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浑元剑经》的存在乃无价之宝的价值
导航

《浑元剑经》的存在乃无价之宝的价值



对于一部传统手战之道的经典著作的评价,就其价值的鉴定,至少应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其问世的历史时期,即指著作完成的历史时期。此乃标志着传统手战之道发展的历史实物证明的准确时间,属于历史文物的价值。就这本《浑元剑经》的著作时间约在元末明初为毕坤先生所著这一点来看,现在流传在世间的传统手战之道的专述经谱皆约在其后。这一传统手战之道的专著之历史文物价值,已无可类比了;二是经谱中的专业之“理、法、术、功、形、意、体、用”的含量之丰富,论述精细微妙,层次之分明,条缕之清晰,方方面面都涉及,面面俱到,且论述质量之高,具有实用之可行性、可证性、可信性,皆超过明、清两代所问世的各家之经谱了。据我在解读中发现,明、清两个朝代所问世的各家之经谱中所述的“练、体、用”之内容,即“理、法、术、功、形、意、体、用”的基本内容之论述,皆在《浑元剑经》中有所出处,而且《浑元剑经》中的论述更为精辟。就单从这一“理、法、术、功”的综合实用价值来比较,任何明、清两个朝代所问世之经谱,皆无有出其右者。

从上述两种评定、鉴别传统手战之道的经谱之价值观来看,《浑元剑经》的存在乃无价之宝的价值。从“理、法、术、功、形、意、体、用”诸方面的详细分析中,自然可以得出这个肯定的结论来。

理:《浑元剑经》以优秀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核心“天人合一”学说为核心,建立传统手战之道的理论体系。并用《易经》、《道德经》、《黄帝内经》、“兵法学”、“儒家学说”等诸子百家学说为理论依据,阐明“三一一三”宗旨的建德体至道用的基本观点。其言“浑之为体,纯而笃静;其为用也,动而多玄。”又阐明“二一一二”宗旨的建德体至道用的基本观点。其言“驭静以动,动中亦静,动静互为其根;柔化刚发,以柔用刚,阴阳迭神其用。”并将“三一一三”宗旨和“二一一二”宗旨,有机地合为一起,成为传统手战之道的建德体至道用的基本观点,从而使传统手战之道成为不二之学,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

《浑元剑经》还从练、用的保身角度,申明了传统手战之道乃“无害者顺生机之自然,去其害生机者也”的“健身、技击,二者功德艺境并行不悖”的道理,得出功成者“文兼武备将相身”的正确结论,使习武健身得到了正确的解释。并从理论上阐明了“武而不武”的真谛,说明“大仁不仁,大勇不勇”之精髓。

总之,传统手战之道的“理”之完善,《浑元剑经》之述,已经基本完善了。

法:理明则法密。有其理,便有其法。然而在“法”的内容中,有练法、建体之法、运用于攻防之法,故而必须分别论之:

建体之法:有内功功法的建“健之体”、外功法的建“顺之体”、内外合修的建“健顺之德体”三项基本内容,及“形、气、神”三层艺境之体的修法内容。

练:既然有建德体之法,那么德体立便有德体运用直至至用的过程之方法。则剑经外篇的“初基等级详序”之内容中所述之系列方法,皆视为练法。不练不熟,此练法是为了熟而练的方法。

用:此《浑元剑经》将用法分为“术、道”两个层次立论的。术法为“至妙变化之自出,非身柔若絮,灵活稳准,难以为此也。”乃“养灵根而动心者,敌将也”的术法。道法为“含形随应致变,皆以他力取法”,“要在心空灵,而手灵妙,猝变无心动中惶惶之色,动静自然,非勉强也。自然之力,由于习惯也。潜神熟练,自可时至神知。”乃“固灵根而静心者,修道也”的道法。

并将具体用招法则,定为“因变亦受、逸以待劳,从之以为进退,逆力以为揭献”之两法中施之,即“寄奇于隅内”。

并又有“用形、用气、用神”之区别的详细之论述。真可谓诸用法全矣!这可从经文中所述诸法之内容丰富详尽而知之。

术:术者,变化之道也。从歌诀“精神凝结一团团,动静之为贵自然。随所往来无阻滞,任从指点合先天。”的论述中,可以知道,随所往来的顺随为法而实施攻防招法,是其基本攻防变化之技术。而柔化刚发,以柔用刚是其根本的技术方法。

功:功夫也,听探,顺化之能力;以柔用刚之攻防能力。至妙变化之自出的能力;含形随应致变时至神知之能力。“务须功力体精神”之能力,层层体现攻防功夫之能力。

形:有形的手战之道,无形的手战之道。有形者,因形练形,后天之功,果能以先天之神为体用,足以向机御变,因变致神。无形者,极至道成,其妙存乎虚灵之人,其几速于影响。有形者,至妙变化之自出;无形者,含形随应致变,时至神知。

意:不动不牵意诚笃。气随心到,心逐气穿,心能普照,气自周全,久而力自加焉。式如行云流水,无停无滞,瞬息存养,动静轻清而灵,入手神妙,可以进退如意,形无定门,非斜非横,忽高忽低。功夫到此,可谓通真。此段论述,将“意”的练、用之法表达得淋漓尽致了。

体:健之体、顺之体、神之体、三者合一的浑之体,皆论述得清清楚楚:

健之体:本乎天之一,养气于至清,则健之体立。

顺之体:则乎地之一,融精于至宁,则顺之体立。

神之体:此于艮之一,涵神于至灵,则神之体立。

浑之体:以灵神,又浑化清、宁而一之,则浑之体立。正所谓“浑化归一之体”。

内外全无渣滓质,养成一片紫金霜。阴阳变化皆归我,变动飞潜各有常。

极至则无形无象,无极之体。

用:有其体,自有其体之用。有刚柔之德体,就有刚柔之德体的“柔化刚发,以柔用刚”之用。

健顺和之至的太和一气,则无形无象的无极艺境,则具“神化之功”的艺境。即“以柔软接坚刚,使坚刚化为乌有,神明艺境、化境之极也”。

我们从传统手战之道的“理、法、术、功、形、意、体、用”之全部内容方面的分析中可以认识到《浑元剑经》覆盖的全面性了。其功法、技术的含金量之高是其它经谱所不可比拟的。

而就《浑元剑经》的传统手战之道的学术价值方面来认识,其可上推至春秋战国的剑道鼎盛时期,对于我们能更好地理解《越女论剑道》的内容;下达明、清两朝代各家经谱之内容,能够贯通古今之传统手战之道,由此证明传统手战之道的流传原本一脉承传,非此《浑元剑经》莫属。《浑元剑经》对研究传统手战之道发展、传承,自有其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作用。短了说,《浑元剑经》上承唐、宋两朝,下启明、清两朝,有着承前启后的独自所处的学术地位。

《浑元剑经》最典型的特点,就是既没有提到少林达摩,又没有提到武当张三丰,乃典型的中华传统手战之道的论述。这使得我们对明、清两个朝代时期的传统手战之道的各种说法,基本上有了个明确的认识,自可澄清许多不切实际的说法了。尤其是“内外家”之说法,及“明、暗、化”三劲之说法。特别是“形、气、神”三种功夫艺境之说法,在《浑元剑经》中都有雏形之精辟论述。尽管明、清两个朝代之传统手战之道的各大家们,多不知道《浑元剑经》的存在;但是为什么在练、体、用等诸方面的论述,又极其相似,基本法则又如出一辙呢?《浑元剑经》的这一价值,又是其它明、清之经谱所不具备的。

总之,《浑元剑经》的问世,其价值远远超过我们目前所能够认识到的。尤其是其在传统手战之道的学术地位的价值,更不是我今天能够完全认识清楚的。这是需要不断的再认识,才能够较清楚的认识到的。