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枕中记》
导航

《枕中记》

枕中记
  经名:枕中记。不着撰人。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方法类。参校版本:《云笈七签》。该书卷第三十三孙思邈《摄养枕中方》收有本书部分内容。
  枕中记
  夫治身者不以忧畏,朋友远之;治家者不以忧畏,臣仆侮之;治国者不以忧畏,邻境叛之;治天下者不以忧畏,道德去之。故忧畏者,生死之门,礼教之主,存亡之由,祸福之本,吉凶之元也。是故士无忧畏,则身名不立;农无忧畏,则稼穑不滋;工无忧畏,则规矩不设;商无忧畏,则货殖不盈;子无忧畏,则孝敬不笃;父无忧畏,则慈爱不着;臣无忧畏,则煎庸不达;君无忧畏,则社稷不安。故养性者,失其忧畏则心乱而不理,形躁而不宁,神散而气越,志荡而意昏,应生者死,应存者亡,应成者败,应吉者凶。夫忧畏者,其犹水火,不可暂忘也。人无忧畏,子弟为勃敌,妻妾为寇仇。是故太上畏道,其次畏天,其次畏物,其次畏人,其次畏身。故忧於身者,不拘於人;畏於己者,不制於彼;慎於小者,不惧於大;戒於近者,不悔於远。能知此者,水行蛟龙不能害,陆行虎兕不能伤,五兵不能及,疾病不能侵,谗贼不能谤,毒螫不能加,善知此者,万事毕矣。
  夫百病横生,年命横夭,多由饮食。饮食之患,过於声色。声色可绝之逾年,饮食不可废之一日。为益亦多,为患亦切。且滋味百品,或气势相伐,触其禁忌,更成酩毒,缓者积年成病,急者灾患而卒至也。
  凡夏至后迄秋分,勿食一切肥腻饼确之属,此与酒浆瓜果相妨,当时未必即病,入秋节变多诸暴下,皆由涉夏取冷太过,饮食不节故也。而或者以病至之日便谓得病之初,不知其所来之渐矣。欲自知慎者,当慎之於微也。夫养生者,当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语、少笑、少愁、少乐、少喜、少怒、少好、少恶。行此十二少者,养生之都契也。
  多思则神殆,多念则志散,多欲则损智,多事则形劳,多语则气争,多笑则伤藏,多愁则心慑,多乐则意溢,多喜则忘错昏乱,多怒则百脉不定,多好则专迷不治,多恶则憔悴无欢。此十二多者,丧生之本也。唯无少无多者,几乎道也。故处士少疾,游子多患,事务繁简之殊也;田夫寿高,贵命年夭,嗜欲少多之验也。故俗人竞利,道士罕营。
  夫常人不可无欲,又复不可无事,但和心约念,靖躬损思虑,则渐渐自息耳。
  封君达云:体欲常劳,食欲常少。劳勿过极,少勿至虚。常去肥醴,节咸酸,臧思虑,损喜怒,除驰逐,慎房室。春夏施写,秋冬藏精。又鱼绘生肉诸腥冷之物,此多损人,速宜断之,弥大善也。心常志善,不欲谋欺诈事,此大辱神损寿。
  彭祖曰:重衣厚褥,体不堪苦,以致风寒之疾;厚味脯誊,醉饱餍妖,以致疝结之病;美色妖丽,媚妾盈房,以致虚损之祸;淫声哀音,怡心悦耳,以致荒娩之惑;驰骋游观,弋猎原野,以致发狂之失;谋得战胜,兼弱取乱,以致骄逸之败。斯盖圣人戒其失理,不可不思以自勖也。养生之道,勿久行、久坐、久听、久视,不强食,不强饮,亦不可忧思愁哀,饥乃食,渴乃饮。食已行数百步,大益人。夜勿食,若食即行五六里无病。
  常须日夕有所营为,不住为佳,不可至疲极,不得太安无所为也。故日: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以其劳动不息也。
  想尔曰:勿与人争曲直,当喊人寿算也。若身不宁,当反舌塞喉,漱津咽唾无数,须臾即愈。
  道士有疾闭目内视,心使生火以烧身令尽,存之使精如髻露即愈。若有痛处,皆存其火烧之,秘验也。
  禁忌
  凡甲寅、庚申日,是尸鬼竞乱,精神躁秽之日也,不得与夫妻同席、言语、面会,必当清冷沐浴,不寝警备也。其日可宜遣欲。
  凡服食药物,不欲食蒜、石榴、堵肝、犬肉、猜肉,房中都绝为上。服神药勿向北方,  大忌。亥子日不可唾,忘精失气,喊损人年命。
  凡入山日未至山百步,先却行`百步反足乃登山,山精不敢犯人,众邪伏走,百毒藏匿。凡服食忌血味,使三尸不去。
  凡求仙必不用,见死人尸大凶。又忌三月一月之中不得与女人同处,大凶。
  避忌
  勿以冬甲子夜眠卧。
  凡求仙忌十败:一勿好淫,二勿为阴贼凶恶,三勿酒醉,四勿秽慢不争,五勿食父母本命肉,六勿食己本命肉,七勿食一切肉,八勿食荤腻五辛,九勿杀一切昆虫众生,十勿北向大小便,仰视三光。勿北向解脱衣裳,勿北向骂晋犯破毁,勿犯日月星辰,勿以八节日行威罚,勿以朔晦日怒,勿以六甲日食鳞甲之物,勿以丙申日食鹦肉,勿以丙午日食雉肉,勿以乙卯日大醉,勿以二月九日食鱼,勿以三月三日食五藏肉及百草心,勿以四月八日杀伐草木,勿以五月五日见血,勿以六月六日起土,勿以七月七日思念恶事,勿以八月八日市诸附足之物,勿以九月九日起林席,勿以十月五日罚责人,勿以十一月十一日沐浴,勿以十二月晦日内三日不斋烧香念道。此忌法,天人大禁,三官告察。以是日乃为重罪矣,或令人三魂相疾,七魂流竞,或胎神所僧,三宫受恶之时也。是以恶梦交其丹心,狡魅乘其未阙,精液解犯,神真恍惚,流变多禁。真识忌术,子能奉修则为仙才,不奉天禁则为伤败。
  天官大神忌食生血,忌烧六畜毛,忌烧蒜皮及诸熏菜,皆伐乱胎元,臭伤婴神。慎之!
  凡学道之士,勿传衣及履屐巾褐,大凶。勿吊丧临尸经秽污。若有崇奉六天及事山川魔神者,勿居其室,弗飨其撰,勿着其衣,勿冠其巾。盖避其尸秽之下气,远其邪风之往来。
  凡学道之士,勿抱婴儿,仙家大忌。
  八节日,勿杂处,所以专精求妙,忌履秽污,常须熏香数沐浴。违之者凋败,慎之者飞升。
  夫阴丹内御房中之卫,黄道赤气交接之益,七九朝精吐纳之要,六一回丹雌雄之法,虽获仙名而上清不以比德,虽均致化而太上不以为贵,此秽仙浊真,固不得视乎玉阖者矣。且夫险辙履冰,多见倒车之败,纵有全者,臭乱之地仙耳。
  夫建志内学养神求仙者,当数沐浴致灵气也。
  夫学道者,每事欲密,泄一言一事,辄臧一算。算,三日也。
  夫朝拜别作冷衣,不可他杂。出入静户,并以水漱口。烧香时出户勿反顾。
  凡咽液者常闭目内视。凡书章符当北向,勿杂笔砚,必先烧香。
  凡耳中忽闻叫唤啼呼及濑水雷声鼓呜,若鼻中闻臭气血腥者,并凶征也。急烧香沐浴斋戒三日,守三元帝君,求乞救护。行阴德,为人不能为,行人不能行,矜孤愍穷,扶危拯倾,即众恶自灭。
  凡买药物,勿与人争贵贱,可从长者佳人买之,勿令多口嫉妒人见之。
  夫喜怒损志,一反戚损性,荣华惑德,阴阳竭精,皆学道之大忌,仙法之所疾也。理护衣被,使有常人常烧香,使泠然不杂也。
  夫习真者都无情欲之感、男女之想也。若丹白存於胸中则真不感应,灵女、上尊不降矣。纵有得者,不过在於主者耳。阴气所接,永不可以修至道。吾昔常恨此,赖改之速耳。故知真道不可对求,要言不可偶听也。诚之哉!诚之哉!
  导引法
  常以两手摩拭面上,令人面有光泽,斑皱不生。行之五年,色如少女。
  卧起平气正坐,先叉手掩项上,因仰面视上,使项与两手争为之,三四止,使人精和血通,风气不入,能久之不病。讫,又屈动身体四极,反张侧掣,宣摇百关,各为之三。
  卧起先以手巾若厚帛拭项中四面及耳后周匝,热温温然也。顺发摩项良久,摩两手以治面目,久久令人目明,邪气不干。都毕,咽液三十过,以导内液。又欲数按耳左右令无数,令耳不聋鼻不窒尔。
  常以生气时咽液三七遍,闭目内视。讫,按体所痛处,每坐常闭目内视,存见五藏六府,久行之,自得分明了了。常以手按两目近鼻两毗,闭气为之,气通乃止,周而复始,常行之洞视千里。常以手按两眉后小穴中三九过,又以手心及指摩两目颜上,以手旋耳三十过,皆无数时节也。毕,以手逆乘额三九过,从眉中始,乃上行入发际中。口傍咽液无数也,常行之,令人眼目清明,一年可夜书。亦可人中密为之,勿语其状,善矣。
  行气法
  凡欲求仙,大法有三:一曰保精,二日行气,三曰服饵也。凡此三事,亦附浅至深,不遇至人,不涉勤苦,亦不可卒知之也。然保精之术,近有百法,行气亦有数千条,服饵之方略有十种,皆以勤劳不绝为务。故行气可以治百病,可以去瘟疫,可以禁蛇兽,可以止疮血,可以居水中,可以辟饥渴,可以延年命。其大要者,胎息而已。胎息者,不复以口鼻嘘吸也,如在胞胎之中,则道成矣。
  夫善用气者,嘘水,水为之逆流;嘘火,火为之灭炎;嘘虫豹,虫豹为之伏;嘘金疮,疼血则止。闻有毒虫所中,虽不见其人,便遥为嘘咒我手,男左女右,彼虽万里之外,皆即愈也。又中恶卒病,但吞之,三九之病亦登时差之。但人性多躁,少能安静以思其道耳。
  凡行气之道,其法当在密室闭户,安状软席,枕高二寸半。正身偃外,瞑目闭气,息於胸膈,以鸿毛着鼻口上而毛不动,经三百息,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心无所思,当以渐除之耳。若食生冷、五辛、鱼肉及喜怒忧志而行气者,非止无益,更增气病,上气嗽逆。不能顿闭之,稍稍学之。初起於三息、五息、七息、九息而一舒气,寻更嗡之。能十二息不舒气,是小通也。百二十息不舒气,是大通也。百二十息不舒气,可以除病,随病所在念之,头痛念头,足痛念足,欲令其愈,和气攻之,从时至时便自销矣。此治身之大要也。凡行气常以夜半之后生气时闭气,以心中数之,令耳不闻。恐有误乱,以手下筹,能至於千,即去仙不远矣。
  凡吐气,常令入多出少,常以鼻入口吐。若天大雾、恶风、猛寒,勿行气也,但闭之,此谓要妙。
  彭祖曰:至道不烦,但不思念一切,则心常不劳。又复导引、行气、不息,直尔可得千岁。更服金丹上药,可以毕天不朽。
  清斋休粮,存日月在口中,昼存日,夜存月令。
  饵药法
  按诸服食之方,凡有千数,但费词难领。今采余经见效者数十条,以补不迨。其神丹大药,及未有效者,此不论之。
  夫欲服食,先草,次木,次石,此将药之大较,所谓精粗相代,阶浅以至深也。
  凡人从少及长,体习五谷,不可一朝而遣。凡药为益迟微,无充饥之验,唯积之不已,方令骨髓填实,则五谷居然而自断也。五谷之中,大麦为上,盛冬不死,故可食也。次橡子,非果非谷,而最益人,服食未能断谷,啖之,为佳,无气而受气,无味而受味,消饮而止痢,令人强健不极。次有枣、栗,亦佳。
  断谷常饵法
  袂苓末五斤 生栗末五斤 胡麻九蒸九曝,属末五斤
  右三味。先以水一石煮肥大乾枣五斗,令喊半出,研滤令皮核极冷。更以水」斗,别洗取皮核中甜味,令尽。以微火煎如稠糖,下之,令玲,和药捣一万杵,密封,稍稍饵以当食,不食不废服大药。
  又法
  取天门冬,去心、皮。末,服方寸匕,日三。无问人问山中,常勿废之,久久益善。亦酿酒服之,治症痕、积聚、风、癫狂,去三虫伏尸,除疮湿痹,轻令益气,令人不饥。百日则还年却老,能早服益善。常於好地多种薯迹,蒸食当谷,大佳。
  服药兼袂苓以当诸食法
  取狭苓五斤,冷治,捣,下筛。白蜜三升,和之,纳铜器中,重釜煮之,数过转。非铜器,好瓷器亦佳。蜜乾出,捣三万杵,日一服三十丸,如梧桐子,日三服。百日百病除,二百日夜书,二年使鬼,四年玉女来侍。
  凡合仙药,先斋戒三日,煎药於幽隐处,勿使人畜见之,唯作药者身自临之,以木盖器上,勿露之,火唯冷木,用心伺候,欲多作任意。药成,纳密器中,勿泄之,万岁不败。
  又法
  取胡麻三斗,黄黑无在,精治择,釜中微火熬之,令香,细捣为末,下筛。白蜜三升,和令调,煎之,如狭苓法,捣三万杵。旦服,丸如梧桐子三十丸,尽一剂,肠化为筋。
  此二方与世方少异。若年少者当饵袂苓,若年过四十当服胡麻。
  凡狭苓治少,胡麻养老,亦可二物并合,倍用蜜共煎为丸。老少并治,不必别作也。
  长生服饵大法
  凡服食先服草木药,大觉得力,然后服石药。药有逆顺,所谓差之毫毛,失之千里也。然后可服丹,不相害也。
  服油法
  凡欲饵神药及云母,当先服之。麻油一斗,菰白三斤,切之,纳油中,微火煎之,令菰黑焦去滓,合酒。温服半升,日再或三合。百日血脉充盛,一年后乃可服药。
  服巨胜法
  胡麻二斗大豆一斗
  右各熬令香,取豆黄合捣筛。服五合,日三,浆送亦可,蜜和,服鹦子大一枚。日四,渐自不饥,然后服四镇,可以补虚劳耳。
  饵云母法
  本草云:云母,上品药,味甘,无毒,平,主下气,坚肌,益精,去身死皮肌,中风寒热邪气,明目,安五藏,耐寒暑,久服志高不老,延年神仙。生齐云山及琅琊北定山石问,二月采。泽泻为之使,畏蝉甲及露水。
  云母有八种,各有异名,向日视之,乃别。色黄白而多青者,名云英,宜春服之,令人身轻入水,不寒,增寿四千年。色青黄煌煌而多赤者,名云珠,宜夏服之,令人身轻耐寒暑,增寿三千年。色如冰雪,乍黄乍白者,名雪沙,季夏服之,身轻生光,耐风寒,增寿二千年。色黄白矗晶者,名云光,宜秋服之,坚筋骨,通经脉,增寿一千年。色青白而多黑者,名磷石,宜冬服之,身轻,入火不灼。五色备者,名云母,四时可服。杂黑而强肌者,生铜铁间,名地冢#2不可服,伐人命。赤色而重厚者,名阳起石,是五云之根,别入药用,不可服。
  凡云母,厚一寸,有千八百重,杂以砂土埋,第一精者,盆中阴地岁月便自生长。
  炼法
  薄擘去砂土,以束流水渍数日,乃槌破而擘之。讫,又以水淘汰百许过,极令争,乃随迟速用之。
  若迟用者,当以五月久茅屋漏水於白瓦器中渍之,百日洒出。若有水垢不今者,更以束流水淘汰数过,洒令燥,其浮泛细者亦别器盛之。八月中,以新布两人各持一头,亦可击竹竿头,於山野争草上拂取露,绞取汁,随拂汁足淹云母乃止,不足更取渍也,以渍云母五六十日以外,乃可取用,着温暖处,勿令寒冻。欲为粉者,便洒取令燥,作熟皮囊盛,急击以手授之,从旦至中,碎靡靡出,以绢筛取,余滓更授,取尽止#3。犹不大细,以指机看,当见艮员者,更於大木盆中少水没和泥。良久,以水淘汁,细绢洒取,余滓又研淘,取尽止,清澄之。亦可授竟以纱葛粗筛,乃於白燥盆中研之,绢洒如法亦善。亦可先研,以绢洒澄,令燥,仍用皮囊接,细绢筛之。亦可露水渍之,百日出,令燥,捣,以囊於水中洒取汁,澄乾治之。凡如此法,成粉令极细如毡,指袜弥得光明,佳也。若犹不精,可以露水煮粉如沸点,燥乃更臼捣,重绢筛之。
  若速用者,取淘竟者薄擘,绢囊盛,纳沸汤裹,出,浮寒水中。又纳汤,又浮水,如此十过,当一易水,令玲,候视软出,曝乾,韦囊中按之,使成粉。
  服云母方出卫叔卿《玉匮素书》
  取云母一斤,五色具者,细擘之,以久茅屋溜水若秋百草上露,以溃之百日,内韦囊中盛,挺之,绢筛,着竹筒中,塞口,悬饭下,白沙一石填上,蒸之一日一夜,气达去之,纳黍稻米一石,一日。又云:一宿一日,气达又去,更纳新黍、稻米一石,一日气达去之,乃出,以白蜜一升合和於铜器中,汤上煎之。合可丸,丸如麻子。以星宿出时一服二丸,服三五十日。如梧桐子三丸,常以鹦鸣服一丸。三十日,身轻目明。五十日,腹中痒。七十日,三虫伏尸皆去。八十日,皮肤光泽。九十日,入水火不烧濡。百日,易以筋骨。三百日,走及奔马。一年,为真人。又云:年七十己上四百日,已后乃得仙。此是用一斤法,多者益之,一云用二斤,一云三斤。
  又法
  取桂十斤,削取三斤,捣,下筛。葱白茎四斤,熟捣,布绞取汁,以和桂屑,纳生竹筒中,木盖密口,悬蒸。黍米五斗下,米熟为水,又纳云母粉一斤,一日复化为水。服一橡斗许,日三服。三十日,貌如童子。
  又法
  取云母粉一斤,硝石白者一斤,捣筛之,白蜜三升,合搅,纳生竹筒中,漆固口,埋北垣下。三十日出之,盛铜器中,稍稍似水,若酒水。服之二十日身光,三十日露不着身,五十日火不能害,百日之后便成仙人。
  消玉法
  取美玉一斤,细末之,纳云母水中,十日消,可服半斤。诸石屑内中皆消,不但是玉。
  又法
  取云母粉一斤,硝石一斤,合捣如泥,纳瓶中,漆固口,埋湿地,入三尺亦可。悬井中十日化为水。服一橡斗,日三,稍加之。却老还少,身形光泽。余试之,三法已验。
  服雄黄法
  本草云:雄黄味苦,甘平大温,有毒。主治寒热鼠痪、恶疮疽痔、死肌、疥虫暨疮、目痛、鼻中息肉及绝筋破骨百节中大风、积聚癖气、中恶腹痛、鬼注,杀精物恶鬼邪气百虫毒,胜五兵,煞诸蛇虫毒,悦泽人面。练食之,轻身,神仙饵之皆飞入脑中,胜鬼神,延年益寿,保中不饥。昔抱朴子及陶.隐居在江左之日,雄黄与金同价,将合大药,求索无处。自古诸仙圣等皆慨此物不足,以所学道不以时成,况此二贤耶!龄年志道,壮乃知方,亦渴兹药,遂一年问息心於服饵矣。余至贞观年中游峨媚山,市得武都雄黄四十余斤,颗立奇大,光色照烂,近古所无,自非圣德所加,可能致此物?见此药已觉四体轻飘飘然,有凌云之气,余听逢圣代,属此神物,惟同志者速宜将之!
  仙经曰:诸石之中,惟丹砂、雄黄为上。炼治之法兼服不难,宜可营之。此乃度世要药,未及大丹,其余服饵皆不出此。夫其醉饱者,莫能信之。
  饵雄黄法
  取雄黄末之,飞取花,蒸之数日,白蜜丸之。服如弹丸,日三,稍臧之。去三虫,长生也。炼松脂和之,甚佳。亦可多作,不限二斤也。土釜飞之。
  又法
  取雄黄末,以清酒和蒸之,次用白蜜成丸。服雄黄,虎狼百毒不敢近,入水辟蛟龙,辟五兵,一切蛊毒妖魅皆不能加,心开目明,甚有威武。又法取雄黄、水银等分,合捣相得,纳铜器中,蒸之三日三夜,当化为水。若未化,更蒸之,数上下出之,炭火媪之,数上下当作紫色。白蜜丸之,服如麻子三丸,日三,至千日通神。
  又法
  取雄黄水和以炼松脂,作服如小豆大二枚。十日三虫下,二十日百病愈,百日能便通神。抱朴子曰:雄黄当得武都山所出者纯而无杂,其色赤如鹦冠而光明晔晔者,乃可用耳。其但纯黄似雌黄色无光明者,不任作仙药,为可合治病药耳。饵服之法,或以蒸煮之,或酒饵,或以消石化为水乃凝之,或以堵胴裹蒸之於赤土下,或以松脂和之,或似法物炼之引之,而布巾如冰,服之皆令人长生,百病除,三尸下,瘢痕灭,白发黑,堕齿生,千日则玉女来侍,可得役使以致行厨。又玉女常以黄玉为志,大如黍米在鼻上是真玉女也,无志者是鬼试人。余先服之,已具见之矣。
  真人授魏夫人谷仙丸一名制虫丸
  夫学仙道者,宜先服之,填骨补筋,驻年还白,体生异光,久服神仙。昔者,右真人郭少金以方授介象,又授刘根、张陵等数人,并按而服之,遂皆致神仙。凡合药当在别室今洁处,不合杂人多目临视,亦宜沐浴斋戒三日,乃可捣治之。
  甘草六两炙丹砂三两,精明者研之大黄五两,锦文者乾地黄七两五味子五两白木三两人参五两半,坚重者狭苓四两当归三两半天门冬四两木防己一两猜苓三两细辛二两央明子二两。
  右十四味,并令得精新上药,无用陈久。先各细捣筛乃秤散,取两数定乃入臼,以次先纳甘草捣一千杵,次纳丹砂又千杵,如此以次尽十四种,合一万四千杵,毕,乃下白蜜和调。治毕,又捣万六千杵,都合三万杵,药成,盛之密器。后食服如梧桐子十丸,宁从少起,亦可服三十丸。此药内养,臧病无毒,无所禁忌。食一年,乃大得其益,无责旦夕之急效也。俗中女子服之,令多子而无伤。
  《三元真一经》云:涓子告苏林曰:必欲作地上真人,须先服食,去三尸,杀灭谷虫。虫有三名,伐人三命。一名青姑,伐人眼命,是故目间面皱,口臭齿落,由青姑之气穿凿泥丸故也;二名白姑,伐人五藏,是故心耄气少,多忘荒闷,由白姑之兵贯穿六府之液故也;三名血尸,伐人胃命,是故腹输烦满,骨枯肉焦,意志不开,所思不固,失食则饥,悲伤忧恸,精诚不感,神爽杂错,由血尸之虫流噬魂胎之阙也。不去三尸而服食者,谷虽断虫犹存,非益也。又所梦非真,颠倒翻错,邪欲不除,都由虫在其内播动五神故也。欲求真道长生,当先服制虫丸者,即此方是也。如不知此道,求神仙未之有也。
  合仙药祭法
  凡欲合神药,先斋戒七日,入室沐浴,着粉七日。讫,具药物,必须天晴明及开成除日,若寅日於中庭争地西北向,以药物着地,地安一高机,桃上以枣一升、酒一器、脯一胸,主人再拜,长跪启日:臣某天真之子,上皇之孙,上天医女,至奉上上太一君左玉房仙官,臣某合药,服之延年,谨设醮再拜。诸饵丹砂、八石、云母、百草丸散,欲延年养生求神仙之法,当祭太一君。不祭者,作药多不成,纵成,服之无益,不能得仙。故祭者,太一临之,或遣玉女来下,神气所加,令药神验,皆斋戒称臣。作丸者,临纳药入臼时祭。作饵者,然火时祭。作散者,须成乃祭。祭时皆先具诸果药,罗列着太一座问,乃祭,用案南向,用酒五杯,脯五胸,枣二盘。撰祭厚者,用酒五斗,脯五片,枣二斗,烧香再拜,祝曰:
  谨请九天真人,高皇太上、天真太一君、地真太一君、太一玉童、太一玉女、华盖火光使者,下临其席,再拜叩头,曰:乞为甲移灾去厄,长生久视,今当合某种药伏愿诸太上老君、太一君临盘共服,黄宫紫盖之下,愿药气无纵无横,无飞无扬,和合仲气,延命遐长,谨奉天神,神药盛明,天师举火,玉女侍傍,分天之气,太一乃临。某再拜上酒毕,乃送辞。当斋三日,勿履秽,然后可祭。祭时不欲令人见知,唯欲清冷一处,若不可无人者,夜半子时亦佳,勿使人见之。道家服药一年一祭,不必待合药乃祭,祭余砟唯得行人食之,余人不得食。
  服药禁忌法
  凡服玉,忌酒、五辛、鱼肉。服丹,忌入污秽及见血,视死血尤凶。服丹砂及雄黄,皆忌血食,若不断者,久久令人半身不遂。服松柏,忌猜、犬、盐豉。服天门冬,忌鲤鱼肉。服莒蒲,忌热食。服木,忌桃、李及酒。服黄连,忌堵肉。服胡麻,忌猜、犬。服黄精,忌梅。服地黄,忌犬。
  夫血气强盛者,宜早将之,形骸枯悴者,实难救也。此皆众仙秘道,慎勿轻传。苟非其人,不可妄授。神农日:上药养命,中药养性,下药治病。此之谓也。
  仙人养生延年服五芝方
  五灵芝者,五老之精气也。万物草木皆察天地阴阳之精气,唯松柏受真精气最多,经霜霰而不凋,秋冬不变色,受命延长,千秋万岁。神仙智人商量草木服食功力,总不如松柏,仙人道士参详众方,并不如此五灵芝方。世有道士学仙养生求延年长命及长生者,可依方采攘,合和服之,自古至今,效者非一。若非好道君子,莫传此方。
  采松柏法
  常以三月四月采新生松柏叶,可长三四寸许,与花蕊及叶一时采取,荫乾。乾讫,细捣为末。阙文。
  蜜为丸,如小豆大。常以每月一日及十五日日未出时,烧香,东向,手持药八十一丸,以酒下之。服一年延十年命,服二年延二十年命。欲得长肌肉,加少大麻、巨胜。心力弱者,加狭苓、人参。此药除百病,壮元气,益五藏六府,清神明目,少强不衰老,延年益寿,神验。若用七月七日露水丸之,更佳。服药祝日:
  神仙真药、体合自然。服药入腹,天地同年。祝讫服药,断堵肉、五辛。最切慎之!
  枕中记竟
  #1饵药夫:此篇上原有『食宜篇」,系符度仁《 修真秘录》 『食宜篇』 错简於此,今删。
  #2冢:《云笈七镶》作『碌』 。
  #3止:原作『上』,据《云岌七签》 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