一局分三元。舊本以辰戌丑未為中元,今改正。
  上元,甲己逢子午卯酉日,甲子時起九紫。
  中元,甲己逢寅申巳亥日,甲子時起三碧。
  下元,甲己逢辰戌丑未日,甲子時起六白。
  並逆布求直時之星,即入中宮,順飛八方。
  冬至後陽遁,時白方定局。並求甲子時起,非五子輪也。舊本差謬。
  一     中巽震坤坎離艮兌乾
  二黑    乾中巽震坤坎離艮兌
  三碧    兌乾中巽震坤坎離艮
  四綠    艮兌乾中巽震坤坎離
  五黃    離艮兌乾中巽震坤坎
  六     坎離艮兌乾中巽震坤
  七赤    坤坎離艮兌乾中巽震
  八     震坤坎離艮兌乾中巽
  九     巽震坤坎離艮兌乾中
  按:通書定時白,以辰戌丑未為中元,寅申巳亥為下元,甚為訛舛。古 人立三元之法,以九宮飛泊,必曆三甲子,而始復元位。如第一甲子起於一坎,則第二甲子自然起於七兌,第三甲子又自然起於四巽,節節相承,一定之法也。後局逆遁,第一甲子起於離,亦此法也。以辰戌丑走為中局,於此法不合。
  夏至後陰遁,時白方定局。並求甲子時起,非五子築輪也,舊本差謬。
  九 中巽震坤坎離艮兌乾
  八 乾中巽震坤坎離艮兌
  七赤兌乾中巽震坤坎離艮
  六 艮兌乾中巽震坤坎離
  五黃離艮兌乾中巽震坤坎
  六 坎離艮兌乾中巽震坤
  七赤坤坎離艮兌乾中巽震
  八白震坤坎離艮兌乾中巽
  九 巽震坤坎離艮兌乾中
  又按:以辰戌丑未為中局者,蓋因以月白之法算時白,故相沿而成謬也。古人以積歲累日,天運循環,浩煩難算,故立此捷法以推之。彼算月白,以子年為上元,即以丑年為中元。蓋子年十二月尾,正好接丑年正月頭。如子年十二月,六白居中官;故丑年正月,五黃進而代之。也是十二宮配九宮算法也。若時白必須遍六十甲子之數,常以五日換一元。如甲子日起,甲子時必須交己巳日,然後甲子週遍,是子日為上元,斷當以巳日為中元,是六十時配九宮算法也。且陰陽二遁,又有順逆不同,較之於月白之法相去甚遠,於理甚悖,今為改正。
  即如以算月之法算時,先一日起甲子,則次日當為丙子,不當為甲子。先一日起一白順布,則次日當為四綠,不當為七赤。先一日起九紫逆布,則次日當為六白,不當為三碧。然後,與十二官算法相合。不然,安得以子日為上元,丑日為中元也。
  太歲一星起例斷略
  太歲一星禍難防,諸殺凶危不可當。但把三元自推數、犯之家下有重喪。太歲一星誰不知,逐年之內有凶期。每月連行方至妙,更無定準及常儀。且如上元甲子年,一白來宮飛九天。子上六宮重得白,再來離上不堪言。其法以三元值年星入中宮,順尋太歲本宮,所得何星,即移入中宮,以求值年星所在。值年星每歲中宮星也,故名太歲一星。
  假如上元甲子年,一白入中宮,順數至本年太歲在坎位,得六白,又將六白入中宮,順尋一白到離,離中有午字,隨逐月飛查午字落何宮,又吊一白同午字到處,乃是真太歲一星。今之術家,以太歲對沖名之,此歲破之鄉,非一星也。
  歲建子年坎,○丑寅年艮,○卯年震,○辰巳年巽,○午年離,○未申年坤,○酉年兌,○戌亥年乾。
  吊宮逐月審凶期,常忌太歲又相隨。
  只如一白居離上,二月推來艮犯之。
  假如上元甲子年,二月建丁卯,移卯字入中宮,順尋午字到艮。○子午卯酉年,正月中宮起八白,二月中宮起七赤,順飛八白乾九紫兌一白,又到艮,與月家午字又同到山,最凶。
  水火太歲害如何,定主重喪起禍戈。
  假如上元甲子年,一白為太歲一星,三月中宮得六白,順飛一白到離,是水入火鄉,主重喪。
  水金淫亂中房禍,殺妻損長害尤多。
  又如上元甲子年,一白為太歲,正月中宮得八白,順飛一白到兌,是水入金宮,主淫亂。坎為中男,故主中房禍。
  太歲臨方不自由,水土瘟疸的主憂。
  又如上元甲子年,二月中宮得七赤,順飛一白到艮,是水土太歲也,主瘟。
  水火失財並自縊,水火相逢蛇犬愁。
  又如上元甲子年,七月中宮得二黑,順飛一白到巽,是水入木鄉。○四月中宮得五黃,順飛一白到坎,是水入水鄉。
  以上所犯,若無刑帶合,不為大灾。
  火木刑傷事可哀,火金雖產主傷胎。
  火土疾病當夭死,更嫌水火損嬰孩。
  木水風聲傷殺遭,木金囚死不離牢。
  木土折傷並發背,木火為害迅如刀。
  金金短折多凶暴,木木癭瘤並發顛。
  土土瞎盲兼啞疾,五行發病義相連。
  請君更用吊宮變,凶吉悠然在眼前。
  以上太歲一星,總斷其大略,言五行感應之機。如此可見,九星之生尅制化,不離五行八方之消息,乘除總歸一理,年月為提綱,雖重,日時關,作用非輕。再參以運氣之循環,並配以奇門之變化,則無因之起例皆屬可刪,駕空之邪說不辨自破。孟子曰:經正則民無邪慝。彼河洛之書,非熄邪之經乎哉。余不敏,聊按經論次如右,以待後之作者。
  儒門崇理折表堪與完孝錄卷之六竟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七
  五星命略引
  堪輿造命,即五星推命也。五星推命,只重星曜吉凶,以定禍福,堪輿造命,亦究星曜吉凶,以次趨避。特星家兼重財宮,造命不重財官。星家遇卯安身命,造命以所用之時安身命,此其小異耳。然星家之理,亦不可不知,因輯其略。
  宮分所屬
  賓瓶齊青位, 磨竭越揚州。
  人馬燕幽地, 天竭宋豫求。
  天秤鄭兗分, 雙女楚刻丘。
  三河周獅子, 巨蟹秦雍留。
  益魏陰陽位, 趙翼是金牛。
  白羊魯徐郡, 雙魚衛豳收。
  度數所屬
  木蛟十二, 金龍九度。
  土貉十六, 日兔五屬。
  六宿 月狐,十八 火虎。
  水豹九兮,廿四 木辦。
  金牛亦六,十數 土蝠。
  九度 日鼠, 月燕十五。
  火堵十七, 水瑜九兮。
  十七 木狼,婁金狗十二。
  土雉十五,昴日鷄十止。
  十六 月烏, 火猴借半。
  水猿數九, 水稈三十。
  二度 金牛,十二柳土獐。
  日馬六度, 月鹿十六。
  火蛇十九, 水蚓十七。
  度數所在
  初總在 , 二 存。
  三 在 位, 四 宮真。
  二 同在 , 十三度 宮行。
  兮都在 , 二 宮親。
  四 同躔 , 七 井在 。
  九 俱在 , 四 位迎。
  十五兮 , 十還歸在於 。
  太陽行度
  立春 一起,雨水 七求。
  驚墊 六度,春分 三遊。
  清明 九下,穀雨 六留。
  立 胃八邊,小滿 八收。
  芒種 十一,夏至 九頭。
  小暑 十三,大暑 廿九。
  立秋柳十度,處暑 五有。
  白露 二立,秋分 十七。
  寒露 十三,霜降 十及。
  立冬 二行,小雪 二至。
  大雪 六臨,冬至 四逼。
  小寒 十連,大寒牛二直。
  太陰行度
  欲識太陰行度時, 月之節起於危。
  每日常行十三度,三日兩宮次第移。
  奎 胃 從畢, 井 柳張居 。
  月翼宿以為初,龍角 任游歷。
  月房宿作元辰,建 箕子細尋覓。
  月牽牛切要知,周天之度無差武。
  晨昏度論
  昏度者,酉宮也,凡初一至十五六日生,皆從酉上起,每一時挨一度,酉、戌、亥三時順數,申、未、午、巳、辰、卯、寅、丑、子九時逆數。晨度者,卯宮也;凡十五六至三十日生,皆從卯宮起,每一時挨一度,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九時順數,寅、丑、子三時逆數。
  初一至初四,月行最疾,一晝夜行十四度有餘。
  初五至初八,月行平,一晝夜行十三度有餘。
  初九至十九,月行遲,一晝夜行十二度有餘。
  二十至廿三,月行小疾,一晝夜行十三度有餘。
  廿四至三十,月行大疾,一晝夜行十四度有餘。
  星曜行度
  太陽一日行一度,一月行一宮,一年行一周天。
  太陰一日行十三度,兩日半行一宮,一月行一周天。
  歲星順,或五日行一度,一年一宮,十二年一周天。
  熒惑順,或日半行一度,兩月一宮,二年行一周天。
  鎮星順,或十日行一度,二十八月行一宮,二十八年一周天。
  太白順,或一日行一度,一月一宮,一年一周天。
  辰星順,或一日行一度,一月一宮,一年一周天。
  紫氣二十九日行一度,二十九月一宮,二十九年一周天。
  月孛九日行一度,九個月一宮,九年一周天。
  羅十八日行一度,十八月一宮,十八年一周天。
  計都十八日行一度,十八月一宮,十八年一周天。
  已上日、月、木、火、土、金、水、炁、孛九星,順行度,逆行宮也。惟羅、計二星,順行宮,逆行度也。
  凡木、火、土、金、水,纔有遲留伏逆,晨夕次見之論,於中太陰躔度,有朔後行昏度,望後行晨度,宜仔細推詳。
  安命度法
  月為身星。又月躔某度,即身之度主也。
  以生時加太陽宮,順數遇卯,即是命宮也。
  如太陽在子宮,酉時生人、以酉時加在子宮,順數到午遇卯,即是命宮也。蓋日出在卯,故以卯為命宮。
  以太陽之度,對著命宮之度,即是命度也。
  如太陽躔子宮,虛六度對著午宮,星五度即為命度。如曰躔女三度,對著午宮,柳四度是也。餘同此例。
  十二宮命宮、財帛、兄弟、田宅、男女、奴僕、妻妾、疾厄、遷移、官祿、福德、相貌。
  凡定十二宮者,逆數輪轉,如命宮在寅,財帛在巳,兄弟在子,田宅在亥,男女在戌,奴僕在酉,妻妾在申,疾厄在未,餘同此。
  定限度法
  以命度在某宮第幾行,則知某歲行限也。
  如命躔星五度,在星盤中午宮第五行上,則是十五歲行限。如命躔三四五度下,則是十一歲行限。如命踱張十一#1、十二、十三度,則是二十歲行限矣。大抵行限,早以十一歲起行限,遲即二十歲止,以星盤度數,數上起限更便,以量天尺尤難。
  年分訣
  十五 十,     十一詳。
  十五最高位, 止有八年糧。
  七兮共六六,     五年強。
  并 ,四年之半定毫芒。
  行度訣
  行度隨淺深, 一年三度立。
  一年兩度通, 三載共一十。
  一年四度強,三年之上同加一。
  三度移,三年臧一為端的。
  并 ,一年七度三臧一。
  各五年,一年六度行不失。
  但能依此論行年,分明歲歲知凶吉。
  已上限度年分之法,但照前例。惟命宮十五年者,乃古之法,則不可拘執此例。如十一歲起限者,命官止官十年,或零三度,以三年餘行一度也。如二十歲起限者,命官又管十九年,約有二十六七度,以一年半行一度也。其餘倣此推之。
  命宮纏度淺深,行限過宮度數,名曰量天尺也。
  右十上命官,與量天尺,皆安命之定式也。命宮以太陽所到之官度,加卯時,數至本生時,為命官。量天尺以太陽所到之宮度,加本生時,數至卯,為命宮。數雖不同,其究一也。各宮檢閱煩難,量天尺指數便捷,宜止用量天尺足矣。第量天尺限定格眼數之,不能一一加初度,故其中常差一二度者有之,必合以各宮數之方,分秒不差。星家所生之時,即堪輿家所用之時也,不可泥。
  看法
  星 星者,謂日、月、木、火、土、金、水、炁、孛、羅、計,兼文魁、名甲、官印、經緯、驛馬、三元、四元、催官、祿神、喜神、爵、十于、化曜等星。
  煞 煞者,謂祿勳、歲駕、天乙、玉堂、斗杓、卦氣、唐符、國印,並陽刃、劍鋒、天雄、地雌,飛廉、的殺、亡神、四耗、四符等煞。
  宮 宮主者,謂子丑宮(土),寅亥官(木),卯戌宮(火),辰酉宮(金),巳申宮(水),午宮(日),未宮(月)。
  度 度主者,謂角斗奎井度(水),亢牛婁鬼度(金),氏女胃柳度(土),房虛昴星度(日),心危畢張度《月),尾室觜翼度(火),箕壁參軸度(水》。
  強 強宮者,謂命宮、官祿、田宅、妻妾、男女、福德、財帛,又云財帛次弱,與其命官相違故耳。
  弱 弱宮者,謂兄弟、奴僕、疾厄、相貌、遷移。又云遷移近強,與其命相向故也!
  體 體者,靜也。又曰原守星盤,排下七政、四餘;原掌身命、官福、田財、妻嗣及文魁、經諱、三元、四元等星。
  用 用者、動也。又日流行周天度主大小二限,主流年十一曜太歲輸宮煞。
  生 生者,相生也。謂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如身命、官福、田財、妻嗣等星,須是他來生我者吉。
  尅 尅者,相尅也。謂木尅土,土尅水,水尅火,火尅金,金尅木。如身命、田財、妻嗣、官福等,主切忌他來尅我者也。
  制 制者,乃相尅也。謂金尅木得火制,火尅金得,水制,水尅火得土制,土尅水得木制,木尅土得金制,云云。
  化 化者,乃相生也。謂金尅木得水化,水尅火得木化,木尅土得火化,火尅金得土化,土尅水得金化之類。
  對 對者,對照也。如子午對照,丑未對照,寅申對興卯酉對照,辰戌對照,已亥對照,對照吉則吉,對照凶則凶。
  合 合者,合拱也。申子辰合拱,寅午戌合拱,巳酉丑合拱,亥卯未合拱,合拱吉則吉,合拱凶則凶。
  向 向者,諸星向朝也。如日月向朝,如官福向朝,如田財向朝,如文魁向朝,如經緯向朝,如三滿用向朝,如一主專權向朝。
  背 背者,眾曜背躔也。如計羅截諸星於東南,而命限歷於西北。如計羅截眾曜於西北,而命限在於東南。又日月背躔,諸星沉淪是
  也。
  前 前後者,有二論。如子宮為中,以丑宮為前,以亥宮為後,乃宮之前後也。如角度為中,以亢度為前,斡度為後,乃度之前後也。論行限者,以宮之前後決吉凶。談星格者,以度之前後定禍福。又有同宮前後之分,又有同度前後之論。
  後 《經》云:日月同宮,月要占於日前。如月躔井,日躔畢是也。又曰:金水會垣水,忌退於金後。如水躔井,金躔畢是也。又有相尅前後之分。如土在井,水在畢,為禍輕。如土在畢,水在井,則禍重。大抵生我之星宜在後,尅我之星宜在前。餘倣此推。
  迎 迎者,星在前也。且如命限在寅,而卯上有星,謂之隔宮迎。如命限在箕,而尾度上有星,謂之隔度迎。隔宮者輕,隔度者重。
  送 送者,星在後也。如命限在寅,丑上有星,謂曰隔宮送。如命限在箕,而尾度上有星,謂之隔度送。隔宮者遠,隔度者近。
  明 明者,晝生日、木、土、水、炁、計、孛,夜生月、火、金、羅,謂之向明。為身命、田財#2、官福、經緯、驛馬、三元、祿等星為奇。
  晦 晦者,夜生日、木、土、水、黑、計、孛,晝生月、火、金、羅,謂之背曜。或掌身命、田財、官福,有文魁、名甲等星俱失次也。
  升 升者,日在東方,宜寅、卯、辰、巳、午、未時生人。月在西方,宜申、酉、戌、亥、子、丑生人。
  沉 沉者,日在西方而夜生,月在東方而晝生,兼為官福、身命、田財、妻嗣等用者,謂日失格。
  順 順者,五星自北而西,自南而東,順度相生,而無諸星駁雜為美。如木、火、土、金、水、次第相生則吉。
  逆 逆者,五星自北而東,自南而西,逆度相尅,又有眾曜混雜為忌。如水、火、金、木、土,相逢尅戰則凶。
  衰 衰者,春土夏金,秋木冬火,四季水。又衰病、死絕、胎養、宮為衰,已上等星宮位,忌掌用神坐衰地尤甚。
  旺 旺者,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四季土。又長生、冠帶、帝旺為旺,已上等星宮位,宜掌用神臨旺地尤切。
  掩 掩者,羅計掩蔽也。或晝掩諸星於西北,或夜蔽眾曜於東南也。
  蝕 蝕者,日月同羅計也。以朔日晝生,望月夜誕,遇羅計則蝕,忌坐命安身於日月度也。
  衝 衝者,對宮衝尅也。如火在子,水在午。又如木在丑,金在未,對照沖尅,乃為不吉。餘可類推。
  制 制者,用星受制也。如木為用星,.被金所制。又土為用神,被木所制。用星者,即身命、官福、田財、妻嗣等,主是也。受他星尅制不吉。
  朝 朝者,相向也。如眾曜拱南,南方會坐命。如群星朝北,北方坐命。又如計羅截諸星於東,命坐於東。截諸星於西,命坐於西。皆謂之朝也。
  拱 拱者,三合也。如日月拱身命,拱官福,拱田財,拱妻子。又如福祿。拱身命,拱官祿,拱田財,拱妻子。又如田財拱身命,拱官福,拱妻子。
  夾 夾者,兩傍也。如日月夾身命,夾官福,田財,夾妻子。又如福祿夾身命,夾官福,夾田財,夾妻子。又如田財夾身命,夾官福,夾妻子。
  輔 輔者,輔弼也。如身命主輔弼日月之前後。又官福星輔弼日月之。左右。又田財、妻嗣等主得日月漏提挈者,皆為合格。
  分 分者,羅計截諸星兩路也。或分截文武兩班,或分截文東、武西,或分出日月並明,或分出官福清健。
  會 會者,諸星聚一宮一度也。如十一曜會聚身命。如十一曜會聚官福,或會聚田財,且諸星順度相生,無尅戰為妙。
  引 引者,在前也。引宜度遠,如日月引從,官福引從,田財引從,妻嗣引從。或文魁引從,名甲引從,官印引從,得地者佳。
  從 從者,在後也。從宜度近,如金水引從,宜水前金後。木火引從,宜火前木後。土金引從,宜金前土後。蓋後能生前,而前不能生後故耳。
  截 截者,羅計攔截也。或截諸星於東南,又在晝生。或截眾曜於西北,又是夜生。又如羅計中分,截出文東、武西。
  漏 漏者,截出吉星也。或晝生漏,出日、木、土、水、黑、計於陽宮陽度。或夜生漏,出月、火、羅、金於陰宮陰度。
  守 守者,身命住宮也。所住之宮,與諸星相會,以定貴賤。
  岐 岐者,兩岐隔界也。如尾二在卯,尾三過寅,乃隔宮同度岐界也。又如子上虛九,與危初度,是同宮隔度岐界也。但凡身命,官福等星,坐度宜深,不宜纏兩岐隔界之度也。
  已上八門起例看法,乃星家綱領,學者模範,宜細玩焉,得於心矣。
  儒門崇理折衷堪與完孝錄卷之七竟
  #1『十一』原作『十二』,據上下文義改。
  #2『田財』原作『田則』,據上下文義改。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八
  安葬簡儀小引
  嘗聞君子不以天下儉其親,葬親豈可不從厚。然陰地僅一線,乃造化妙機也。今之世宦大家,往往肆其美麗,以燿生者之觀。
  甚至於鑿損造化之真氣,於都惜哉。今考先賢造葬格言數條於後,俾仁人孝子,或可適從,云。
  治棺
  朱子曰:油杉為上,相木次之,土杉又次之,其制方直頭大足小,僅取容身,勿令高大。及為虛簷高足,內外皆為灰漆,底佈炭屑一二寸,加七星板其上,其於林米油灰瀝青,一名松脂,一名松香,亦曰松糖,又名雲香。釘鐶則恐未然。其于以下非朱子意。
  胡氏泳曰:彭止堂作訓蒙云:灌以松脂,宜於北方;江南用之,適為蟻房。而釘鐶,亦能引水,其木易為腐朽耳。彭必有考更詳之。
  劉氏璋曰:凡送死之道,惟棺與檸為親身之物,孝子所宜盡心者。臨喪之日,擇木為棺,恐倉卒未得其木,灰漆亦未能堅完,或值暑月,尸難久留。古者,國君即位而為椑槨,預歲一漆之。今人亦有生時自為壽器者,此乃猶行其道,非豫凶事也。其木油杉及相為上,毋使高大以圖觀美。惟棺周於身,棹周於棺足矣。棺內外皆用布裹,漆務堅實。
  按:棺中七星板,用板一□,其長廣棺中可容者,鑿為七孔。
  治葬
  朱子曰:三月而葬,前期擇地之可葬者。
  程子曰:卜其宅兆,卜其地之美惡也。非陰陽家所謂禍福者也。地之美者,則神靈安,其子孫盛。若培壅其根,而枝葉茂理,固然也。地之惡者,則反是然則曷。謂地之美者,土色之光潤,草木之茂盛,乃其驗也。父祖子孫同氣,彼安則此安,彼危則此危,亦其理也。而拘忌者,惑以擇地之方位,決日之吉凶,不亦泥乎。甚者不以奉先為計,而專以利後為慮,尤非孝子安厝之用心也。惟五患者不得不謹,須使他日不為道路,不為城郭,不為溝池,不為貴勢所奪,不為耕黎所及也。一本云:所謂五患者,溝渠道路避村落遠井窖。
  丘文莊公曰:風水之說,其希覬大富貴之說。雖不可信,若夫乘生氣,以安祖考之遺體,蓋有合於伊川本根枝葉之論。先儒往往取之文公先生,與蔡季通預卜藏穴,門人裹糗行紼,六日始至,蓋亦慎擇也。昔朱子論擇地,謂必先論其主勢之強弱,風氣之聚散,水土之淺探,穴道之偏正,力量之全否,然後可以較其地之美惡。後之擇葬地者,誠本朱子是說,而參以伊川光潤茂盛之驗,及五患之防庶得矣。
  擇日開塋域
  家禮主人帥執事者,於所得地掘穴,四隅外其壤。掘中南其壤,各立一標,當南門立兩標。四隅外其壤,出其土壤於外也。掘中南其壤,出其土壤於南也。
  祠后土
  家禮曰:祀以后土,恐其僭竊也。擇遠親,或賓客一人,吉服冠素,告后土氏。
  祝帥執事者,設位於中標之左,南向設盞,注酒列脯醞於其前。又設盥盆、浴巾二於其束西,其束告者所盥,其西執事者所盥也。
  儀節
  就位,告者立北向執事者,二人在其后。鞠躬,拜興,拜興,平身。告者與執事者,皆起。盥洗,告者與執事者,俱洗。詣香案前,告者至案前。跪告者乃跪。上香,斟酒,執事者,一人執酒注西向跪,一人執盞東向跪。告者取注斟酒于盞畢,反注取盞。酹酒,傾酒于地。獻酒,復酌酒署神位前。俯伏興少退之讀祝,執祝板跪于告者之左,而讀之。焚祝文,和楮錢同焚之。鞠躬,拜興,拜興,平身,禮畢。祝文維○○幾年歲次干支,幾月干支朔,越幾日干支,某官某姓敢昭告于本山土地之神。今為父則云某官姓名,母則百某封某氏。營建宅兆于本山,某士名某山某向神,其保佑俾無後艱。謹以清酌、脯醢,祇蕩於神尚饗。
  按:古禮無所謂后土氏者,惟唐開元禮有之。溫公書儀本開元禮,家禮本書儀喪禮,開塋域及窆與墓祭,俱杞后土。然后土之稱,對皇天也。惟國家得稱士庶之家有似乎僣。考之《文公大全集》有杞土地祭文。今擬改后土氏,為土地之神。
  徹出,乃穿壙。徹去祭儀臺案等物也。
  穿壙
  司馬溫公曰:今人葬有二法,有穿地直下為壙,而懸柩以定者。有鑿隧道旁穿土室,撿柩於其中者。按:古者,惟天子得為隧道,其他直下為壙,而懸棺以定。今當以此為法。其穿地宜狹而深,狹則不崩損,探則盜難近也。
  按:深葬防盜,固先正之確論。但地理家又有淺探得乘風水自成之說。謂龍脈有浮沉,水土有厚薄。如朱子謂:漳泉問,棺只入地一半,上面用土培封,稍探則有水。若此者,又難一律保葬。且宋以前,壙中多藏金寶,故致盜寇劫塚之患。國朝制禮不許用金寶殉葬,自無盜寇之虞。蓋不用金寶,極有禮。吳下人雖化者,衣裝必預剪壞,亦防盜之意。然欲厚於親,在擇吉地以安之,豈必金寶為厚哉。不惟不能厚其親,反致劫塚之禍,愚亦甚矣。
  作灰隔
  穿壙既畢,先布炭末於壙底,築實厚二三寸,然後布石灰、細沙、黃土,拌勻者於其上,灰三分,二者各一,可也。築實厚二三尺,別用薄板為灰隔,如棹之狀,中取容棺牆,高於棺四寸許,置於灰上,乃以四旁旋下四物,亦以薄板隔之,炭末居外,三物居內。如底之厚,築之既實,則旋抽其板,近上復下炭灰等而築之,及牆之平而止。炭禦木根,辟水蟻,石灰得沙而實,得土而黏,歲久結而為全石,螻蟻盜賊皆不得進也。
  程子曰:古人之葬,欲比化者,無使土親膚。今奇玩之物,尚保藏固密,以防損污,瓦親之遺骨當何如哉。世俗淺識,惟欲不見而已。又有釆速化之說者,是豈知必誠必信之義,且非欲求其不化也。未化密閉保藏,當如是耳。
  和灰沙
  槨外實灰沙,沿壙炭屑。
  朱子答廖子晦曰:所問葬法,後來講究木槨瀝青,似亦無益。但於穴底先鋪炭屑,築之厚二寸許,下與先所鋪者相接,築之既平,然後安槨於其四傍。謂沿槨也。又下三物如前。
  按:槨本不必用,即欲用之,亦惟木槨,或磚槨為佳,切不可用石槨。蓋石能生水,只觀天將雨,而礎潤即可見矣。且石槨重甚,年數深遠,設若傾頹,安知其不壓於骨骸之上,尤為可畏。故不用之為愈也。
  槨內亦實灰沙
  槨底及棺四傍謂槨內、槨外。上面,皆以沙灰實之,俟滿加蓋,復布沙灰,而加炭屑於其上,亦厚寸許,然後以土築之,盈坎而止。蓋沙灰以隔螻蟻,愈厚愈佳。
  或問:棺外可用灰雜沙土否?朱子曰:只純用炭末置之槨外,槨內實以和沙石灰。或曰:可純用灰否?曰:純灰恐不實,須雜以篩過細沙。久之,灰沙相雜入其堅。如石槨外,四圍上下,一切實以炭末,約厚七八寸許,既辟濕氣免水患,又截樹根不入,樹根遇炭皆生轉去,以此見炭灰之妙。蓋炭是死物無情,故樹根不入也。抱朴子曰:炭入地千年不變。
  禮壙中用生體之屬,久之必潰爛,卻引螻蟻,非所以為亡者慮久遠也。古人壙中置物甚多,以某觀之,禮文之意大備,則防患之意反不足。要之只當防慮久遠,毋使土親膚而已。其他禮文,皆可略也。
  頃嘗見藉溪先王說:嘗見用灰葬者,後因遷葬,則見灰已化為石矣。炭屑則以隔木根之自外至者,亦里人改葬所親見。故須令常任沙灰之外,四面周圍皆無縫罅,然後可以為固。○已上三條,皆朱子語。
  石灰三分,黃土、細沙各一分,篩半勻以淡酒灑造噴壺灑之。築之。
  按:今俗用糯米粉煮粥,以拌入三合土內,卻亦能使三物膠固,用之可也。
  刻誌石
  用石二片,其一為蓋,刻云:某官某人之墓。無官則書其字曰:某君某甫。其一為底,刻曰:某官諱某字,某某州某縣人,考諱某毋某氏封,某某年月日生,叔歷官遷次,某年月日終,葬于某鄉某里某山向,娶某氏某人之女,子男某官,女適某官某人,孫男幾人某官某,孫女幾某某。婦人,夫在則蓋書某官姓名,封某氏之墓,無封,則云夫之姓名,夫亡則云某君某甫妻某氏,其底叔生年日月,死年月日;因夫子致封號無則否。葬之日,以二石字面相向,而鐵索束之,埋之壙前,近地面三四尺間。蓋慮其時陵谷變遷,或悮為人所動,而此石先見,則人有知其姓名者,庶能為掩之也。
  按:閩俗安此石於壙內棺首者殊非宜,浙俗安壙前是,終不若安壙前近地面三四尺間為當矣。
  乃窆窆下棺也
  先用木杠於灰隔之上,乃用索四條,穿柩底環不結,而下之至杠上,則抽索去之,別摺細布,或生絹兜柩底,而下之,更不抽出,但截其餘棄之。若柩無環,即用索兜柩底,兩頭放下至杠上,乃去索,用布如前法。大抵下棺之時,須審用力,不可悮有傾墜搖動,主人兄弟宜報哭,親臨視之,已下再整柩衣銘旌,令平正。
  或問:若柩無環,恐索難出,當如此法。柩既有環,何不就索徑下,卻至杠上,又去索換布絹何也?曰:想亦恐索難出也。今人兩頭齊用活套索放下者,亦甚穩當,從俗用之,亦可。壙內四角,各用磚以架柩。蓋亦可以抽去下柩索耳。
  加灰隔內外蓋
  先度灰隔大小,製薄板一片,旁距四牆,取令脗合。至是加於柩上,更以油灰彌之,乃加外蓋。
  按:此原本用瀝青,溶灌於其上,約厚三寸許,然後始加外蓋。今去瀝青,用石板,亦不可外蓋之上。今俗有用磁碗盛糯米粥和石灰,以鋪數層,亦牢固,用之可也。
  實以灰
  三合灰拌勻居上,炭屑又居上,各倍於底及槨外、槨內、四旁、上面,之厚以酒灑而躡實之,恐震動柩中,故不敢築,但多用之,以俟其實爾。
  乃實土而築之
  下土每尺許,即輕手築之,勿令震動柩中,杞后土神於墓左。
  祝文
  維某年月朔日,具位同前,敢昭告於本山土地之神。今為某官某人封謚,窮玆幽宅,神其保佑,俾無後艱。敬以清酌脯醢,祇蕩於神尚饗。
  復位。告者再拜,徹出。
  按:劉氏璋曰:為父毋形體在此,故禮其神以安之。
  藏明器等
  實土及半,乃藏明器、下帳、苞、筲、甖於便房。
  按:明器乃刻木為車馬、僕從、侍女,各執奉養之物。如巾帕、茵褥等物,象平生而小,准令五品、六品三十事,七品、八品二十事,非陞朝官十五事,庶人十事。
  帳謂林帳、茵蓆、椅卓之類,亦象平生而小
  苞竹掩一,以盛遣奠餘脯
  按:儀禮注:苞草也;古稱苞苴是也。曲禮註:苞者,包裹魚肉之屬。苴者,以此藉器而貯物也。
  筲竹器五,以盛五穀
  司馬溫公曰:今但以小甕貯五穀各五升,可也。
  劉氏璋曰:既夕禮膂三容,與簋同盛黍、稷、麥,其實皆繪注云:皆湛之以湯,神之所享不用食,道所以為敬。
  按:儀禮註:筲,藉通飲器容,與簋同。《論語》註:筲,竹器,容斗二升。
  甖磁器三以盛酒醯醢
  按:此數物,俗又謂之倉庫。今亦不用,閩中用二磁瓶,一盛五穀,曰倉:一盛銅錢,或紙錢,曰庫;吾鄉皆不用。
  張說曰:墓中不置甕、瓶,以其近於水也。不置羽毛,以其近於尸也。不置黃金,以其久而為怪也。不置丹朱、雄黃、礬石,以其近烈而燥,使土枯而不滋也。古人納明器於墓,此物久而致蟲必矣。如必欲用之,則莫若於壙旁別為坎,以瘦之也。
  司馬溫公曰:自明器以下,俟實土及半,乃於其旁,穿便房以貯之,以板塞其門。
  劉氏曰:或問明器之義,曰檀弓註云:謂以禮送死者,以死者之禮待之。是無愛親之心為不仁,不可行也。以生者之禮待之,是無燭理之明為不智,亦不可行也。故備物而不可用也。其謂之明器者,蓋以神明之道待之也。
  或問:穿便房,恐虛壙中引水不便,欲貯埋墓誌處如何?曰:此雖古人不忍死其親之意,然實非有用之物。且脯肉腐敗生蟲聚蟻,尤為非便,不可用也。惟埋明器矣。
  按:穿便房以埋明器,以閩俗之木刻金雞、玉犬、栢人、土地等物,不無有泄地脈,且引水生蟲盆一益化者、不若皆不用為是。若孝子必欲遵禮用之,亦不必事雕刻,而但用紙糊裱楮為之,乃於窆完工畢之際,謝土告墓之時,對墳燒化,如焚楮錢之義,庶亦就便焉。謹以告仁孝君子幸察焉。
  下誌石
  墓在平地,則於墓道南先布磚一重,置石其上,又以磚四圍之,而覆其上者。墓在山側峻處,則於壙南數尺間,掘地深四五尺,依法埋之。
  復實以上而堅築之
  下土亦以尺許為準,但須密杵堅築。
  按:俗有用磚捲鄭者,鄭必高大空虛,久則傾陷,甚非,所宜只多用三合土,而堅築之,可也。
  題主
  執事者設卓子於靈座前左向,右置硯筆墨,更置盥盆悅巾。
  儀節主人向卓子前立。盥洗祝及題主者俱洗。出主祝開箱出木主,臥置卓子上,題主盥手畢,向右立。題主陷中字須先令他人書完,只留粉面上,神主之主字勿加點,只作王字。今題主者加一點于上,即成主字,謂之題主。祝奉主置靈座置畢。收魂帛乃藏魄帛於箱中,置主后。祝焚香斟酒跪主人以下皆跪。讀祝祝讀畢不焚。興復位鞠躬、拜興、拜興、拜興、拜興、平身謝題主者主人再拜,題主者苔拜。
  按:神主陷中字,何以先令他人預書,而點主者至是但於其粉面書主字之一點而已。曰:點主者,多是有位之尊者,及年高之老者,臨時書字,恐有不便。故爾,此亦從權處耳。諸儒家禮未嘗言此。
  題主式
  陷中父則曰:明故某官某公,諱某字某行幾神主母則曰:明故某封某氏,諱某行幾神主。粉面父則曰:顯考某官封謐府君神主。母則曰:顯妣某封某氏神主。其下左旁皆書曰:孝子某奉祀。無官則以主所稱為號,如父。曰:顯考處士府君神主。
  祝文
  維年歲次月朔日辰,孤子某敢昭告於某官封謐府君,形歸窀穸,神返室堂,神主既成,伏惟尊靈,含舊從新,是憑是依。母則改孤子為哀子。窀穸,《左傳》襄十三年,楚共王疫病望馴諸大夫曰:獲保首領以擊地藏是春秋窀穸之事。注窀,張倫切,厚也。穸,音夕夜也。蓋厚夜,猶長夜,謂葬埋也。
  祝奉神主升車魂帛箱在其後
  今俗主人自抱神主於懷,乘轎而返,蓋欲使神魄相依也。亦有理。
  執事者徹靈座遂行主人以下,男左女右,○重服在前,輕服在後,出墓尊長乘車馬去墓百步之許卑幼亦乘車馬,水則乘船,但留子弟一人監視實上,以至成墓。
  或問:定後乃題主、孝子奉主而歸,委其封土成墓之事於他人,何也?苔曰:事死如事生,今遺魄用葬於土,而神魂則附於主矣。故孝子亟於奉主以安神魂,至封土成墓,委之期親子弟,或門人耳。昔孔子值葬時,封委之門人時,大雨防墓崩,子貢後歸以告孔子,孔子汶然淚下,責其門人曰:古者不脩墓。夫所謂不脩墓者,乃當時築造牢固堅實,不俟於脩耳。豈有崩而不脩哉。今人三日後復山之說,正因此也。
  成牆
  墳高四尺
  檀弓孔子既合葬於防,曰:吾聞之,古者墓而不墳。今丘也,東西南北之人也,不可以弗識也。於是,封之崇四尺。○今按孔子防墓之封其崇四尺,故取以為法。
  立小石碑。於其前,亦高四尺,趺高尺許。
  司馬溫公曰:按今式墳碑、石獸,大小多寡,雖各有品數,然葬者當為無窮之規。後世見此等物,安知其中不多藏金玉耶。是皆無益於亡者,而又有害。故令式又有貴得同賤,賤不得同貴之義。然則,不若不用之為愈也。
  按溫公說:別立小碑,白石徑闊尺以上,其後居三之二,圭首而刻,其面如誌之蓋,乃略述其世系、名字、行實,而刻於其左,轉及後右而周焉。婦人則俟夫葬乃立,面如夫亡誌蓋之刻一石。
  國朝稽古定制,塋地一品九十步,每品臧十步;七品以下不得過三十步,庶民止於九步。墳一品高一丈八尺,每品臧二尺,七品以下不得過六尺。其石碑一品螭首,二品麒麟,三品天祿,辟邪皆用龜趺;四品至七品,皆圓首方趺。其石人、石獸長短闊狹,以次臧降。其石人、石獸、望柱,皆有次第著在令甲可考也。貴得同賤,賤雖富不得同貴。慮遠者,於所當得,縱不能盡去,少加臧殺可也。
  司馬溫公曰:古人有大勳德,勒名鍾鼎藏之宗廟,其葬則有豐碑以下棺耳。秦、漢以來,始命文士褒贊功德,刻之於石,亦謂之碑。降及南朝後,亦銘誌埋之墓中。使其人果大賢耶。則名聞昭顯,來世稱頌,流播終古,不可掩蔽,豈待碑銘。始為人知其人不賢耶,雖以巧言麗辭,強加釆飾,功侔呂望,德比仲尼,徒取議誚,其誰肯信。碑雖立於墓道,人猶得見知,乃藏於壙中,自非開發莫之睹也。隋文帝子,方四歲,薨時,僚請立碑。帝曰:欲求名,一卷史書足矣,何用碑?為徒與人作鎮石耳。此實語也。今既不能免依其誌文但可直叔鄉里、世家、官籍,始終而已。季札墓前有石,世稱孔子所篆云。嗚呼,有昊延陵季子之墓,豈在多言,然後人知其賢也。今但刻姓名於墓前,人自知之耳。
  附錄 文公父壙記
  先府君諱松,字喬年,姓朱氏,徽州姿源人。曾祖諱振,祖諱詢,妣皆汪。先考諱森,妣程氏,三世皆不仕。考、妣以府君故,贈承仕郎、孺人。府君生於紹聖四年閏二月戊申,性至孝,有高志大節,落筆語輒驚人。政和八年,以同上舍出身,授迪功郎、建州政和縣尉。承仕公卒,貪不能歸,因葬其邑,而游宦往來閩中,始從龜山楊氏門人為《大學》《中庸》之學。調南劍州尤溪縣尉,監泉州石井鎮稅,循左從政郎。紹興四年,召試除秘書省正字丁內艱服除,召對改宣教郎,遷著作佐郎、尚書度□貟外郎兼史館校勘。歷司勳吏部兩曹,皆領史職如故,以史勞轉奏議郎,以年勞轉承議郎。丞相趙忠簡公、張忠獻公皆稱知府君,未及用而去。秦檜以是忌之,而府君又方率同列極論和戎不便。檜益怒,也府君知饒州,未赴,請問差主管台州崇道觀,以十三年三月辛亥卒於建州城南之寓舍,年四十有七。所為文有《韋齋集》十二卷。娶同郡祝氏處士確之女,封孺人,後二十七年卒。男熹,嘗為左迪功郎,差充樞密院編脩。女嫁右迪功郎、長汀縣主簿劉子翔。孫男塾、埜、在,女巽、兌皆幼。初府君將沒,欲葬崇安之五夫。卒之,明年遂窆其里靈梵院側。時熹幼,未更事,卜地不許,既懼體魄之不獲其安,乃以乾道六年八月五日,遷於里之白水鵝子峰下。熹攀慕號,損痛貫心骨,重惟先君既不得信其志以沒,而熹又無所肖,似不能有以顯揚萬分,敢次叔姓系官,閱志業梗,刻而掩諸幽,且將請作文者,以表其隧,昊天罔極,嗚呼痛哉。
  儒門崇理折衷堪輿完孝錄卷之八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